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宗眺曹

    不止如此,那三家势力带来的修士们,便跟着其他两位元婴修士突破了燕北野布置的防线,冲入了血莲剑派的驻地。

    血莲剑派的弟子们,都是从当年的卧牛山山寨转变而来。

    所以,血莲剑派的弟子们,本质上还是一群乌合之众。

    仅仅抵挡了片刻,便被三家势力打进了驻地,而且还肆无忌惮的在驻地中横冲直撞!

    不过,当三家势力的人在将血莲剑派翻了个底朝天后,竟然没有找到城守的那一块令牌!

    其中一个元婴修士突然切入战场,一掌拍在了燕北野的身上,将燕北野给打伤,让他失去了战斗力。

    “说!”那个元婴修士走到燕北野的身前,冷冷的盯着燕北野问道:“说!城守令牌,在哪里?”

    燕北野看了看被缠住的蒋昆城等人,然后又看向眼前的元婴修士,便大笑道:“当然是,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了!”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出手狠辣了!”那个元婴修士打算对燕北野严刑逼供。

    就在此时另外一个元婴修士突然指着卧牛山的后山说道:“那里还有一处建筑村落,咱们过去看看。”

    听到那个元婴修士的话后,燕北野脸上的表情瞬间便垮了下来。

    他本来想要试一试,通过血莲剑派本身的力量,是否能将一个元婴修士给留下来,这样的话,也可以在莫尘面前邀功请赏。

    可是他所做的防御,不仅没有将元婴修士给拦下来,还让那些跟随而来的金丹修士们也攻入了山门,这让燕北野对血莲剑派现在的势力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啊。”燕北野摇头叹息道。

    而在燕北野身前的那个元婴修士,在看到燕北野的表情变化和感叹后,便笑道:“看来你清醒了啊。

    也罢,以后老老实实的发展自家的势力,该有的进贡不要缺少,我们准许你在卧牛山这里开派了!”

    那个元婴修士说完后,便不再理会陷入沉默中的燕北野,而是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后山冲去。

    “看来这城守令牌要归我所有了啊!多谢两位!”那元婴修士一边飞速前进,一边对着其他两个元婴修士传音道。

    “那可未必!”其中一个元婴修士很快便追了上来。

    而第三个元婴修士则是十分谨慎的看了一眼后山,然后跟在了另外两个元婴修士的身后。

    当两个元婴修士来到了后山的院落上方后,便肆无忌惮的利用神识对着院落扫描。

    “嗯?这里竟然还有五个金丹修士在闭关?呵呵,这血莲剑派的金丹修士倒是不少!

    可惜,没有元婴修士坐镇,金丹修士再多,又有何用!”一个元婴修士冷笑道。

    “哈哈!金丹期小辈,别闭关了,给我乖乖出关吧!”另外一个元婴修士回了一下衣袖,便有狂暴的风暴形成,向着后山的院落袭击而去。

    不过一到红光闪过后,那一道狂暴的风暴便消散不见,而引发风暴的那个元婴修士则是僵立在了半空,随后便坠落而下。

    而另外一个元婴修士见状,连忙开启身上的各种防御手段,一时之间身上竟然五光十色了起来。

    可是他身上那各种颜色的防御光芒,仅仅闪烁了一下便如泡影一般消散不见了!

    一道青蓝色的光芒从他的丹田一闪而逝,击溃了他元婴中的灵识。

    那跟在两个元婴修士之后的那位元婴修士,看到两个同伴的遭遇后,便立刻转身疯狂的逃窜。

    可是还没有逃出多远,便被一个强大的力道给砸到了山谷之中。

    那个元婴修士刚刚挣扎着想要从山谷中起身的时候,一个身影轻轻的落在了他的后背上,将其有压了回去。

    “你很幸运,我现在只需要两个元婴,所以,你活下来了!”一个平淡的声音在这个元婴修士的耳边响起。

    那个元婴修士正要说话,却突然感觉后心一疼,心中便不由的大骇道:“饶命!”

    不过那股疼痛仅仅是一闪而逝,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致命伤害。

    “站起来。”那元婴修士只感觉背后一轻,那个平淡的声音便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那元婴修士闻言,便不顾自身的伤势,立刻站了起来。

    当他看清莫尘的面容后,便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很是狐疑的向着四周观察。

    “不要看了,就是我将你打落山谷的。也是我将你的两个同伴给干掉的。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这个。”莫尘将那两个修士的元婴拿了出来说道。

    “如果你还是不愿意相信的话,那我就干掉你吧,省得我多费口舌。”莫尘摇了摇头就打算将眼前的这个元婴修士干掉。

    那个元婴修士却在莫尘做出反应之前,跪了下去道:“公子,小人愿意向公子效忠,愿意想血莲剑派效忠。”

    莫尘感受着元婴修士体内的血莲生死符剑,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后,便对这个真心实意投诚的元婴修士刮目相看。

    “竟然真的没有丝毫的异心,是个人才!”莫尘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先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你们的三方势力都来自哪,你们背后又是哪一个势力在推动今天这一切?”

    那元婴修士闻言便立刻回答道:“启禀公子,小人名姓宗名眺曹。在距离咱们血莲剑派二百里外的小青山建立了一个小势力,名为小青堂。”

    莫尘闻言便不由的笑道:“总跳槽?怪不得你投诚的时候这么干脆利落,而且一点异心都没有。

    看来,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嘛。

    说罢,你们背后的势力是谁?”

    宗眺曹闻言便有些怅然的说道:“启禀公子,我们背后的势力,其实是落山城城守手下的一个元婴小队的队长。

    他说要测试一下咱们血莲剑派有没有资格持有落山城的城守令牌,所以,我们三家势力便被指使着打上门来。

    只要我们谁得到了这一块城守令牌,就可以持有它,作为门派的底蕴之一。”

    “哦?这算是落山城的考验吗?那怎么才算通过考验呢?”莫尘点头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