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猜测与分析

    这天儿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变就变了,啧啧,看来是要下雨了……”

    郑富贵倚靠在走廊,看着昏沉的天空,拍了拍手道。

    院子里,陆仁杰手持银枪,来回舞动,很是赏心悦目。

    突刺,横扫,力有千钧,银枪握在陆仁杰的手中,就仿佛活了过来,像一条不住乱窜的银蛇。

    嗯嗯,不错,有点高手的意思。

    起码郑富贵这么想着,看着看着,提了提手旁的长刀,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下场,与陆仁杰比划比划。

    这样,也能相互促进促进,毕竟自己的剑客梦,也需要自己做点什么来啊!

    不过,又考虑了考虑,还是算了吧!

    自己那点本事,挥一会儿都觉得累,跟陆仁杰比划,还是把这念头打消掉的好。

    毕竟,郑富贵还是心里有数的,自己的刀法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甚至,郑富贵觉得,杨修府上随便找出来一名护卫,就比自己要强,心中不由有些气馁,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府里的护卫,有二十多个,就在今早,郑富贵见他们在院子里练武,怎么说呢,真的是让郑富贵看直了眼。

    都是高手啊!具体有多高不知道,但绝对是一个打自己十个没问题。

    心糟,郑富贵受到了十万点的打击,心里哇凉哇凉的,曾梦想仗剑走江湖,却发现自己是被吊打的那一种。

    心态要炸啊!

    第一次怀疑人生,自己还闯什么闯,这个江湖可能不适合自己,嗯,就自己那两把刷子,甚至连炮灰都算不上。

    人生多艰,为啥自己这么苦呢,唉,只得是且行且珍惜!

    不行,自己不能够轻言放弃,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才能动心忍性。

    想必,这是上天对自己的考验,没错,哪有人能够顺风顺水的,不经历风雨,怎么去见彩虹。

    嗯,自己要相信自己,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以克服的,自己只是还没有遇到而已,只要时候到了,想必定能一飞冲天。

    崛起的道路就在远方,怎能停滞不前,加油,努力,随着不断的打气,郑富贵的目光逐渐坚定起来……

    而场间,与郑富贵要炸的心态不同,陆仁杰此刻感觉极其良好,甚至在心底,还有些隐隐的兴奋。

    早上的时候,见府里的护卫们对练,陆仁杰见猎心喜,也就插上一手,抱着切磋切磋,互补互足的心态,双方交上了手。

    好家伙,那些护卫没有一个弱的。

    刚开始,陆仁杰是想让他们一起上,看看自己能打几个,可惜,现实很残酷,只是三个人,就能与自己打个差不多了。

    而且,这还不是以死相搏,陆仁杰有感觉,若是真的是那种分生死的,自己怕是就更悬了。

    但,这也激起了陆仁杰的好战之心。

    以前走镖的时候,求的是一个稳字,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所以,陆仁杰也少有与人交手。

    实战的那几回,也不过是些小匪小盗,没有什么真本事,皆是不堪一击,自己几枪过去,那些人就跪地求饶了。

    实在是没有意思,而在平时,能与自己交手的,也就是自家镖局的镖师了,不过因为自己的身份,也少有动真格的。

    此外,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实力,甚至还要不如自己呢,对练起来,也实在是没什么效果,根本就磨炼不了自己。

    所以,陆仁杰选择出来闯荡江湖,除了见识见识这江湖天下,见识那些豪杰侠客,更是为了更进一步,求武道的进步。

    当然,若是能拜入名师门下,那自然就更好了,或者说,捡一本秘籍之类的。

    但一直以来,却是没有什么收获,可是今天,却给了陆仁杰一个意外之喜,高手在哪里,高手就在这里啊!

    今天早上,见猎心喜之下,只是与杨修那些普通护卫切磋一番,陆仁杰竟然惊觉,自己一直停滞不前的武道瓶颈,竟然隐隐有了松动。

    这意外的收获,如何不让陆仁杰欣喜。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陆仁杰能感觉到,杨修那些护卫,都是刀山火海极出来的,都曾见过血的。

    与这些人交手,在无形之中,给了陆仁杰莫大的压力,却也是前进的动力。

    就像现在,陆仁杰明显觉得,自己手中的长枪更加的契合自己了,一招一式,以前不懂得地方,现在却逐渐豁然开朗了。

    银枪挥舞起来,从未有过的顺心,陆仁杰已经不断的舞动了半个时辰,呼吸急促,汗如雨下,甚至双臂都已有些发麻,但心中那种兴奋感却久久不消。

    爽快,真是爽快!

