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我欠你一个人情

    一个时辰后,长缨在宋家前院见到了这位宋学士。

    幼年时期在京师,其实各种场合上见面的次数不少,时隔多年,长缨也还是觉得时光走得很慢。

    宋逞五旬不到,瘦,但是精神矍烁,两鬓略有斑白,蓄须,打理得一丝不敬,丝毫未影响他俊秀仪容。

    简单一袭道袍穿着,浑身上下只腰间坠着块玉,穗子还是半新的,简单里又透着超然。

    如此看起来,实则与当年的他未有什么分别。

    宋逞接待她的地方是座敞亮偏院,在座的还有宋夫人,宁氏,以及宋寓。

    但宋夫人和宁氏都只是走了个过场,寒暄了几句就让出了地方。

    宋逞道:“你是凌祟云的侄女。”

    他不是问,而是陈述。对于这样的开场,长缨只能直面:“是。”

    宋寓生怕闹出不愉快,连忙出声打圆场:“长缨跟侯爷关系很好,侯爷对长缨很照顾——”

    宋逞瞥了他一眼,他立时噤声,把话收住了。

    宋逞望着长缨:“听说程啸的案子也是将军办的?”

    “是。”长缨道,“程啸的案子是在下负责攻破,不过也离不开卫所将军们的支援。”

    宋逞点点头,伸手请茶。

    宁氏心里头倒有点惦记长缨,出来之后便立在庑廊下未曾离开。

    自打长缨在戏园子外头与她说及海患之事,再者后来宋寓又实地走访得来让人震惊的沿海真相之后,她隐隐也觉得长缨成为了影响到宋逞改变决策的最有力的人。

    也许她是有些妇人之见,不能具备公公的高瞻远瞩,但要让她眼睁睁看着一家人去跟权势滔天的顾家对撞,她实在是做不到。

    但她也听说了长缨的身世,她也深怕宋逞会因为长缨的过往而对她有所偏见——

    诚然,昔年她听说凌晏之死时心里也是震惊的,对凌家这位侄女也是鄙夷的。

    可是相比较海运这件事而言,此时的她又自动地忽略了她做过的事情——好吧,她承认她是利己的,自私的,但她此举并不曾伤害到别人,应该还不算是失德。

    她认为,如果不是长缨,宋逞根本就不会知道海患实情,如果宋逞不知道,那么到时候多半要遭顾家对付。

    所以不管怎么说,是长缨帮助他们悬崖勒马,避过了这场纷争,宋逞不但不应该对她有所偏见,更应该承下对方这份人情才是!

    屋里仍在继续。

    宋逞已经分别问过这几年南康卫、漕运、湖杭匪情的状况,更甚至因为早前就听说凌家对长缨用心栽培,还提了几句琴棋书画。

    但就是不提海运,几次长缨明明快要挨近这边缘了,也还是被他转移了过去。

    “湖杭海患严重,老夫也有所耳闻,终究未曾亲见。这次,多亏了将军带引修明深入乱象,目睹海患之乱,从而使宋家避免了窘境。”

    就在长缨几乎要犯琢磨的时候,宋逞忽然说道。

    “在下惭愧。”长缨谦辞。

    “不必惭愧。”宋逞道,“顾家把持漕运,这次却前后表现异常,修明的家书到得及时,也才使我顿悟。

    “我欠将军一份人情,不知将军有什么难处,是老夫帮得上忙的?”

    宦海沉浮多年的老臣,言简意赅是惯常作风。

    长缨听到这里,觉得此时要是客套,倒显虚伪了。

    但眼下又实在不必他还这个人情。

    想了下,她说道:“宋家是江南望族,在下也仰望大人风采已久,这次的事情不过是偶然,所知所得能为大人提供便利,在下已深感荣幸。”

    宋逞沉吟着,说道:“你有什么打算?”

    这话虽问得笼统,长缨却听懂了。

    她如今身份已经等于暴露,凌渊也已经找到了这里,虽说目前已有袒护之意,但他也终究有离开的时候。

    她在凌晏之死事情上若无个明确交代于天下,终究日子不会太好过。

    “再过阵日子,在下也要调去京畿,总之不管在哪里,忠君爱国总不会忘记便是。”

    “你要回京?”

    长缨道:“有些事情迟早要面对。”

    宋逞点点头,沉吟之后,他道:“也好。”

    宁氏等了约摸一个时辰,院子里好歹是有动静出来了。

    她慌急急地走到月洞门下,便看到宋逞与长缨边走边聊着出来。

    宋寓在他们身后,神色是轻快的。

    她走上前:“父亲。”

    宋逞停步:“打点茶水送去水榭,把棋盘设好,我与沈将军走几局。”

    她颌首称了声是,而后眼神唤住了后头的宋寓。

    “怎么样?”

    宋寓看了眼前方两人,笑道:“自然是很好的。二叔跟长缨谈虎丘张子安的画作,谈金陵吴伯安的文章,不知多投契!我也是今日才知道,原来长缨竟然文武双全。”

    宁氏倏地就松了口气。

    虽然宋寓全程没说到宋逞具体对长缨有什么评价,但是她这位公公清高又挑剔,难得见他在晚辈将臣面前兴致如此之高,看上去这自然是投契的了。

    也跟着高兴,高门贵妇也有高门贵妇的难处,日后她在京师,能多个这样有底气有实力,又受家翁赏识的手帕交走动,于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至于外界对长缨的评价——她打算还是不要去搭理了。

    ……

    有些念头一旦生起,就跟发了芽的种子似的,没法儿往回缩。

    连续的意外令霍溶觉得提前撤离南康卫是必要,但他同样觉得有必要的是还得跟长缨这里有个交代。

    凌渊至今还卡死着时间等着她去吉山卫,他不能让她去,她若去了,来日他们在京师相见,就不会是霍溶和沈长缨了。

    他必须带她一起走,哪怕是暂且不能成亲。

    “少夫人去见宋逞了,听说还是宋逞主动要见的。”

    佟琪巴巴地前来报讯。

    虽然说长缨的上进每每都说得理直气壮,但其实,霍溶对她如此上进的目的还是带着些不解。

    因为他近来才意识到,她与宋家人走得这么近,竟很有可能是为了结交宋逞。

    她结交宋逞又于她一个武将有什么好处呢?

    他发现,她究竟在执着些什么,他竟然并没有摸清楚过。

    不过也不止是他没有摸清,相较而言,凌渊是更加不懂她,这又让他心里略感平衡——对的,他就是把自己的底线放得这样低,不然不能开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