第645章 东域三公子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无须一味追求大众化,只要能将某一行做到极致,都将形成自己的道。

    虽说道不同,所带来的好处也大不相同。但无论何种道,只要你能够屹立于道之巅,都会受万人敬仰。

    欧阳渊源所追求的丹道,也是如此。

    ……

    这一日,寒风料峭,大雪纷飞。

    东洛府街道上行人稀少,偶尔跑过几只可怜的流浪狗在雪堆中觅食。

    户外天气阴寒,王记铁匠铺内却是热火朝天。

    他们正在为‘九月剑阁’打造一批薄剑。

    其中所加入的寒乌铁,正是数月前跟魔幻教东洛分舵大战后的战利品。

    寒乌铁,产于极寒极阴之地。

    其特点,是又阴冷又坚韧。

    而剑,本就偏于阴柔。造剑时,如果在其中加上些许寒乌铁,剑的品级立即提升数个档次。

    ‘九月剑阁’以剑立世,自然对剑的品级极为看重。

    剑,号称百兵之王。

    这个说法虽然有些夸大,但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剑对剑客的重要性。

    剑客,不同于其他武者。

    剑客对剑的依赖性极高,手中的剑相当于剑客的半条生命。更有甚者,是整条生命。

    ……

    诡异剑法与称手宝剑相结合,所产生的战力,将会出人意料的强大。

    前世在地球村时,艾冲浪最喜欢看的一部武侠,叫《笑傲江湖》。

    其中林平之的情节,他更是看得津津有味。

    林平之原本武功平平,可是修习了辟邪剑法之后,几乎以一人之力屠杀了青城派,还有一代高手北明驼木高峰,报了福威镖局被灭门的大仇。

    其迅捷无比、如鬼如魅的剑法,让艾冲浪看得如痴如醉,但一想到修炼条件之苛刻,还有林平之的凄惨下场,又不由嗟叹不已。

    岳不群同样修炼了辟邪剑法,境界甚至远高于林平之。为何岳不群未能创造出像林平之那般辉煌的战绩?

    因为他想走东方不败的老路,只用绣花针不用剑。

    但他的境界却又达不到东方那般高度,这就让岳不群的战力大打折扣,颇有些东施效颦的意味。

    从中也可看出剑对一名剑客的重要性。

    ……

    从魔幻教东洛分舵获得寒乌铁后,虽然‘九月剑阁’上下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即打造一批称手宝剑。但穆满天却不敢轻易动用,因为他害怕魔幻教秋后算账。

    直到穆满天亲自参加‘十人战约’,并亲眼见证艾武神的横空出世,以及魔幻教的元气大伤之后,这才敢放心大胆地使用那些寒乌铁。

    ……

    穆满天看得很明白——

    以魔幻教如今的情况,即便不会被大龙皇庭灭门,恐怕短时间内也再难有反弹之机,更不会在这个时候还还敢跟大龙武林叫劲。

    毕竟,仅仅是实力保存得极其完好的大龙皇家供奉,就足够让元气大伤的魔幻教焦头烂额了。

    更何况,武神大人对大龙武林宗师的友好态度,也让南宫北望忌惮不已。

    万一惹恼了性格喜怒无常、行事不可琢磨、武功深不可测的武神大人,魔幻教哪里还有丁点活路?‘盛王府’所发生的一切,但凡有心人,又有谁不知情?

    ……

    飞雪冷风中,王记铁匠铺迎来了一位既正常又不太正常的客人:一位打造柴刀的中年大叔。

    王洛府四面环山,林木极为茂密,因此以打柴为生的樵夫甚多,而且大多为中年大叔。

    而这些樵夫所需要的柴刀,要么是从王记铁匠铺定制打造,要么是从王记铁匠铺已经打造好的成品中购得。

    从这点来说,这位中年大叔前来打造柴刀,确实再正常不过。

    不正常的地方,主要有三点:

    不正常之一,外观有些不对劲。

    中年大叔貌相普通,穿着也很普通,但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几处疑点——

    第一处疑点,不畏严寒。

    他穿的比别人要略少一些,却并未像别人那样冻得缩头缩脑,脸部表情也极为淡然,并未像其他行人那样冻得脸鼻通红、清涕不断。

    一个普通的中年大叔而已,竟然无视严寒?

