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愿余生再也没有难题

    傅容半卧在傅颖怀里,急速地咳喘着,浑身不受自控地抽搐,傅颖抱着他,也不敢去动他身上的箭,除了声声呼喊,一时也不能做什么。

    匀气的间隙,傅容目光投向长缨,苍白地扯了扯嘴角。转而他目光微滞,右手几次试着抬起来,去摸索怀里。

    半晌,他掏出张纸来,指尖往上抬了抬:“荣胤,给你的。”

    长缨伸手将纸夺过来。

    傅容喘着气,说道:“我总算,没有失信。”

    长缨深深望着他,把纸塞进袖子里,同时间傅颖又以更震撼的声音呼喊起他来!

    周边武士看到傅容垂下的双手,均纷纷弃了武器下地,跪了下来。

    方才还你死我活的战场,顷刻间胜负已定。

    “王爷,贞安侯率军杀过来了……”

    杨肃抬起头,管速进来了,看到地上被痛哭的傅疑抱着的一动也不再动的傅容,他也怔忡了。

    长缨别过头,说道:“你们去吧,我去看看荣叔。”

    杨肃点头,与凌渊道:“你留下收拾残局,我去外头看看。”

    凌渊嗯了一声,又转头看向已然毫无生气的傅容。

    长缨快步走出东角门,一路往先前荣胤所在之地而去,直到到了无路可走之时才发觉竟然走到了傅家后花园。

    朦胧园灯将庭中园木映得影影绰绰,有些声音仿佛透过时空悠悠地传过来。

    仔细听,似乎是傅家老太太的笑语声,傅敏跟她下棋赖皮的嚷嚷声,傅家小姐们的琴瑟音,傅容慢悠悠轻言细语的声音恍惚间也有。

    她少时在傅家这后园子里穿梭如同自家花园,曾在这里听傅敏说过他所有不羁的少年心事。

    她跟傅家相处融洽,那是她最美好的少女时代印象之一,但从今日起,这段回忆便要被抛舍在后头了。

    她在廊下定站片刻,而后折身跨了门槛,飞快地奔向前院。

    前院依旧满地狼籍,梁凤却不见了,荣胤也不见了。

    问了士兵,原来是紧急处理之后抬进了屋里。

    长缨便疾速地奔过去,被梁小卿挡在外头:“你不能进!”

    “他怎么样了?!”

    梁小卿一反常态的沉默,沉着脸没吭声。

    “说话呀!”长缨几乎是喊了起来。

    梁小卿看了眼她,咬了半日唇也没能说出话来,最后一叹气,默不作声往里走了。

    长缨微顿,连忙拔腿跟上。

    这不知是谁的屋子,狭小的空间内充久着扑鼻的血腥味与伤药味,但除去这些,长缨闻到更多的竟然是死亡的气息!

    她越过梁小卿急步走到床前,梁凤正在灯下忙碌,床上的荣胤一动未动,身上四处是血。

    长缨分辨不出来他还有气没气,但没来由地就联想到了昔年死在箭阵下的凌晏。

    当年他身中数箭倒下来的模样越见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里,“铃铛!”,那声声入脑,与先前他那一声“我是为我自己”一道,伴随着血腥味诱发出她久违的头疼。

    她咬牙忍了忍,终是忍不过,转过身,急步走到了窗台下。

    ……

    傅容虽然死了,但这场事故却还没完。

    杨肃到达门口,果然贞安侯率着人马正要往里攻,门外再度混乱起来。

    他爬上临时搭就的弓驽台看了看外头,府外两方人马果然正在激战。

    傅容既然死了,再杀贞安侯其实已经没有必要。他扭头道:“傅容已伏诛的消息放出去不曾?”

    “放了!但他们反应更加激烈,他们好些人都是军户出身的将士,祖上都是跟随广淑王打过仗的!”

    谢蓬在门下抹了把脸上的血告诉他:“贞安侯本身也是何家出来的,傅容一死,他们这一鼓劲,这几千人便成了亡命之徒了!”

    “把宋逞喊过来劝降!不行就把贞安侯给活捉了!”

    杨肃丢下话,又下了梯。“再传话去东宫,就说傅容已死!”

    谢蓬道:“乾清宫要不要送信?”

    杨肃顿了下,说道:“不必了,乾清宫回头我亲自去!”

    谢蓬颌首。

    虽然事情未完,但傅容死了,对方群龙无首,其实形势不再那么急迫。

    不光是长缨担心荣胤,杨肃也担心。

    找到梁凤他们这边,跨门他便见长缨抱着胳膊站在一树梨花下,定定不动的样子活似化成了石雕。

    “怎么样了?”

    他加快了几步走过去。

    长缨脸色在昏暗园灯下,也显出异样的白。

    杨肃心下一沉,待要出口的话刹时都堵在喉咙底。

    随后他大步迈上庑廊,冲进了屋中!

    长缨无力地倚靠在梨树上,许久后手心还是凉的。

    她眼前还浮现着屋里最后的那一幕,指甲不觉地又掐进了掌心。

    心底开始抽疼,像荣胤先前挥舞着的鞭子,一下下地抽着她的五脏六腑。

    “铃铛!荣叔呢?!”

    凌渊也箭步冲进来了。

    长缨蹲下来,头埋在臂弯里,拼命地摇起头来。

    凌渊呆呆立在庭院里,无意识地往前走了几步,而后又疾速地转过身,提剑往点着灯的那道门冲去。

    长缨蹲在地下没动。

    院子里静悄悄的,屋里也很安静。

    他们俩过了约摸片刻钟然后走出来,同望着地下的长缨,神情惊疑未定。

    “你们说,我该怎么跟秀秀说?”

    良久后长缨把头抬起来,望着手里攥着的一张纸,声音又低又哑。“我分明答应过她,会安全把他带回去的。”

    杨肃与凌渊面面相觑,俱都抿紧唇来。

    “我刚刚在想,或许我从一开始就不该打算这条路,那样的话,就像荣叔说的,什么都不管,糊里糊涂地活着才是最安全的,那样至少也不会有后来的伤亡。”

    “铃铛……”

    凌渊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两步。

    长缨叹了口气,撑膝站起来。他抬头望着他们:“可是该面对的总是得面对,因为我们都没得选择。

    “我得把这件事告诉她,就好像我当初即便是知道会有风险,也还是会走上这条路。

    “世间事,常常就是这么让人万般无奈。我多么希望,从今以后再也不要有这样的难题出现。

    “我多么想轻轻松松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一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