    而在一旁,郑富贵百无聊赖,灌了半天心灵鸡汤的,实在是有些灌不动了只要知道自己能成功就是了。

    此刻,郑富贵无聊的抱着长刀,打了个哈欠,而看的久了,也就没了刚开始的新鲜感,现在觉得好无聊,有些困了……

    “喂!老陆,看这天要下雨了,就别在这儿耍枪了,进屋了……”郑富贵看着渐渐阴上来的天色,向陆仁杰说道。

    陆仁杰收枪回手,抬头看了看天空,笑着说道:“嗯,的确是风雨欲来啊!”

    郑富贵不由道:“哼,总感觉你这是话里有话啊,就不能说的直白点儿么。”

    陆仁杰摇头道:“我哪里有什么深意,是你想的太多了,我这,也只不过是随意感叹一句罢了。”

    郑富贵无所谓的道:“嘿,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反正不想猜来猜去,没意思。”

    陆仁杰走到廊下,坐在栏杆上,道:“南兄去哪里了,好像今天都没有怎么见过他,奇哉怪哉?”

    郑富贵道:“那是你,与那些人比试入迷了似的,所以才没有注意,南兄刚才还在这里呢,现在可能出去转悠了吧!”

    陆仁杰突然道:“嗯……你觉得南兄是什么样的人?”

    郑富贵翻了个白眼道:“还能是什么人,不也是一个脑袋,俩胳膊俩腿的,正常人!”

    陆仁杰龇牙道:“你说的这话,真是实打实的废话,不是人,难道还是鬼啊!”

    郑富贵摊手道:“那你还问,是不是傻?”

    陆仁杰道:“我问的是身份之类的,不是你想的那个,唉!心累,跟你说话怎么就这么费力呢!”

    郑富贵哼声道:“我知道你问的是什么,不过那又怎么样?南兄就是南兄,还有什么别的么?”

    陆仁杰皱着眉道:“我总觉得南兄,有些深不可测……”

    “我觉得,南兄是高手,最起码,不比那丁宏差多少,而且,你没发现么,这一路上南兄都没有怎么出手过。”

    “一直是风轻云淡的模样,好像……就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嗯,那种极为自信的感觉。”

    郑富贵不以为意道:“我也没怎么出手,那是因为就没碰上过几个厉害的,用不着,你一个人就办了。”

    陆仁杰摇头道:“你那是真的菜,与南兄不一样。”

    郑富贵不服气道:“我那叫养精蓄锐,再说了,你见哪有将军上阵拼杀的,那都是坐镇后方,统筹全局好不好。”

    陆仁杰扶额道:“终于确定了,你这家伙是真的是没救了。”

    郑富贵道:“少年人,你还是太年轻了。”

    这时,郑富贵突然话锋一转,变得正经起来。

    “不过,你说的,也有些道理。”

    “嗯?”

    陆仁杰诧异的看着他,转换太快,有些猝不及防。

    两人仿佛互换了位置,陆仁杰问道:“你这话怎么说?”

    郑富贵沉思道:“你还记得,上次与杨先生在山洞那次,不是有好多杀手来了么。”

    陆仁杰点了点头道:“是啊!当时可把我吓了一跳,说实话,那些人都不算太差,起码都是训练有素的。”

    郑富贵道:“那里面不是还有两个人,对咱们出手来着。”

    陆仁杰点头说道:“是啊!那次真的是好险,若不是我出其不意,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否则最后的结果还真的说不准呢。”

    “不过,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也有两下子,竟然能解决一个。”

    闻此,郑富贵讪笑道:“其实那次跟我完全没什么关系,当时那个人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自己撞到我的刀上了。”

    “那时候,我也没有细想,可是后来,越琢磨越不对,我自己什么水准,心里还是清楚的很的,而那个杀手,在那种情况下,出错的几率近乎于零。”

    “你想想,一名训练有素的杀手,能够突然失手?更何况,他那样子,还像脚下一滑般,撞到了我的刀刃上,啧啧……”

    陆仁杰面上一动道:“你是说?”

    郑富贵点头道:“你想想,那个时候整个洞里,就你我,南兄,还有杨先生二人。”

    “首先排除了你我两人的因素,至于杨先生,虽然会那么几招,但也几乎可以忽略掉了,然后就是丁宏了。”

    “开始的时候,我没有仔细想,觉得会不会是丁宏暗中出手了,可是后来就觉得不是了,主要是那时候他在保护杨先生,而是离得又远,怎么也不可能是他。”

    “所以,综上所述,当时暗中出手的就只可能是南兄了。”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