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他们是一伙的!

    如果说对方当年重创长缨的原因是怕她透露出什么,而这次来杀她又是为了灭口,那当年他们到底为什么没有直接杀她?

    那个五爷,又究竟是什么人?

    “这几日有没有想到什么辙?”刺客是在少擎与佟琪同时负责的。

    “没。”少擎瘫在太师椅上,“死活撬不开口,连口音是哪里的都听不到,又不敢用强,用强他们则会服毒。一服毒,便白忙一场。”

    霍溶轻叩着桌面不语。

    佟琪想了下:“要不要想点办法,诱出他们招供?”

    霍溶看了他一眼。

    他接着道:“比如说,故意留出破绽,让他们有机可趁逃出去,我们再在暗处相随,看看他们究竟会去哪儿?”

    “他们迟迟不服毒,便是吃定了我们拿他们毫无办法。这法子太笨,换一个。”少擎道。

    佟琪没想出来。

    霍溶叩着的手却忽然停下来,他目光闪了两下,说道:“倒也不是完全不行。”

    ……

    夜里长缨刚准备睡下,佟琪忽然来了:“爷让属下来请少夫人即刻出去一趟!”

    周梁他们几个都开门出来:“什么事?”

    佟琪道:“那几个刺客有动静了!”

    几个人包括长缨皆是一愣,随后立时着好装束出了门。

    霍溶所在之地是府邸后方的一条胡同,在两旁灯笼光照耀下,正在打斗着的几道黑影正难解难分。

    长缨不知怎会这样,到达时霍溶与谢蓬少擎都在场,霍溶竖了根手指在唇间,而后示意她留意那三人:“注意看他们的武功招术。”

    灯光不算很亮,但是看清楚招式还是不难。

    都是习武多年的练家子,这一提点,长缨很快进入了状况。

    但看着看着,她吸了口冷气,周梁他们也吸了口冷气,紧接着连紫缃也纳闷起来:“这些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这样狠戾又讲究配合的出手,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

    长缨再看了片刻,蓦然就道:“是长兴州!是杀程啸的那伙人!”

    身旁略略静默,谢蓬转头看了眼她,又看向场下。

    任何有组织的行武者,比如说江湖上的的杀手组织,又比如说宫廷里的侍卫,军营里的将士,只要是需要相互配合而训练出来的成员,哪怕身手高低参差不齐,也一定有他们固有的招术规则。也可以认为类似是江湖人所说的“门派”。

    眼前这几个人出招的习惯,配合的方式,招式的形态,可不正是与当夜闯进长兴州的那伙人一般无二?他们身手也同样不弱,且那些人同样也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没错。这几个人的武功路数,跟当初那些人是一样的。”霍溶眉头皱得死紧,“当夜我也在暗中观察他们有很长时间,这绝不会有错。

    “先不管这几个人是不是当初害你的人,至少当初问程啸要那账簿的黑衣人,跟他们是一伙的。”

    佟琪提出诱使刺客逃走启发了他,下晌他便让护卫们有意识的放松警惕,露出空门。

    他们也许不会当真把人引到巢穴去,但看到有机会,也多半会尝试逃脱。

    也只有铺设下这样的情境,才有可能让机警的他们全力以赴地把武功招式展露出来。

    “一个人的衣服饰物可以做到抹灭所有痕迹,一个人嘴巴也可以做到极限严密,但武功招术是瞒不了人的。

    “一开始我也没想到能看出什么,不过是因为没别的法子可想才会有此一计,没想到,会在暗中动手的人果然都是有联系的。”

    长缨眼望着还在打斗的那伙人,早已屏息。

    当夜那些黑衣人是冲着太子留下的账薄去的,基于程啸是太子的人,所以黑衣人是太子的人这又排除了。这么分析起来,像是皇帝行事的可能性又比较大,但是霍溶也是皇帝的人啊,皇帝总不可能派两拨人前去抢东西?

    所以刺杀她的人连皇帝也基本可以排除了,可除此之外,又还会是什么人呢?

    她快速在脑海里搜寻着前世记忆,发生的事情很多,一时间也完全想不到究竟哪件跟这有关,又有哪个人跟这背后人有关。

    这个人同时具备需要夺太子账本和视她如盯中钉的条件,符合后者条件的,京师里也许人数不少,但符合前者的可不太多!

    “不管怎么说,长缨这是摊上事儿了。”少擎道,“倘若他们跟四年前的是一伙人,那这背后人可就——”

    余下的话他也没再往下说。

    都知道朝局严峻,但大伙都以为也就目前这样了,皇帝和太子,要么是东风压倒西风,要么是西风压倒东风。

    然而这里抽丝剥茧的结果,却是很可能还有人在趁势推波助澜——关键是如果不是长缨扯出来这些,他们所有人还全都蒙在鼓里!

    “这三个人明显成为弃子了。”长缨回想起小树林里被灭口的那伙人,“他们隐藏得这么隐秘,自然会把防范做到万无一失,我们越是紧盯着不放,他们越是不会露出丝毫信息。”

    “那怎么办?难道就不查了?”少擎问。

    “不要钻牛角尖。”她说道。“如今最大的问题只不过是他们想取我的命,换句话说,他们只是忌惮我而已。

    “而且我估摸着,他们也不一定就知道什么。背后人应该也没那么傻,会派出知道机密的杀手来做这种最基本的任务。

    “当初能在长兴州城内带跑那六个人的必然也手段不低,而这些人至今再没有露面,但他们既然想夺取太子的把柄,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人哪怕不是乾清宫的人,也至少不会是太子的盟友。”

    少擎听完觉得很有道理。

    但这又更棘手,他们在场的都是拥护皇帝的,倘若这人也是皇帝这边的某股势力,那介时他们究竟如何应对?

    霍溶想了下,扭头跟佟琪道:“杀了吧。记得留口气,然后丢到树林里。——长缨记忆恢复的事大伙暂且不要外泄,不然会更危险。”

    知道这件事的无非沈家人,霍溶的人以及凌渊的人,这些都可控。

    在场的都点了点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