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走,帝庙

    无论是帝辛还是石矶娘娘,他们都清楚,无论用什么化身,都不如用乾坤圈和混天绫。

    毕竟乾坤圈和混天绫是灵珠子本体,可以做到完美融合,至于后面若是再有幸得到定海神珠,也就是天地基石,殷发亦可另行演化,此都是可以做到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至少他们现在得到了灵珠子的本体。

    相比那魔化的灵珠子魂魄,现在却只能够借助灭世黑莲来演化化身。

    帝辛对灵珠子的本尊倒是期待的紧,毕竟这具本尊曾经镇压过魔祖罗睺。

    这般强势的存在,一旦竟魂魄觉醒,那么帝辛对灵珠子的期待可谓是极大。

    帝辛此刻倒是很想见识一下其本尊与灭世黑莲的化身对上,会是一个什么情况。

    不过帝辛他日后会想办法将殷发的本尊和灭世黑莲的化身融合为一体的,不过现在是不行。

    毕竟阐教还要借助其魔战化身做一些谋划,帝辛暂且还是要留给他们的。

    不然帝辛哪会这么麻烦,当即就直接将灵珠子的魂魄连同正在演化的魔化化身带走,如此岂不是一了百了,甚至是还可以在紫金玉石相助下,实现完美的融合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他不能。

    当若帝辛真这样子去做,或许元始天尊亦算计不到他头上。

    但是这样子以来,就会彻底的打乱元始天尊的谋划,反而就会导致帝辛无法去完美的掌控这一切了。

    毕竟现在帝辛能够先人一步去做到算无遗漏,无非就是因为他帝辛是来自后世,对封神演义中的记载有着很清晰的脉络,同时也通过后世的一些仙侠的古书籍中了解到诸多的关于这些传说中的存在。

    也正是如此,帝辛是绝对不会肆无忌惮的破坏掉这些脉络的,尤其是封神中牵扯到的一些关键的人物,就好比殷发这般,他是阐教所主推的存在,帝辛暂时是不会动他的。

    殷辛这条脉络是阐教在三代弟子中所主推的,他身具功德之力,即便是再放手去杀戮,亦不会遭到天道的灭杀,顶多是消耗一些功德之力而已。

    此或许正是阐教所真正谋划的,为何会千方百计的去算计的。

    “大王,我们现在就开始吗?”石矶娘娘就那般看着帝辛,她此刻甚是期待。

    而且若是按照现在这般,他们绝对是可以将这一切都可以轻松搞定的。

    帝辛深吸口气,站在大殿里来回走动,片刻后转向石矶娘娘。“娘娘,此事你如何看?”

    临到近前,帝辛反倒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他在担心,担心灵珠子的魂魄一旦觉醒,万一不与他们合拍那可就麻烦了。

    “大王是在担心他魂魄觉醒后会……”

    石矶娘娘瞧着帝辛此刻的神情,如何不明白帝辛此刻的心思,不禁微微一笑。

    帝辛点点头。

    “大王无需担心,依贫道来看,灵珠子在上古时代血脉应该是未曾觉醒意识的,且即便是觉醒后应该一直以来也都被……以大法力封印,相比而言觉醒的反倒是他那魔化的部分灵魂,若是大王助其觉醒,贫道反倒觉得他定会对大王百般依赖,尤其是大王是我开天一脉石族的石王,修炼的是石族最核心的功法《开天诀》,任何纯正的石族一旦接触到大王,都会很容易感知到的,都会选择无条件的信任。”石矶娘娘此刻反倒是笑起来。

    “当真如此?”帝辛嘴角不禁浮起一丝笑意,就那般看着石矶娘娘。

    “是的。”石矶娘娘笑了笑,极其肯定的点点头。

    帝辛深吸口气,他信得过石矶娘娘,既然石矶娘娘这般言语,那定是不会有错的。

    尤其是帝辛此刻想起了当初与石矶娘娘见面时候的过程,石矶娘娘在察觉到他修炼的是《开天诀》时,当即就选择了无条件的臣服和信赖。

    这应该就是石矶娘娘所提到的石族众生对石王的信赖,那是本能的,无条件的!

    帝辛此刻不禁对传说中的石族,也就是开天一脉的强大感到骇然。

    这得是多么强大的疯狂的种族。

    也唯有这般强势的种族才会诞生出可以开天辟地的绝世大能,才能去演化出来无双的规则。

    不过对于这些,帝辛是向往的,但是现在他还有正事需要去推进,至于那些都是后话。

    经过石矶娘娘这般言语,帝辛当即就松了口气,也就彻底的放心了。

    “走,去帝庙。”帝辛当即起身,招呼石矶娘娘。

    在帝辛看来,唯有帝庙是最安全的,他总不能在宫中去完成灵珠子的蜕变仪式。

    一旦出现变故,一旦被有心人感知到,那他的秘密也就会完全暴露。

    毕竟他现在是昏君,唯有他成了昏君,阐教才会敢有动作,西岐那边才敢下手。

    封神量劫的起始点,就是从帝辛变成昏君开始的。

    所以帝辛不能暴露他不是昏君的真实情况,他要的就是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纯纯粹粹的昏君。

    帝辛和石矶娘娘当即遁走,下一刻再次出现在帝庙的大殿里,孔宣依旧是坐在那蒲团上静坐。

    当帝辛和石矶娘娘出现时,孔宣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

    帝辛和石矶娘娘并没有隐藏气息,当他们出现在帝庙时,那微弱的气息波动就被孔宣给感知捕捉到了。

    若是寻常之辈偷偷摸摸的潜入进来,孔宣会轻轻一挥手,就会让其神魂俱灭,但是帝辛和石矶娘娘,那都是老熟人。

    其实这些年来,也就是帝辛敢这般肆无忌惮的在帝庙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仙师。”

    帝辛走上前,朝依旧是闭目养神的孔宣打声招呼,当即坐在其对面。

    石矶娘娘则坐在帝辛身旁的蒲团上。

    “大王,今日怎会有空来此?”

    孔宣有些好奇的看着帝辛,他可是很清楚,帝辛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只要是他出现,自然会有大事发生。

    正是如此,每次帝辛出现在帝庙,其实孔宣也甚是期待。

    “你可还记得当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