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表演杂技

    兴奋了一天的万丹蓉,都快忘记第二天要学习武功了。

    叶辰可比万丹蓉来的要早。

    万丹蓉很不好意思。

    叶辰笑道:“我看你已经得意忘形了。”

    他必须要给对方泼一盘冷水,好让对方清醒一点。

    “昨天高兴,闹了一晚,所以睡晚了,师傅不要放在心上。”

    “呵呵,才一战而已,还是侥幸取胜。”

    “什么侥幸,我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败了丁运杰,所有人都看到了。”

    “那有什么,丁运杰这种算得上高手吗?在我这里就是手指尾,可能连手指尾都排不上,瞧把你高兴成这样。”叶辰可不会放过这种打击的机会。

    万丹蓉撅了撅嘴角,说道:“虽然在你这里是手指尾,可在我这里,就是一座高山,一座以前都不敢想象的高山。”

    “还高山呢!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到有一天,你真正的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算是长大,才有机会成为真正的高手。”

    “嘿,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不是死气沉沉的,连高兴都不能表露出来。”

    “还死气沉沉,人要把眼光放远一些,别只盯着万府这几个人,甚至要超过万寿城,否则你就真的只能成为井底之蛙了。”

    “知道了,师傅,你教训的都对,成了吧。”

    “那当然,你别说我打击你。”

    “不敢,但我觉得适当的时候,给点鼓励和表扬也是好的。”

    “那谁给我鼓励呢!”

    “又是这句话。”

    “到你真正做到不需要鼓励的时候,你才真正的算成熟,你所做的,并不是要别人的鼓励,而是你想要做的。”叶辰又喝了一口酒。

    “我听进去了。”

    “这才几天,就开始得意忘形了,我说,你再这样下去,就和你那个丁运杰哥哥一样了,在万府,觉得自己挺牛的,特别是在这群家丁之中,以为自己很有本事,昨天怎么样,受打击了吧。”

    万丹蓉呛了呛鼻孔。

    “得学会谦虚,输了还能够有些面子。你要是继续这样下去,日后一个挫折,能不能站起来,都很难说。”

    万丹蓉问道:“那我用不用去安慰一下丁运杰?”

    “这个还要我来教你吗?”

    “是应该的吧!”

    “赢了也要谦虚,谁能保证什么时候就输了呢,也没有谁能够保证自己会一直赢下去。”

    “师傅教训的是。”

    “都说别叫我师傅了。”

    “我还是觉得叫师傅顺口。”

    叶辰摇摇头,继续喝着酒。

    “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学?”

    “从头开始,一招一招的来,把柳叶剑法学一通。”

    万丹蓉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要以为,比完武了,什么就可以松下来,这才是开始,只不过是个热身,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叶辰可不想说什么轻松的话。

    “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有昨天的那一场较量,她相信自己是找对了师傅,也有了几分自信,万丹蓉问道:“如果我按你的要求,重新学完柳叶剑法,能到什么水平呢?”

    叶辰淡淡笑道:“我从不做推测,也没有必要,你要是想学完这套剑法,就天下无敌了,那就别学了,因为最厉害的从来不是武功。”

    “那最厉害的是什么呀?”

    “是人心。”

    “你是中过人心的毒计吗?”

    “少在这里说我,赶紧,该扎马步就扎马步,该站桩就站桩。”叶辰唤道。

    “还要站桩呢。”

    “那当然。”

    “就那两条桩吗?”万丹蓉来的时候还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忽然弄出来两条木桩了,而且老高,还不知道用来干嘛的。

    “没有站过是吗?还敢说自己修炼过武功。”

    看着那两丈高的桩,下面全是石头,还真有些吓人,说道:“摔下来会不会残废。”她已经发抖。

    “学游泳的还会被淹死呢。”

    万丹蓉看了看,说道:“就不能弄矮一点。”

    叶辰说道:“在地平面上,够不够矮呢?”

    “最好能这样。”

    叶辰冷冷的一笑,问道:“你以为站桩站的是什么?”

    万丹蓉听了无话可说了。

    “赶紧上去呀,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要是脚发软,晃下来怎么办。”

    “那要不要找几个丫头过来,随时准备接住你呢?”

    万丹蓉撅了撅嘴角。61文库

    “有本事就别摔下来,知道吗?”

