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软包子的战场(23)

    一夜之间,刘建发现自己的世界全然改变。

    突然被公司辞退。

    同事们集体把他拉黑。

    就连以前相交甚好的同行业朋友都断了音讯。

    他百思不得其解,揪住其中一个关系还算好的朋友问个究竟。

    朋友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

    “刘建,你是不是得罪什么大人物了?”

    他想了半天,颓然地坐在地上。

    原来如此。

    秦一鸣,果然好手段。

    可是既然人家能封杀他,就说明他没有任何跟别人对抗的资本。

    除了退步,他没有别的选择。

    即便是不甘心,那也没有办法。

    刘建现在只能放弃了已经做出一些成绩的行业,转投了其他行业。

    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年龄也比较大了。

    除了有一张名牌大学的毕业证和一张还能过得去的脸。

    什么都没有。

    一切又要从头开始。

    好在,纭纭快生了。

    这对他来说,也是个好消息。

    仅有的好消息。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份新工作,除了老板看他的眼神有些热烈,没有什么别的毛病。

    工资很高,足以负担起家里的用度。

    宁舒的工作已经步入正轨,第一个月的工资到手之后,她就找了个不忙的时候,去证券交易大厅开了个账户。

    将自己刚到手的一万块钱投了进去。

    买了两支短期股。

    高风险,高回报。

    回到公司之后,她就被公司门口一脸义愤填庸,疯狂骂街的两个人惊呆了。

    宁舒无奈的扶住腰,抬腿走了过去。

    周围聚集的人群已经很多。

    他们没进屋,保安也只能是劝说离开。

    但是她不能不出面,要不然会对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

    “你们怎么来了?”

    宁舒走到两人身边,冷着脸问道。

    安心妈一见闺女过来,拍着大腿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呀我的天哪,怎么生了个这样不孝顺的闺女……”

    安心哥也擦着眼睛:“妈,你别哭了,妹妹不会不管我们的。”

    “妹妹,你一个月在这里发一万块钱,怎么就不记得给妈一点呢?”

    宁舒简直要被两个人气笑了。

    自己发多少钱的工资管他们什么事。

    “怎么了,哥哥你最近是哪受伤了还是生病了?”

    宁舒的话说出口之后,一些脑子转得快的差不多就明白了。

    没受伤没生病的一个大男人,还得来找自家妹妹要钱花。

    “滚蛋,闭上你的乌鸦嘴,你哥哥好得很,当初生下你来就说的很明白了,你就是为了要赚钱给你哥哥花的!”

    一听见有人咒骂自己的儿子,安心妈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跳着脚指着宁舒的鼻子骂。

    偏偏安心哥还没觉出来怎么样,颇以为然的点头说是。

    再配上宁舒隆起的小腹和面上苦涩的笑容,周围人群顿时明了。

    又是一个被原生家庭拖累了可怜人。

    “我离婚了,拿没拿到东西你们去看看那个男人还住在哪你就知道了。”

    “我自己一个人过,以后还要养孩子,我不拼命挣钱能怎么办?”

    “我哥,他是不能动还是不能说,他不能去上班吗?”

    “开个小卖铺还把我爸连累了,我爸是怎么死的你们都忘了吗?”

    “你们要吸血,也得看我有没有血让你们吸,你们就真的以为我生活的很好,我风光了?我现在混成了什么样你们看不见?”

    声泪俱下的演完这一个剧本,宁舒还就不信了,旁边人不会对他们指指点点,逼退他们。

    “从小我就没吃过一顿饱饭,还要我供养着那个巨婴?”

    安心哥不太懂巨婴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他能明白,这就是指他。

    再加上周围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

    完全就是瞧不起他的样子。

    毕竟是在大城市里,太丢人了也不太好。

    尤其是周围还有这么多漂亮可爱的小姑娘。

    安心哥拉了他妈一把,两人转身就走。

    反正知道安心在哪里上班了,就不怕堵不到人。

    宁舒看着两人离开,心中冷笑,脸上悲戚,转身进了鸣安集团的大门,将一众八卦的眼神挡在了门外。

    秦一鸣接到消息的时候,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

    懊恼之余,更多的还是心疼。

    “秦总,这种场合您不出面最好,那毕竟是安助理的家人。”

    江波在一旁劝说。

    秦一鸣知道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他实在见不得安心受委屈。

    然而安心哥离开之后,将他妈安顿在一个小旅馆里,就出了门。

    他熟门熟路的顺着小胡同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破败的小院门口。

    “小宝贝,你在吗?”

    屋子里很快就出来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

    要是宁舒在这里,他一定会认出来,这就是刘建的新宠纭纭小宝贝。

    “你去找了吗,她怎么说?”

    纭纭一见到安心哥,就赶紧问道。

    安心哥嘿嘿一笑,手放在了纭纭高高的耸起部位。

    “她的东西,不就是我的?”

    纭纭顿时放了心,娇笑一声,两人依偎着回到屋里滚作一团。

    对于纭纭最近总是出门这件事,刘建妈十分不满,可是也没法多说。

    毕竟是他们还有打算,这个纭纭在不在的,也就那么回事了。

    反正每天晚上都是要回来的。

    纭纭这次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比较晚了。

    因为白天的运动太过于激烈,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她推说自己累了,没有吃饭就回屋睡下了。

    刘建妈也没管她,跟刘建一起吃了晚饭,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

    “疼……”

    痛苦的呻吟声响起时,刘建被吓了一跳。

    他一个箭步进了屋,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床上不断颤抖地纭纭。

    “妈,快叫救护车!”

    医院。

    急救室的灯一直亮着。

    刘建妈紧张地看着门口,毕竟那里面的是自己的孙子。

    已经将近八个月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不多时,门被打开,一个冷脸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是病人的家属?”

    “是是是,医生,我老婆孩子怎么样了?”

    刘建赶紧点头。

    “你还有脸问,你老婆现在这种状况你还跟她同房那么久,你是不想让你老婆活了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