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洞庭月色

    第307章  洞庭月色

    却说叶木苍挺剑就要结果严世蕃性命,冷玉虎远处望见,高声叫道:“叶掌门,且慢动手。”

    叶木苍听见,一剑刺去,从严世蕃脸边刺过,上前一拳把他打昏。那边冷玉虎、袁传华双战尚长春,任他有通天的本事,也不是两人的对手,他望见严世蕃已被控制,也就气馁,被冷玉虎两人三拳两脚打昏在地上。

    冷玉虎对叶木苍道:“我们已掌握严世蕃谋反,通倭证据。”

    屋内的护卫不是受伤倒地,就是逃出屋外,冷玉虎四人找来绳索,把严世蕃、尚长春绑得结结实实,押出屋外,走出望湖别墅,来到山下,胡琼正在朝山上张望呢。

    两边人会齐,把三人都绑在马背上,连夜要送到南昌军营里。

    一路上快马加鞭。走了几日,来到南昌刘仙平军营里,把三人交到刘仙平手中,有军队看管。不几日,“江湖四侠”把誓约书送到,一切准备妥当,准备把严世蕃等人押解进京。这一夜,李封却逸去,不知所踪,后来在东海三岛上出现了他的身影。

    刘仙平跟袁传华两人,押解严世蕃、尚长春进京,一路都有军队护卫。

    叶木苍见这里事一了,跟冷玉虎道别。冷玉虎问邹成平、叶木翠两夫妇情况?叶木苍道:“他俩很好,已有个一岁多的男孩了。”

    冷玉虎笑道:“他可要喊你舅舅了。”

    叶木苍哈哈大笑,道:“可不是吗,我这个小外甥跟我最亲了,每天都是我带着他玩儿。”

    叶木苍辞别冷玉虎,回到武当。

    胡琼见到刘仙平,想起刘燕来,整日泪水不干,只得告别回到荆州城。

    冷玉虎、杨小霞骑马朝东,乘船出海,欲到七星岛。“江湖四侠”不愿跟冷玉虎到海上去,又跑到江湖上去任性游玩了。

    袁传华、刘仙平押解严世蕃跟尚长春到京城,两人关进刑部大狱。三堂会审,严世蕃谋反、通倭,证据确凿,皇帝震怒,严世蕃被斩首西市,京中百姓欢呼雀跃,鞭炮齐鸣,如过节日,放之四海,万民奔走相告,欢欣鼓舞。严家日夜经营,积累二十多年的家产没收,严嵩归乡,贫病交加,两年后病死。

    这严嵩专权国政达二十年之久,陷害忠良,贪赃枉法,所积珍宝财物堆积如山,可最后也是贫病而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钱财再多,还有何用?这严世蕃据说聪明绝顶,吃喝玩乐,酒量极大,还一夜能御数女,享尽了荣华富贵,最后落得个斩首示众。

    却说胡琼回到荆州,归隐城外新建别墅。那别墅建在城北山边,有山有水,林木繁茂,极尽奢华。胡琼一是没到京城报到,二是师父的秘笈跟宝藏还没找到有缘人,也不到辉县去考查张达飞人品,三是还没查到萧朝东的下落,他也顾不了这些,心灰意冷,在别墅内,杜门不出,谢绝来客,每日偃卧啸傲,喝酒读书。

    他回忆这近一年来,与人的每一场厮杀,认真把“迎风摆”剑法慢慢揣摩,演练出一百多招的剑法来,剑术又进一步,同时,把保命的“随风飞”轻功,日夜勤练,真是如飞鸟般迅疾,如奔兔般灵捷。

    过了春节,已是初春了。胡琼也不游春,别墅内桃杏争芳,万紫千红,足够游玩。

    韶光容易过,绿暗红稀,布谷鸟叫,眨眼已是春末夏初了。突然有一日,从京城传来消息,舅舅郑文俊被排挤出朝,贬官到广西桂林任知府。半个月后,郑文俊回到荆州。胡琼去见舅舅。

    郑文俊对胡琼道:“到广西,蛮烟瘴雨,道路凶险,你可陪我走一趟。”

    胡琼心想:“在家也是闷着,何不到西南一游,散散心。”遂满口答应。

    过了几日,郑文俊租了一艘大官,带着胡琼,沿着长江到桂林府上任。

    几日后,船出长江,到洞庭湖上,但见湖面烟波浩渺,水天一色,渔帆点点。君山耸翠,浮在碧浪之上。这一日,太阳已渐渐偏西,湖面浮光跃金,大船停泊在岳阳城下。众人到城中吃晚饭。晚饭罢,众人就来到岳阳楼旁,找了一家大旅店歇息。