    “你这家伙,恨不得我摔下来是吧。”

    “没有战胜心里的恐惧,你还想打败敌人,真的以为比武是玩过家家的吗!拔剑,基本是要见血的,命只有一条,就像那天晚上一样,所以想少挨刀,就多下功夫。”

    “明白了。”

    “现在吃些苦头,日后少吃些苦头,就是这个意思。”

    “那我怎么上去。”万丹蓉看着那高高的木柱。

    “那要不要我抱你上去呢?”叶辰一改昨天的温柔,变成了严师的之态,和昨天判若两人,又道:“别看着我,我说话就是这么不客气。”

    “你好像一下子就变了。”

    叶辰笑问:“是吗!一下子就变得特别坏了是吧?”

    万丹蓉说道:“是的。好像一夜自己就忽然变了一个人,是不是昨天晚上换了脑袋。”

    “别管我是不是换了脑袋,我就是这样。”叶辰喝道:“赶紧爬上去,别废话。”

    “那怎么爬呀?”

    “没有看过母猴子爬树是吗?把剑给扔了,爬上去,我告诉你,现在还不那么难受,等一下太阳出来,又晒,摔下来,可不关我的事情。”

    万丹蓉瞪着他。

    “别瞪我,要学武功的是你,要折腾的是你,怪不得我心狠手辣,要不然就直接退出。”叶辰浅笑道。

    万丹蓉就是不服气他这个样子。

    “赶紧回去,让你们的丫头,多拿几张被子过来。”

    “我才不会给吓倒呢。”

    “哎,话我已经说这么多了,听与不听,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就慢慢的折腾吧,我要睡觉了。”叶辰说。

    万丹蓉十分的不服,她真的像只母猴子一样,爬上去了。

    两根木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到了上面去。

    在上面往下看,两腿已发抖,喊了一声:“我的腿在发抖。”

    叶辰一笑,说道:“不发抖,怎么叫做站桩呀。”

    “可不可别这么高,真的会把人摔残的。”万丹蓉在上面不敢动。

    “没事,你家这么有钱,把你摔残了也有人照顾你一辈子的。”

    “我的天呀,我感觉大地在晃动,是不是你的桩基打得不深。”

    “我不知道哟,我就顺便的挖了几铁锹。”

    “你这家伙,是故意整我的吧。”

    “赶紧站稳,别给我废话了,扎马。”

    “还他NIANG的扎马!能够站住,不飘下来就很不错了。”万丹蓉上来才知道上面的风如此的大,还问道:“我掉下来,你会接住我的吗?”

    “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我的娘呀,这哪是站桩,这是表演杂技。”

    叶辰眯了半口酒,说道:“站住了,扎马。”

    “还扎个屁呀,扎马!”万丹蓉说道。

    “稳住了,别给风吹下来,可不关我的事情。”

    易梅从这边经过,看到一个人影,就在木桩的顶端,不知道那人是谁。

    跑了过来,喝道:“蓉儿,你要表演杂技吗?”

    “站桩呢。”万丹蓉说道。

    “你这是要跳楼。”易梅看着就手脚发抖。

    “嘿,还练不练呀,你还在废话,我可回去了。”叶辰嚷道。

    万丹蓉停止了说话,半蹲扎马,但也不敢蹲的太深,两手随时警惕,想着要是掉下来,得先拼命的抓住木桩,免得摔得太严重。

    易梅向叶了跑过来,怒喊道:“酒鬼,你这是干嘛?你摔坏了我们的大小姐,怎么办?”

    “能怎么办,是她要学的,又不是我逼她的,你可以问一问她的。”叶辰说道。

    “那也不用爬这么高,摔下来会死人的。”

    “高吗?我觉得一般般,你看,离那些树顶还有半截呢。”

    “你这家伙,要是把我们的大小姐摔残了怎么办。”

    “那你就赶紧让你的大小姐别练了,练个鬼呀,找个人成亲,生孩子算了,折腾啥呢。”叶辰唤道。

    那边的万丹蓉嚷道:“我不会放弃的。”

    易梅看着,不知所措,死死的盯着叶了。

    叶了依然悠哉悠哉的喝着酒,还说道:“我劝你,最好回去把能够抱出来的被子都抱过来,不要在这里影响你们大小姐的注意力,一个不稳,真的会摔个半身不遂的。”

    “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易梅说道。

    叶辰呵呵的笑了笑,又继续睡起来,还说道:“风有些大,得站住了,砸下来,可没有人敢接。”

    易梅不知道该怎么办,赶紧跑会院子里去。

    她去外面的草垛,要了一些稻草回来,让人帮忙,把木桩下面铺了厚厚一层,起码有半人高,这才算放心了几分。

    叶辰一个瞌睡就去了一个时辰,醒来时,木桩下面,已经铺了一层稻草。

    上面的万丹蓉唤了一声,我可以下来了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