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成大事者

    谭奕回到沈家把东西转交,长缨先打开衣裳一件件比过,又问了些家常,知道凌夫人近来忙着凌颂婚事,精神气色都好了许多,心里也高兴。

    又想起她已答应杨肃成婚,而凌家还不知道,不管怎么说,她得跟凌夫人通通气,这么着她回头得约时间见个面才成。

    说到这儿,却也不知皇帝究竟态度如何?

    再把凌渊给出的便笺打开,看完后又皱了眉头。

    “侯爷说什么了?”折着衣裳的紫缃问。

    “他去过冯家,打听少平当年摔伤的事,但少殷他们兄弟却都说印象模糊了。”

    紫缃微愣,缓下手势:“怎么会印象模糊呢?冯家那么多人,便是有记不清的,也最多一两个,不至于所有人都记不得。”

    长缨心以为然。

    但总之这就更显得不寻常了。他们隐瞒着不肯说,也不知道是在顾忌什么?

    原本还只是觉得荣胤这边有问题,这下可好,连东阳伯府都察觉出问题来了。

    冯少殷他们都含糊其辞,那即便不是东阳伯示意过的,也至少是符合东阳伯意愿的。

    而偏偏荣胤跟东阳伯还交情极好,他们难道真的有秘密?

    而他们的动机,又究竟是善是恶?

    晚饭前傅家又来人说傅容约她去顺天府。

    秀秀改籍这事也很要紧,她便应了翌日晌午在顺天府碰面。

    杨肃去往宋家,将来意诚恳说出,其实是没太费周折便请动了宋逞。毕竟有宋钧那大嘴巴在,杨肃和长缨之间什么状况,宋逞也不可能察觉不出来。

    站在替皇帝着想的立场,杨肃始终是要大婚的,既然如此,于眼下而言,倒还不如娶了沈长缨。

    宁氏却对此持不同意见:“嫁去深宫有什么好?规矩太多了。”

    宋逞却道:“立规矩的都是成大事者,能成大事者,规矩又焉能轻易束缚得了她?眼界还是要放长远一点。”

    宁氏脸红,不吭声了。

    杨肃出了宋家又到了沈家,把请婚的过程跟长缨说了。

    长缨仔细地咀嚼着皇帝的回话,没觉出有什么不对。

    五爷的事情到排除了杨际与顾家这里,便又且停顿下来,凌晏的事故也止在了在荣胤与东阳伯有秘密这一步。

    如今就看介时去通州,是否能带出什么新的线索来了。

    临近年底,进京述职的各地官吏即将陆续抵京,杨肃自然是无暇他顾了。

    五城衙门对京师防务的疏理刚有成效,规矩尚未成型,自不能倒退,谢蓬已到了三句话不离差事的地步,黄绩周梁他们也硬生生从昔年只懂行军的军头被逼成了干练的强吏。

    在沈家坐了半刻,杨肃也就走了。

    翌日到衙门,门下就遇见了走在一道的赵峻和高诉明。

    长缨停步微笑:“赵公公早。”

    赵峻拱手:“沈将军勤勉,日日早到,让人钦佩。”

    长缨笑了下,看向高诉明。

    高诉明神情木然,大约正处于理性上觉得应该要维持下面子情,但又因为心里愤然而无法弯腰的状态。

    长缨回了房,先传程春刘柄来问昨日重组的事。

    二人把名册呈上来:“照将军吩咐的,全程紧盯着高将军,没让他有任何做手脚的机会,但是末将看他的脸色十分不好,不知道回头会不会使别的绊子。”

    长缨仔细看了两遍,说道:“你们谁到五城衙门找找东城指挥使苏恪,问问前几日我托他的事有没有眉目?”

    赵峻与高诉明出了门槛,一路余光觑着他脸色,不急不徐地笑道:“高将军资历摆在那儿,何必跟后辈一般见识?”

    高诉明望着他,也笑了下,同抬步了。

    打发走程春二人,这边厢管速又送饭来了。

    饭后长缨便直接往顺天府来。

    说到顺天府,又不能不说到之前唐家那案子。

    唐鉴与陈雄均被押入了牢中,毕竟不是大罪,关了一阵子便就放出来了。

    唐鉴被刺杀过一次之后,后来居然安然无恙,再也没有意外发生,而陈雄那边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凶险。

    这就更加肯定了刺杀的人是为着那坑里的银子——或者说线索而来。

    杨肃派了个年轻的幕僚跟随孙燮在查这背后之人,想必是没有什么进展,因为不光是杨肃那边没有消息来,孙燮在看到他们到来的时候眉头也是凝结着的。

    “穆氏原先入了荣府的籍,大将军没出面,我这里至多给她改个庶民,倘若要改入沈府户籍,就非得有大将军立字不可。沈将军你看如何?”

    长缨当然是想让秀秀入她的籍的,她有官身,秀秀成了沈家人,就成了官眷,不管是来日对她自己也好,也孩子也好,都有莫大益处。她道:“没有别的办法么?您看,倘若我请王爷过来作保,可否通融?”

    让荣胤立字是不可能的,她再也不想求他。倒还不如沾杨肃一点光。

    孙燮疏离的微笑不变:“王爷能作保当然份量足够,可这是章程,得入档备查,本官也没有办法循私。”

    说完他又道:“其实将军也不必纠结,等过到几年,再寻机会改改,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这当口要一步到位,难免不合规矩。”

    长缨想想,凝起神来。

    傅容道:“便是去寻荣叔,他眼下也不见得搭理你,今日是荣婶下葬之日,这几日注定无空。”

    长缨暗戳戳想起杨肃说要成亲的事,若是真成了,到时候她这个儿媳妇跟皇帝讨个旨意,要改个籍想来也不是很难,便就罢了。

    俞氏落了葬,荣府尘埃初定。

    晌午后荣胤正料理着府内后事,荣安便把沈长缨去顺天府给秀秀改藉的消息报上来。

    “沈将军请了傅世子出面,拜托孙燮越过荣家给娘子改藉。孙燮因为陈唐两家那案子,与晋王府与傅家近来多有接触,已经受理了。”

    荣胤道:“改成什么?”

    “是庶民。”

    荣胤把茶盅放下,盯着荣安看起来。

    荣安纵然跟了他已有二三十年,这样目光之下,也有几分不自在。

    半晌后荣胤收回目光,顺手拖纸写了几行字,而后加了个印递给他:“拿去给孙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