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你想讨公道,还是要大位?

    长缨收敛神思,看着同时望来的他和杨肃:“事实上何家嫡支早就不从武了。

    “当年太祖的师姐阵亡,是师妹伴着太祖一路打到最后,受封广淑王,太祖信赖关爱,朝中臣子又多属其部下,也确实是荣极一时,声势无俩。

    “可终归树大招风,帝王家忌讳功高震主者是常事,起初也还好,大约是第三四代起何家王女就意识到势态不妙,严设家法,又逐渐地弃武从文。

    “到近两三代,何家虽然仍受到爱戴,却只剩下个爵位,子弟在朝中任职,也只是任着不相干的闲职。

    “由于传女不传男,何家没有庶出子女可开枝散叶,到末代,终于就凋零到只剩下何瑗一个独女。”

    一个因为祖训约束明哲保身而不曾习武的女子,自然不可能强得过年轻力壮君临天下的皇帝。

    杨肃和谢蓬都有些沉默。

    恰好佟琪进来:“大将军派人来传话,请沈将军帮忙去荣府带如意和可儿到凌家。”

    长缨微怔,没想到荣胤此刻正在调兵守城门,竟还惦记着秀秀。

    杨肃道:“长缨你就不要出城了,索性带上五城兵马司的人巡视好城内,负责看护好各府动静。”

    长缨点头。

    杨肃目送她出去,跟谢蓬道:“你去找少殷,让他着人带两千人守住积水潭码头,以防东宫生乱。”

    谢蓬迟疑了一下,道:“广淑王府的血统还是很有份量的,傅容是广淑王的后裔,又是何家唯一子嗣,到时我们要怎么办?”

    论起傅容所做所为,自然是该斩草除根方能解恨,可何家帮着杨家打天下,傅容作为何家最后的血脉,若是杨肃还把他给杀了,恐怕也会落个手段残暴,不念旧情之恶名。

    杨家祖宗们对付何家,都不敢露在明面上,到他这里,倒直接把人户头给绝了?

    别的人不说,贞安侯就是何家的拥趸之一,杨肃要讨伐傅容,或许让人无话可说,可若要赶尽杀绝,终究会有隐患。

    杨肃凝眉沉气,倏地把舆图反过来扣上道:“先抓到再说!”

    ……

    经过早上宫变,城内气氛骤然紧张,路上百姓锐减,还在行走的除去五城营的人便只有各府派出来打听动静的护卫,各官邸门户紧闭,天色也阴下来,更显凝重了。

    长缨带着护卫先至大将军府将如意可儿接上,而后送到凌家。

    凌夫人在佛堂礼佛,纪芷媛出来接待的她们。

    “母亲早起听说宫里出事就去了佛堂,都过去好几个时辰了,我去看过一回,她在父亲留下的一副手札前坐着,没颂经也不出声,看着可让人担心。你正好来了,快去看看吧。”

    长缨到了佛堂,果然见姑母盘腿坐在蒲团上,面前一叠熟悉字样的手札,确系凌晏生前所著之文书。

    长缨唤了声姑母。

    凌夫人顿了下,侧首道:“你怎么来了?”

    长缨看到她脸上泪痕,也不戳破,说道:“荣叔让我把如意和可儿送过来照顾秀秀,我过来看看您。”

    “外头怎么样了?”

    长缨把大致情况说了,而后道:“表哥他们都随王爷去了,我会带人在城内四处巡视,姑母不必担心,有任何情况都可以着人告诉我。”

    凌夫人点头。道:“我没事。四年了,你姑父的死终于要有个说法,我就是在这里想想他。”

    长缨看着她鬓角白发,心下酸涩。

    仔细想起来,从凌晏出事至今,姑母始终都未曾将心底的痛楚过份表露出来,可正是这样,才更让人觉得心头窒息。

    凌家所受的罪,她自己所受的罪,若不让皇帝和傅容一力承担,如何能让九泉之下的人心安?

    伴着凌夫人回到后宅,长缨又去了秀秀房中。

    秀秀正对着突然被送来的透着欢喜的如意和可儿怔忡。

    “怎么站着?”长缨问。

    秀秀站起来,挥手让泛珠带着如意她们下去,问起长缨外头局势。

    长缨也跟她说了一遍,末了鬼使神差地,把在荣胤身上看到了她绣的那只荷包的事也给说了。

    秀秀垂着头,拨弄面前一副绣了一半鞋面,再也没有露出正脸来。

    长缨稍坐了会儿,嘱咐纪芷媛与府里护卫防守的事,便起身出府。

    路过城门,正好遇见荣胤,把去过凌家的事说了,然后问他这边。

    城门下明显多出好些人马,但荣胤神色并不轻松:“傅容已经公布了圣旨,还有他广淑王府后裔的身份,方才好些人已经进宫求见皇上。

    “好在我们有了准备,没人进得了,于是往东宫去了。东宫那边宋逞在,但愿不会出乱子。”

    长缨道:“顾家呢?”

    “顾廉受了伤,不过我想王爷应该是有用意的。”

    荣胤说罢,勒马道:“我去宫门下看看。”

    长缨目送他离开,想了想,也往宫城这边走来。

    ……

    “贞安侯的兵马已经在途中,由贺诤带领,看人数约有四五千人之多!徐澜带来的那位陈恪将军率兵阻拦,在城外已经交上手了!

    “我们的人早就已经把城外傅家包围住了,但是广威侯府也防卫森严,我们也进不去!”

    杨肃刚接完徐澜这边来的奏报,秦陆旋即把城外消息也送了上来。

    杨肃啪地将卷宗合上:“那就调兵进城,直接围住傅家拿人!”

    “慢着!”这时门口传来宋逞的声音,他大步进来:“宫里皇上还在,太子也还在位,王爷若要率兵入城,除非能有十足把握,否则后患无穷!”

    “那大人说我能怎么办?!”杨肃扶腰沉声,“这可是我最好的机会!”

    “那我问王爷,王爷只是想讨个公道,还是想要荣登大位,平定这动荡已久的朝局,免去日后再有这种冤孽发生?!”

    杨肃被问住。

    走到这一步,除了上位他也没有退路了。

    他倒是在得知真相后曾经心灰意冷,想过带着长缨回到徽州或者远离京师从此不问政事,可如今他能放弃吗?

    他若放弃,他身边这些人如何安排出路先不说,自己与长缨又是否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他扶桌坐下,沉气道:“大人有何良策,还请明言相告。”

    (求月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