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苍天借法

    梁诚既然不愿意暴露自己拥有小世界的秘密,那就只有身陷在丑十三的绿惑烟中了,在这浓厚墨绿的有毒烟雾中行走着,即使有洞察天目加持,梁诚一时也没有找到丑十三的踪迹。

    只是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梁诚觉得在这绿惑烟里面,似乎空间的大小也被改变了,之前在外围看时,觉得绿惑烟不过笼罩了十数丈大小的范围,可是身处其中时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梁诚觉得自己在烟雾里头已经走了百余丈了,可还是笼罩在这绿惑烟中。

    不过梁诚也不着急,心中早有对策,所以依旧在绿惑烟中逡巡,慢慢地一圈圈兜着圈子,也不管能不能找到丑十三的踪影。

    这时候四周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有千万只什么爬虫袭来的样子,梁诚仔细看去,发现无数的绿色蜈蚣从四面八方正朝着自己爬过来,周围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这些玩意儿,每一条都有两尺多长,深绿色的犹如大钳子般的口器一张一合,显然都有剧毒。

    梁诚嘴角露出冷笑,区区毒虫而已,只不过数量很多罢了,别人也许会觉得这是个麻烦,可是自己早有准备,刚才那么一大圈路可不是白走的。

    “起!”梁诚口中呼喝一声,随着声音落下,绿惑烟所笼罩的四周顿时冒起了绿色的火焰,正是那专门克毒辟邪的木灵圣火。

    原来刚才梁诚一面走着,一面已经暗暗将木灵圣火召唤了出来,沿途秘密布置起来,只等着自己催动了。

    轰然一声,那木灵圣火遇上绿惑烟,就仿佛是吃了什么大补之物,犹如火里浇油一般,一下子明亮的绿焰腾起数丈高,光焰立即在绿惑烟所笼罩的范围爆燃起来,瞬间,整个绿惑烟笼罩的区域里面全部都是木灵圣火。

    “吱吱吱!”那些密密麻麻的绿色蜈蚣仿佛碰上了天下最毒的东西,一条条被烧得忽而蜷缩,忽而舒张,接着,无数绿蜈蚣的身躯也“噼噼啪啪”炸裂开来,顿时满地都是断肢残壳,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浓重的焦臭味。

    “啊!我的绿惑烟啊!”丑十三发出一声心疼的惨叫,他没想到这个李裕炀竟然还拥有另外一种异火,偏偏这异火还是克毒僻邪的木灵圣火,正好完全克制丑十三的功法。

    如果现在是在桑神圣地之外,在木灵圣火刚刚开始爆燃时,丑十三凭借自己的境界,自然可以从容收回绿惑烟,至不济也能用绿惑烟与这木灵圣火抗衡一段时间。

    可是现在丑十三的境界被压制在融合期,与梁诚境界仿佛,根本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在木灵圣火暴起发难之时,他的绿惑烟对这种可以说是天敌的异火就完全没有半点抵抗之力了,甚至想要撤回都做不到,瞬间就被木灵圣火焚烧一空,连带绿惑烟里自己苦苦驯养多年才形成的无数绿惑蜈蚣也被烧得一只不剩。

    丑十三苦苦修炼了数百年的绿惑烟功法直接被破,木灵圣火的绿焰甚至延烧到了丑十三的身上。

    这种柔和的绿火并不伤人,丑十三只感到这火焰上身之后拍之不熄,竟然顺着筋脉燃进了丹田,在丑十三的接力抵抗之下一直将他苦苦修炼的绿惑烟全部“净化”之后,才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只留下一个满脸肉疼之相的丑十三站在当地欲哭无泪。

    “混账!混账!混账!”丑十三面目扭曲,恶狠狠地盯着衰老的梁诚:“你混账!竟然破了老夫苦修数百年的绿惑烟神功,老夫要你拿小命来赔!”

    “哈哈哈!小命没有,老命倒有两条,想要啊!那就凭本事来拿吧,看看是谁要了谁的老命!丑十三,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小老头我全部接着!”梁诚哈哈一笑,老脸促狭,显得分外可恶。

    丑十三满脸青筋暴露,肌肉扭曲,将元婴修士本该有的气度全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也难怪他怒发如狂,这绿惑烟炼成不易,丑十三花费了八九百年的功夫才堪堪将它修炼得趋于大成。

    在平日里,绿惑烟几乎是丑十三最大的依仗,一身诡异的功法与绿惑烟相得益彰,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都显得游刃有余,还经常伤人于无形,屡屡凭此功法建功立业,杀人无算。

