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你也是我的正业

    霍溶这话并不重,但长缨却似被捅破了什么。

    她这么拼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她从来没有对人说过,没有必要说。

    报答凌家的十年养育之恩,以及向凌家表达愧疚是不需要让人知道的,说了旁人也只会当成个笑话。

    自然也从来没有人疑心到她做这些努力是因为凌晏。

    霍溶究竟是有多敏锐,他能觉察到这点?

    她愣住,并望进他眼底。

    那瞳光里有华光缱绻,稍不留心就能蛊惑人的模样。

    “不是。”她目光旁移。

    即便他猜到了,也没必要承认。

    霍溶盯着近在咫尺的她的侧颜默了半晌,随后攥了攥她的手,腾出一只来,从怀里摸出枝金钗,插在她发髻上。

    “升职了,要奖励的。”

    他声音缓慢,带着些许低哑。

    长缨有片刻恍惚。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得过“奖励”了。上一次还是凌晏跟她在密室里述说天机之前,奖励了她一把剑。

    但她很快回过神,并顺利地将手收了回来。

    霍溶这次没再阻拦她,等她站直,他又道:“明儿请营里将领吃饭的事情我来安排,杏花楼一个院子的地方太小了,回头我让佟琪包下整间楼。

    “名单你来定,人员多少都随你。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必须得由我这个丈夫出面张罗。”

    长缨皱眉稳住心神:“我不认为这么做是好事。终有一日你不再是我‘丈夫’,这样于日后的你我都是麻烦。”

    他也不可能在她身边直到永远,除去她这边还有责任重重之外,他自己将来必然还得顾着霍家那边。

    站在她的角度来说,眼下立足于儿女情长都是不理智的做法,话都跟他说明白了,她也没有什么地方误导他才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就非得这么死心眼。

    “那就到那日再说,在那之前,就先这么决定。”霍溶起身睨着她,“你以为眼下会很太平吗?

    “纸里包不住火,你在这里的消息早晚会传到京师,你我还有凌渊都会被人盯上,为了大局,就不能不拘小节一些?”

    长缨想翻出些话来反驳,最终也没说了。

    她已经绕不过他。

    但有句话她还是得说:“私下里对我动手动脚不在顾全大局的范围内,希望霍将军也谨记。”

    “那不叫动手动脚,那是我在跟你告白。而且咱们什么都不做,手都不牵,也不会有人再认为我们是清白的。”

    “我不能因为别人这么想了,就破罐子破摔。我不管别人,问心无愧就好。”

    霍溶看她良久,最后捏起她的脸:“你还想对谁问心无愧?”

    长缨捂着脸:“你一个大将军,能不能务点正业?”

    别说她如今根本没对他有什么想法,就算是有,在她保全凌家之前,她又能给得起他什么呢?

    眼下的所有种种承诺,都做不了数。

    她跟随杨肃走的是条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吉凶的路,谁知道她将来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她总不能还要拖上他们一起卷入这漩涡。

    “谁说我不务正业?”霍溶又捏了她一把,“你也是我的正业。”

    ……

    吴妈眼看着长缨送霍溶出门,走出门口来道:“怎么走了?”

    长缨顿了下:“你还怕他没饭吃?”

    “这怎么好?大过节的……”吴妈有点歉然。

    她虽然对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假姑爷还持保留意见,但再怎么说他拿着婚书出面也是为的帮长缨和凌渊。

    他自己白担了个丈夫的名声,忙前忙后的什么都没捞着,这巴巴的送节礼来连饭也都没捞上一顿,这也太让人心酸了点。

    长缨被她一说,脑子里更乱了,哪里有心思跟她讨论?敷衍两句就回了房。

    到了房里才发现髻上还插着枝亮闪闪的金钗。

    拔下来一看,式样有点眼熟,依稀记得从前也有枝这样的钗,但这枝十分新整,也更考究,显然不是原来那枝。

    她长吐了一口气,坐下来。

    霍溶回了府,家门口佟琪探头往外瞅了瞅,然后才随他进屋。

    “沈长缨八个月后要回京师,留意留意是怎么回事。”

    离开沈家的霍溶脸上已看不到那股嘴欠的气质,屏风玻璃上反射出来的他的身影颀长又冷峻。

    佟琪算了算月份,抬头道:“那似乎也是咱们该起事的日子……”

    霍溶没有否认他的结论,他坐下来:“她落得如今境地全是因为凌晏,但她对此又无半点悔怨,素日不卑不亢,到了凌渊面前却任其宰割。

    “她这么拼,又这么掐着时间回京师,虽然不清楚她具体是想干什么,但若不是为着当年之事,也不会再有别的可能了。”

    想到这里他抬眼看了下:“她该不会是听说了什么,所以才要掐准时机回京?”

    佟琪摇头:“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再有多余的人知道,也绝不可能走漏风声。”

    霍溶显然认同他这个说法。

    但她为何偏偏挑在八个月之后的正月呢?

    目光扫到桌面上的信笺,他拿起来交代道:“去办明儿做东请客的事吧。晚饭前去找她要来客名单。”

    佟琪沉吟了下,又问他:“倘若就这么让少夫人回京了,到时候婚书怕就成不了约束了。”

    霍溶目光顿在看了一半的信笺上,想起凌渊来。

    那个守了她十年的男人不会那么容易放手,而她又不是他能够狠得下心去困禁、也不是他能够困禁得住的人。

    一旦回到京师,她所有过去的关系全部会复苏,她八成更不会分多少心在他身上,凌渊也不会再像在湖州一样有所顾忌,的确很多事情将会失控。

    他合了信笺:“夜长梦多。手头的事情加紧去办,跟她的婚事也得尽快办成了。”

    前者好办,佟琪觉得后者有点难度。“少夫人会答应吗?”

    霍溶身子后仰,靠住椅背,回想着先前道:“我会努力的。”

    第一次他不过凑近了点她就跟他动了刀子,上次脱她甲衣她也冲他闹了脾气,但先前他告白的时候她却并没有跟他动手,虽然不见得是不想动,但只要没到动刀子的地步,他觉得还是可以拼一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