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长缨,我疼

    佟琪走进来:“少夫人牵着马走了。”

    霍溶瞅了眼他,把袍子脱了。

    镜子里映出他精壮上身,以及一道正渗着血的新口子。

    他撑着镜框,目光落在伤口上,看着血缓慢地往下流。流到一定程度了,他徒手擦一把,再拾起帕子把手擦干净。

    旁边有茶,他端起来,一口灌了下去。

    ……

    长缨牵马出了霍家,赤霞还认得她,一路上脑袋不住往她身上蹭。

    她抚着马脖子,先是也有些激动,后来就有些心不在焉。

    她就知道见了面霍溶便要说些没皮没脸的话,八字没一撇呢,他居然就直接跟她说到了婚期……

    霍家能接受她固然说明他们的胸襟,能来提亲也能说明态度,但问题不是在他那边,而是在她这里。

    霍家夫人真来了,又能有什么改变呢?

    当然,她也看得出来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没怎么走心,但他之前行事都算有分寸,不知今日怎么突然之间这么急切?

    她抚着马鬃,走了几步,逐渐停下来。

    ……

    霍溶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没动。

    新伤落在左肩下两寸,是道箭伤。再往斜下方三寸,有道老疤。

    这些年虽然不断地出外历练,身上也落下不少疤痕,但左胸这处是最明显的一处,也是最要命的一处。

    当年围截他的他本以为是杨际的人,按理说也该是他的人才合情理,但后来他在霍家多年,都没有等来后续,这又变得不合常理。

    他能肯定那些人是为着阻挠他前往钱家,却不能分辩究竟是哪拨人。

    后来宫里也没查出什么线索,为免节外生枝,这件事也没有再往下查。

    自今夜之事判断起来,就更不该是杨际的人了,否则他怎么会不顺着蛛丝马迹将他赶尽杀绝?

    暂且不提当年截他的人,只说杨际,眼下他究竟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杀他?

    “爷,少夫人又回来了!”

    拿帕子来拭血的时候,拿着药的佟琪又快步进来了。

    长缨走回房里,霍溶正在束衣裳,快速的动作显露出一丝忙乱。

    长缨目光从他身上掠过,落到他脚下沾了血的帕子上。

    她抬头望回他,目光自他脖颈一寸寸挪动往下,最后停在他左肩,她伸手解开他腰带,翻开他衣襟。

    左肩下的血洞触目惊心,她再看了眼他,忍着脑仁疼,拿帕子冷静地将血洞周围擦拭干净,而后拿过一旁已经备好的药汤喷洒上去,然后再拧开药瓶上药。

    霍溶握住她的手,嗓音喑哑:“怎么回来了?”

    长缨没吭声,把手抽出来,照旧有条不紊地往伤口周边洒药粉。

    她怎么回来了?没说两句话他就把她给气走了,若不是想掩盖,还能是为什么呢?

    霍溶没想过她会回来,被她翻开衣襟的时候他是不知所措的,此刻她离他不足一尺,发上有幽香飘进鼻腔,短暂的屏息后他也放弃了抵抗,站在原地任她摆弄。

    “长缨。”

    伤口不算很厉害,虽然是箭伤,但没有伤在要害,长缨把药上了,听到他这么低喃,准备拿纱布帮他包扎的手又停下来。

    声音像靡音一样,直接钻进她脑子里。

    “什么事?”

    她漠然道,纱布围了两圈才恍觉自己默认了他的亲昵。

    霍溶低笑,将她扣到怀里。

    长缨想要退避,伤口下方不远的一处旧疤又映入眼帘。

    疤有好几寸长,位置有些凶险。

    “这也是你帮我治好的。”他言语缓慢,听着似有些骄傲,“那次要命多了,你带着我从坟坑里逃出来,伤口还沾了土,给我洗的时候,可疼了。

    “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差点没晕过去。你还数落我,还说我要是死过去了就把我挂到树上。

    “长缨,我死了以后不想被挂树上,那太孤单了,我想跟你合葬。当初是你带着我从坟坑里逃出来,将来我们要入土的时候,你也要带着我。”

    长缨神思有些恍惚。

    她就知道不该跟他碰面的。

    他除了会给她心里添乱,还会干什么?

    “长缨,我疼。”

    霍溶捉住她的手捂在那疤上,在她走神的当口,他又将她圈了过来。他头低在她肩膀上,声音软软的,仿佛人畜无害。

    长缨心口紧缩,蜷着手想退出来。但这次是她自己半路失了力。

    “真的很疼啊,长缨。”

    耳边轻语呢喃,长缨心里软烂成泥,想推开他又使不上劲,她强撑着抵住他:“疼就坐下来。”

    他不坐。

    长缨抵抗片刻,也放弃了。

    她想,他真是太不要脸了。

    不过伤口那么深,的确也很疼吧。

    可他跟流寇打斗受了伤,为何要瞒着她?

    这伤口小而深,明显是箭伤,什么流寇会用箭对付他?

    霍溶知道长缨的性子。

    在山上那会儿,她嘴里数落他,埋怨他带累她,可是他伤口化脓引起发烧昏迷的时候,是她彻夜守在旁边照顾他。

    他疼得咬牙忍耐的时候,又是她跟他说男人流几滴眼泪也没什么。

    她心是软的,他知道。

    他的琳琅从来就不是铁石心肠。

    受伤瞒着她,是整理好思绪之前,不想她追究伤怎么来的。

    可是既然让她发现了,他怎么忍得住不向她索取?

    他才不是徐澜那种无私奉献的傻瓜,也不是凌渊那种什么事都闷在心里只为感动自己的呆子。

    长缨是他的,媳妇儿是他的,他要疼,他要宠,他还要索取。

    “你伤是怎么来的?”

    他耳边忽然响起这句问话。

    长缨并没有再推他,这次是他自己松开了。

    方才的旖旎瞬间消散,面前神情没怎么变化的她比他想象中更冷静。

    屋里气氛有些僵持。

    就在霍溶思索着如何作答,长缨又环臂收回了目光。

    她不是十几岁的无知小女孩,有了疑心便一定要追根问底。她是有着近三年资历的女将,知道这世上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有资格和有心力探究的。

    她走到帘栊下,想了想,终是回头道:“就算给皇上办事靠得住,也不见得就无人敢动你。朝堂不太平,往后多注意点,仔细搞不好将来万劫不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