    这一夜,月色很好。胡琼睡不着,干脆起来走到湖边,恰有一只小船停在垂柳边,胡琼欲游湖,与那舟子讲好价钱,走上船,舟子竹篙一点,就朝湖中划去。

    小船来到湖上,但见烟波万顷,浩浩荡荡,天上圆月光辉,照得上下澄澈,小船如一叶,在梦幻般的湖面上缓缓漂过。胡琼站在船头,逸兴遄飞,不由朗声吟道:

    “湖光桂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

    胡琼想起跟刘燕在仙女湖上划船,不觉转眼已成烟云,很是伤感,闷闷不乐。他到湖上游玩,本来是遣兴消闷,结果却触动愁怀。

    小船无声地朝前漂去。这时听到呜呜的洞箫之声,在远远的湖面上飘来,如泣如诉,袅袅不绝,助人愁思,胡琼抹一下脸,不知脸上已有清泪。

    这时,远处白雾之中,一只大船缓缓驶出来,渐渐清晰,船头站着一位白衣公子,手拿折扇,玉面俊秀,风度翩翩。两只船靠近,那公子望着胡琼,开口道:

    “明月清风,遇此雅友,请到船上一叙,若何?”

    胡琼欣然同意,也不客气,跳上大船来。那公子拱手道:“幸会!幸会!在下姓阎名昆,来自永州,到岳阳游玩。请问阁下尊姓?”

    胡琼道:“名叫胡琼,来自荆州,到广西桂林。夜来见月色甚好,到湖上赏月。巧遇阎兄,真是三生有幸也!”

    阎昆道:“请到舱中一叙。”

    两人走进船舱,里面先坐有一美女,手握洞箫,年方二八,姿色明艳,光彩照人。胡琼急退出,那阎昆一把拉住,道:“何必多礼?听小芳箫声,岂不风雅!”

    胡琼见他洒脱,不再拘礼,告声:“打扰了。”走进舱来,两人谦逊坐下。

    船舱里面甚是宽敞,一桌,四凳,窗户打开,月光斜射进来,光芒可鉴。阎昆吩咐一声,不一会儿,就由几个女孩端出几盘菜来,虽不甚多,盘盘精洁,有酒一壶。由一名侍女在一旁把酒斟上。

    阎昆端起酒杯,道:“胡兄,请了。”

    两人举杯,那酒不烈,入口芬芳。阎昆道:“洞庭茫茫,能够月下游湖者有几人?我们饮酒、赏月,听小芳吹奏一曲《洞庭曲》,如何?”

    胡琼道:“月下吹箫,诚是一雅事。”

    那小芳欠身道:“两位公子,我也就献丑了,吹得不好,请两位公子不要见笑。”这小芳明眸皓齿,话声轻脆。她拿起洞箫放在唇边,便呜呜地吹了起来,其声低沉婉转,悠扬动听,清风徐徐,清波荡漾,轻摇船壁。一曲终了,余音袅袅。

    胡琼道:“听小芳一曲,足为洞庭增色。我敬小芳一杯酒。”

    小芳端起酒杯来,道:“多谢公子了!”

    两人举杯饮尽。

    三人共坐一桌,饮酒清话,兴致都很高,不觉夜半。

    胡琼见月已西斜,拱手告辞。阎昆道:“胡兄船到永州,请不辞劳累,到我家中一聚。我家在永州城外双桥村。村依山而建,村外有一条河,上面有两座小桥,故名双桥村。”

    胡琼道:“到时,一定拜访。”

    胡琼下了小船,那舟子摇桨,船向湖岸边划来。约有近半个时辰,已望见曲折湖岸了,岸柳婆娑,月将西坠,境界清凉。

    突然,从远处跑出一群人来,个个肩上背着一大布袋,如飞般朝湖岸边跑来,后面有一人拿着长剑,紧紧追赶。眼见他们都已跑到这边来了。

    胡琼忙催舟子快划。那岸上后一人已追到岸边,前面一伙人放下大布袋,抽出长刀来,跟来人杀在一起,远远望去,月光之下,刀光剑影,“叮叮当当……”响声不绝。

    胡琼等不及小船靠岸,飞身落在柳岸边,抽出长剑来,跑到那些人前。那追者四十多岁,宽宽的大额头,一双细长的眼睛,又大又尖的鼻头,一张小小的公鸡嘴,他对胡琼高声叫道:

    “站着干什么?快来帮忙。”

    胡琼听见,朝那一群人中杀来。这伙人虽然凶狠无比,怎挡得住这如虎狼般的两人?霎时,被杀得七零八落。追者逼开一人,一剑把地上的大布袋划开,里面一个女孩露了出来。胡琼望见,知道这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使出“迎风摆”剑法来,追着这伙人杀去。

    这伙人见事情败露,沿着湖岸狂跑,胡琼在后面紧追不舍,那追者也远远跟了来。这时,突然望见半空中一个白衣人影飞来,飞落到胡琼面前,他黑纱蒙面,更不搭话,长剑挥出,只觉剑光一闪,只一招,就把胡琼的手中剑挑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