    第二处疑点,高手气质。

    其人虽然看似无甚特别之处,属于扔在人堆里就会找不到那种,但在明眼人看来,他身上竟然隐隐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气质。

    这是属于绝顶高手独有的气质。

    别的可以作假,但气质却作不得假:要么与生俱来,要么环境陶冶,要么后天养成…无论哪一种,都不可能无中生有。

    一介中年樵夫而已,何来这种独特的气质?难道他同王铁锨一样,通过打柴形成了自己的道?

    第三处疑点,肌肤细嫩。

    身强力壮的樵夫也好,泯然众人的中年大叔也罢,肌肤都不会太过细嫩。

    相反,当是比青年人粗糙得多才对。

    可这位大叔裸露在外的肌肤,却光滑细嫩,圆润饱满,明显是养尊处优之人。

    ……

    不正常之二,柴刀规格与众不同。

    正常情况下,柴刀的规格一般长一尺五寸、宽三指、重量则在三五斤左右,用普通钢铁打造即可。

    可这位中年大叔所要求打造的柴刀规格,却是长三尺、宽五指,重量更是达到惊人的三十斤!

    而且要求加入一些玄铁精钢。

    这哪是什么柴刀?

    完全可以算得上一把加长版的厚重大砍刀了。

    甚至比大多数刀客的兵器都还要来得重。

    他真的只是一名樵夫么?

    就算要用这把柴刀对付密林中的猛兽,可是他真是挥舞得动这么重的柴刀么?

    以柴刀为兵刃的修炼者?

    可其双目平淡无神,哪像什么武功高手?

    而且,东洛府幅员并不算辽阔,能以三十斤重的柴刀为兵刃的武者,当是声名足够响亮才对。

    可前来王记铁匠铺打造兵器的武者并不在少数,却从未听人谈起有这么号人物。

    ……

    不正常之三,打造柴刀的时机不对。

    此时正值天寒地冻的冬季,大雪封山,树枝和山路均全被冰雪覆盖,哪里是打柴之时?

    备而用之?

    既然不着急使用,又何必在这大雪纷飞、寒风凛冽之时前来打造柴刀?

    挑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出门,不更好么?

    这三点不太正常的地方,虽然瞒过了王记铁匠铺的伙计、师傅,以及其他顾客,却瞒不过王铁锨。

    只不过,他除了暗中窥视之外,并未现身相见。

    在王铁锨想来,既然别人不想暴露身份,他又何必揭穿于他?就当他是一名普通顾客就好。

    ……

    这名三大五粗的中年汉子,正是艾冲浪所扮。

    现在的他,除了无法变身女人、小孩及和尚之外,扮演其他人都是小菜一碟。

    晋阶至小武神后,肌肉、骨骼拉伸和压缩的程度,已经远超大帝之时。

    王记铁匠铺的师傅和伙计,虽然对艾冲浪的要求略感诧异,但除了多看了他一眼之外,并无二话。

    身为生意兴隆的匠人,他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什么样的顾客没有见识过?别说三十斤重的柴刀了,就是一斤重的绣花针,他们都有打造过。

    然而,王记铁匠铺的人不想多事,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会容忍。

    顾客跟顾客之间发生几句口角,并不影响王记铁匠铺的生意,也并未破坏王记铁匠铺的规矩。

    ……

    即便天气如此恶劣,名声在外的王记铁匠铺仍然有十数名顾客。

    他们有的来自邻近的州府,有的就是东洛府本地人;有的衣着华丽,有的简朴寒酸;有的是打造雪橇,有的修补火炕…

    在为数不多的十数名顾客看来,艾冲浪这般做法不过是哗众取宠而已。

    这种天气打造柴刀?

    而且还是如此奇怪的柴刀。

    就算你天生神力,挥舞得动三十斤重的柴刀;就算有买主,可是有这种天气上山打柴的么?

    是要钱不要命?

    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哼,这年头想出名的人简直太多。

    因而,即便在小小的东洛府,各种惊世骇俗、花样百出的举动,也是时有发生。

    想以一把与众不同的柴刀,来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从而一举成名,让别人前来见识这把柴刀的同时,顺便买走柴薪。

    别说,这家伙虽然其貌不扬,还真是打得一好算盘!妥妥的名利双收不是?

