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恭迎殿下下场

    她早前整齐的衣着早已经乱得不成样子,身上四处都是血,盔甲坚硬之处甚至还有挂着有小片狼的血肉皮毛。

    这哪里是什么花季女子,是什么自小养在侯府内宅里的娇憨贵女,她分明就是个自地狱里跨出来的恶魔!

    她眉梢眼角的冰冷,以及身上包括气息里还未褪去的杀气,都似乎在暗示着倘若他敢再多说一个字,下一个被刺穿当胸的便会是他!

    杨际养尊处优,自诩有叱咤朝堂的本事,此时看看左右,几乎所有人都在以震惊的目光望着她而不能言语,而余下的人目光则围着他在打转!

    就连一旁的顾廉,此刻神色也只能以凝重来形容。

    他收回目光,指下用了点力,随后接过太监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神色缓下来:“沈将军英勇过人,不输男儿,让人钦佩。

    “本宫会替将军向皇上请奏授予官职,将军负伤在身,还请下去歇息。”

    他一番话点醒了身边人,冯素立马赔笑上前:“将军辛苦,奴婢来搀将军下去!”

    杨肃跨步挡在长缨跟前,伸掌压在冯素肩上:“倒是卖的一手好乖。”

    冯素脸颤,强挤出笑来道:“王爷何意,奴婢听不懂。这,这不只是场擂台赛么?将军了,奴婢自然也高兴。”

    杨肃冷笑不语,略为沉吟,忽然转身来看着身后的长缨:“还能坚持吗?”

    长缨点头。

    杨肃看了她半晌,目光深敛,转过身去直接看向杨际:“我状告太子殿下包藏祸心,谋害朝臣,不知道有没有人不服?”

    杨际身后一片人立时凛声:“自然不服!”

    杨肃道:“既然不服,那就拿出诚意来。”

    杨际咬牙:“你要什么诚意?”

    “很简单,”杨肃绕开半步,深深看向浑身血污的长缨,眼底流光浮动:“既然是擂台赛,狼又是太子殿下放出来的,如今狼死了,接下来就该让太子殿下接着入笼完成这个生死局!

    “佟琪,你去搭好栏围,我们恭请太子殿下下场,应战沈将军!照他说的,生死不论!”

    佟琪扬声应是,转身带着侍卫下了看台。

    杨际站起来:“杨肃!——”

    “我也是为皇兄着想!”杨肃没等他话音落下就调转目光看过来,“你身为太子,却设下这样恶毒的陷阱对付我大宁武将,储君失德,世人共睹!

    “方才官吏说要废你,弟弟我没附和,对皇兄你可算是仁致义尽。

    “但攸攸众口可堵不住,皇兄要是不下这一场,不知道回头御史言官会不会放过你?天下士子会不会放过你?这还立在你身旁的金林卫将士能不能信任你?

    “哦,对了,江南尚有匪患,不知道听说朝中出了个如此无仁无义的太子会不会借机揭竿?你若引起了民乱,那你就是我们整个大宁的罪人!”

    “闭嘴!”杨际怒斥,却也禁不住胆战心惊。

    他下意识地看向周围,果然身边的金林军们虽然手持着枪杆,却回避起了他的目光!

    他再瞪回杨肃,恨他竟然如此擅长审时度势趁势而为!

    他咬牙沉住气,跪下冲皇帝伏地磕头:“父皇明鉴,儿臣与沈长缨事前是说好了的,儿臣正是因为沈将军有过人之能,才备下了狼匹,让其大展风采!

    “如今事情呈在眼前,沈将军威慑百官,让我等都见识到了我大宁女将风采,父皇,儿臣不求赏,但窃以为,也谈不上过错!

    “晋王与诸位将军这是威慑儿臣,藐视皇威!”

    “原来倒是我错怪了你!”杨肃冷笑。

    “但皇兄的话我自然该相信。”他话锋一转,又说道,“既然是为了展现风采,而不是蓄意谋害,那太子殿下岂非更应该下场自证清白?!”

    杨际看过来。

    凌渊与冯少殷交换了眼神,缓步上前:“眼下内忧外患,大宁的武将不用在疆场上,却用来狼口求生,我等也不相信太子身为储君竟然会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混帐事情!

    “所以王爷的提议很是,还请太子殿下即刻下场与沈将军交战,亲身履行这生死局,让天下人心服!”

    杨际看过来,眼里毒光不止。

    “简直荒谬!太子殿下身为储君,怎可下场涉险?!不知道武宁侯是在以什么立场替沈将军讨这个公道?”旁有詹事府官员出头,“沈将军昔年可是把老侯爷推上了绝路,难不成侯爷这么快就忘了?”

    “我是中军都督府的佥事,也是朝廷的武将!沈将军与我凌家的恩怨且另说,你如今这意思难道是我不该站在维护我千万将士的立场劝导太子出手力挽狂澜,反倒应该借机公报私仇,阻止太子下场,继续让天下人误会国之储君?!”

    凌渊厉斥:“你这奸贼!王爷明明在给太子台阶,让太子好澄清误会,你极力阻拦可是别有图谋?!”

    官员噎住。

    冯少殷站出来:“冯家以及卫所这么多将士对皇上对朝廷忠心可鉴,臣也恭请太子殿下下场,以您口中所说的实力让臣等心服!

    “您是储君,自然比沈将军尊贵,我们也不必定什么生死局,方才沈将军杀狼杀了多久,杀狼出了多少招,只要您也同样战这么长时间也就够了!

    “活着您就出来继续当您的太子,死了就按律国葬!”

    杨际颤抖着又看向皇帝:“父皇!晋王联同朝中勋贵武将针对儿臣,他们这难道不是图谋不轨吗!

    “他们这都是未将您放在眼里!”

    “太子殿下多虑!”杨肃道,“我杨肃先前是看岔眼了,不知道太子殿下预备了狼匹是为了检验沈将军实力!

    “终究口说无凭,殿下不拿出点行动来证明,百官与将士们说不定得对您这位储君寒心。

    “就照冯将军说的,只要你能做到上述,不说日后你指东我杨肃不敢往西,只要你应战沈将军,我杨肃愿意当场自戕向殿下谢罪!”

    这声音立时威慑了全场!

    杨际望着他,槽牙都已经咬到发软。

    能让杨肃自戕当然是好事!他巴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可他能下场吗?

    杨肃这是在逼着他把命送到沈长缨面前!

    他再看向沈长缨,戾气尚存的沈长缨站在高大的杨肃身旁,正露出森森白牙,冲他这边咧嘴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