    没想到在这桑神圣地,自己在修为被桑神压制的情况下,苦修数百年,已经成为最重要依仗的功法被这该死的李裕炀完全破了,数百年的辛劳成了镜花水月,今后自己的本事几乎丢掉了一大半。

    丑十三感到口中发甜,一口逆血咳了出来,显然是怒极攻心,伤了心脉。接着想到自己即使出了桑神圣地,一身的实力至少也打了一个对折,说不定相比原来,自己的实力已经剩下不足一半了。

    想到这里丑十三忽然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今后要是只有这样的实力,那在暗影阁中会是什么样的结果?眼前的地位遑论再进一步了,能否保住如今的地位都要存疑。云南

    何况丑十三早已在元婴后期蹉跎多年,一直觉得自己的实力差一点火候,始终不敢冲击分神境界。

    这次丑十三以元婴后期修士的贵重之躯来到桑神圣地涉险,也是看到阁中关于完成任务的许诺,那奖励对丑十三今后冲击分神至关重要,还有一点就是他也想在桑神圣地找到一些传说中的机缘,进一步加强实力。

    结果这些谋划全部成空,一身的实力折损大半,进阶分神的愿望已经成了梦幻泡影,此生可以说是再也不可能进阶分神了。

    前路完全断绝,丑十三悔之晚矣,心中无比痛恨眼前这个本来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对手。

    丑十三浑身颤抖着抬起头来,瞪着血红的双眼,逼视着梁诚,然后咬牙切齿道:“小辈!你毁了老夫的上进之路!老夫今天拼着这条老命不要了!也要毙你于剑下!”

    梁诚见丑十三这个模样,知道自己已经将他逼到极限了,接下来很可能会面对他的狗急跳墙的拼命之举,说不定这丑十三已经打算和自己同归于尽了,自己面临的威胁极为巨大。

    于是梁诚收起了调笑的心思,甚至都不敢再分心答话了,只是集中全部心神牢牢注视着丑十三的一举一动,心中暗暗警惕。

    只见丑十三脸上都是仇恨,双眼放出疯狂的光芒,忽然用右手中黑剑朝着自己的左手小臂割了一剑,这一剑割得是如此的深,只见丑十三左手小臂皮肉翻开,露出了白骨,那殷红的鲜血直喷射出来。

    丑十三仰天大吼道:“我以我血祭苍天!苍天在上!借法于我!”

    说毕口中喃喃念动法诀,忽然之间似乎四周有什么东西松动了,上方的穹顶似乎形成了一个漏斗般的大漩涡,紧接着汹涌的灵潮自上而下灌注到丑十三顶门心,随着灵潮的疯狂涌入,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丑十三身上升了起来。

    “不好!”梁诚大惊,忍不住连连后退,因为他发现丑十三的修为正在节节拔高,先是突破了结丹,接着从结丹初期升至中期,随即到了结丹后期。

    看到这种情况,梁诚大骇,心想丑十三这是动用了什么自残的邪术,竟然临时突破了桑神圣地的限制,开始恢复真正的修为了。

    这个老家伙原本是元婴修士,就算不能在桑神宫里完全恢复修为,可是现在他已经突破到了结丹后期,这样一来,自己这融合期的修为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够看了,实力对比犹如蝼蚁对抗巨象,这可如何是好,完全无法与之对抗了。

    于是梁诚就对黑甜洞府里的天罗蚕传音道:“前辈,快指点路径,为今之计,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可是天罗蚕却毫不理会,梁诚心中着急,于是一边后退一边忙着再与天罗蚕沟通,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威压传了过来,梁诚身子一僵,一股巨大的压力将躯体牢牢压在当地,动弹不得。梁诚知道大事不好了,丑十三竟然突破了结丹境界,恢复到了元婴初期修为。

    梁诚心道不妙,再不伺机逃遁,那就真的没有一点活路了,于是逼出全身潜力与这恐怖的威压相抗,这才使自己的躯体稍微恢复了一点控制。

    梁诚继续奋力后退,准备伺机而逃,这时他已经顾不得天罗蚕指点路径与否了,因为即使迷失在这迷宫里也比面对已经恢复修为的丑十三要强。

    “你小子慌什么!稍安勿躁!静观其变即可。”忽然天罗蚕答话了。

    “哦,天罗蚕前辈,原来你还醒着。”梁诚听到天罗蚕的声音,心中顿时有了一点点底气,于是依言停下了脚步,静静观望着那浑身劲风鼓荡的丑十三。

    “哈哈哈!老夫已经暂且恢复修为了,看你这混账东西还能往哪里逃!”丑十三哈哈大笑,冷酷的眼光转向梁诚,笑声中饱含着悲凉,得意中也带有一些自暴自弃的悲愤神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