    ……

    衣着华丽的三名年轻顾客,在脑补完成之后,相互对视一眼,决定在等待雪橇出炉的空档,找些事情来做,以打发这段无聊的时光。

    苦苦的等待,最是无聊,也最是煎熬。

    对于一些喜动不喜静的公子哥来说,最怕的就是无聊的等待。

    而这几名衣着华丽的年轻顾客,早就等得无聊。

    在艾冲浪进入王记铁匠铺之初,并没有引起他们过多的关注。直到艾冲浪说明自己的来意后,这三名公子哥模样的顾客,方才将注意力集中到艾冲浪身上。

    他们知道,自己的乐子来了!

    瞧见三名公子哥饿狼撞见羔羊一样的神情,其他顾客和王记铁匠铺的人不由内心暗叹:这位樵夫杯具了!不过这又怨得谁来?哗众取宠也不看看时机和场合。

    由于见多了投机取巧之人,他们看向艾冲浪的目光中,连最起码的同情都没有,甚至对即将到来的打脸还隐隐有些期待。

    看戏嘛,谁不喜欢?

    ……

    三名公子哥长得各有特点:一人白衣如雪,鼻如鹰勾;一人黑衣如墨,两耳如扇;一人绿衣如翠,嘴尖如猴。

    但也有一个共同特点:眼神冷厉。

    ‘鹰勾鼻’率先发难,只听他阴阳怪气的看着艾冲浪叫道:“哟唷喂,用三十斤重柴刀打柴?瞧不出这位老头还是位武功高手?看来还真是高手在民间啊!请问贵姓?”

    艾冲浪神色略显尴尬:“艾!这位公子恐怕瞧走眼了,俺可不会什么武功。”

    他所表现出来的尴尬有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装的。

    之所以尴尬,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表现很失望——

    太失败了!

    竟然连这几些小角色都瞒不过么?

    唉,看来扮演一个普通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啊!在晋阶小武神之前,曾经数次扮猪吃虎,都大获成功,还以为装逼这一套很简单呢。

    扮演武功较低之人容易,没想到扮演定个完全不会武功的普通人,竟然会如此之难。

    可是,他们的武功不过武师而已,怎能瞧出破绽?

    还有,我只是装扮成四十余岁的中年人而已,怎么在这小子眼里就成了老头了?

    什么眼神呐!

    不对,他年纪轻轻的,又有武功在身,眼神不可能如此之差。

    而且漏洞极大——既然眼神差,那又怎能瞧出我是高手?我隐藏武功的手段,恐怕连大帝也很难瞧得真切吧。

    使诈?

    或者是胡言乱语?

    嗯,多半如此!

    嘿嘿,第一次扮演变通人,既没经验也没把握,未免有些疑神疑鬼。

    既然是心境历练,怎能轻易动摇自己认准之事?反正就咬定自己不会武功了!谁问都不承认,直到把自己都忽悠成功,此次心境历练当是才算有所收获。

    ……

    见艾冲浪一脸的淡定,‘招风耳’心头很是不满:山野村夫就是不懂礼貌,咱们‘东域三公子’当面,怎能表现如此镇定而淡漠呢?不是应该诚惶诚恐的么?

    ‘招风耳’心中思付,口中却是冷哼道:“艾老头是吧!你说你不会武功,这点本公子是相信你没有撒谎的。会不会武功,明眼可见嘛!”

    ‘尖嘴猴’点点头:“二哥说得不错!这艾老头要真是练家子,谁会靠打柴为生?在哪不能混口饭吃?为何非要做樵夫这种低贱之事?”

    ……

    ‘东域三公子’一口一个艾老头,让现场众人既听得暗暗好笑,又暗感奇怪。

    好笑的是——

    那三个长相各有特色的家伙还真有意思,这个姓艾的樵夫明明正当壮年,顶多算中年大叔,偏偏要把人家喊为老头。

    又不是在美女面前争风吃醋,这三个奇形怪状的公子哥为何刻意拔高别人的年龄?

    奇怪的是——

    面对冷嘲热讽,那艾姓樵夫不敢发火、不敢回应也可以理解,毕竟明面上的身份地位相关太远。

    小人物哪敢能这些背景深厚的公子哥较劲?

    但却能听若未闻,却能表现得那么的云淡风轻,这份镇定功夫,还真有点异于常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