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有敌来犯

    却说金须奴月儿岛取宝之后,返回宫中,依旧是先到岳辒处拜见师父,顺便请师父定夺这取回来的法宝和灵丹如何分配,岳辒虽然是连山大师的弟子,却也不想干涉金须奴的想法,这一十三件法宝中除了龙雀环和璇光尺日后另有主人之外,其余也算是连山大师这位师祖赏赐给三代弟子的,岳辒又怎么可能从弟子手中取来,只是嘱咐金须奴,除了灵丹可以自己做主之外,其余还是要让初凤安排,毕竟自己在紫云宫一住三年,数月之后,助众人渡过劫数,就要离开,未来紫云宫的事情还是要看初凤的。

    金须奴本身就不想将丹药给了三凤和冬秀,此时师父与自己又是想法相同,当下高高兴兴地拜别了岳辒,走出这一处花团锦簇的花园殿宇。一出得门来,就看到二凤带着龙鲛等在殿口,急忙把自己的心思和师父的意思,告知了二凤,谁知二凤等在殿口,为的就是提前和金须奴通气,虽然还未真正成婚,但二人此时可谓是心息相同,都不想和三凤与冬秀分享这一次的收获,尤其是灵丹。

    结果依旧是二凤和金须奴带着龙鲛各用了一枚丹药,并且将最后一枚收藏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至于法宝,金须奴与二凤商量之后,也只打算拿出六件——紫云宫现在只有六人,一人一件,也算是平均分配,只不过金须奴倒是与二凤说明了岳辒的意思,那就是龙雀环和璇光尺还是留给别人,最好就是三凤和冬秀,毕竟听师傅的口气,三凤和冬秀也不是这两件法宝的最终主人,既如此,也算是坑了二人一把,稍作报复罢了。

    待到法宝分配完毕,在初凤主持下,二凤与金须奴终于定了名份,紫云宫这一次的劫数也自来临。

    要说这铁伞道人也是,心胸实在是太过狭隘,金须奴当年无意中撞破铁伞道人钓鳌之举,虽说坏了铁伞道人的机缘,可是铁伞道人要是身行正道,又何尝需要神鳌来帮助自己完善功法,渡过劫难呢。既然封印了金须奴作为惩罚,就不能让金须奴五行有救,得以逃出生天吗?又何必迁怒于紫云宫初凤?

    可是迁怒了初凤,又被嵩山二矮折了面子,找后账再次被三才清灵扇轰走,这颜面一失再失,自己遭劫,弟子又出来广邀道友前来寻仇,要是找来的帮手出身正道还好说,可是偏偏找来的还是旁门左道,而且还是一身业力的甄海这种行事肆无忌惮的家伙。

    这两个家伙找不到紫云宫的门户所在,竟然来了一个焚山煮海,造下无边杀孽,结果因果到头,二人难逃一死。更兼甄海还留下了两个儿子,成为了日后紫云宫小杀劫的引子之一。可谓是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了。

    归藏袋所发的毒火将偌大一片海域烧的是白烟滚滚,天空一片通红,沸汤一般的海水早就把热力传到了紫云宫大门,龙鲛惊吓之下的连声嘶鸣,也引来了初凤姊妹。

    到了这时,姊妹三个才想起来当初得到《地阙金章》的时候,早有预言,这是紫云宫的劫数到了。要是没有岳辒在,或者岳辒离去,初凤自然就会带着众人出宫迎敌,可是此时,尊师重教的初凤二凤还是先回转了宫中,去拜见岳辒请示去了。

    岳辒思忖良久,总是觉得自己不好插手,那铁伞道人的弟子也好,甄海也好,在岳辒看来都是小辈,自己出手多少都有些以大欺小,胜之不武,可是当年林晓留下的谏贴里可是说明了,这一回关系到未来紫云宫的安危,尤其是那个甄海是绝对不能放走,也绝对不能留下,甚至还要斩草除根,否则真要是按照长眉真人的推算,让这两个孽障入了峨眉,到时候就算有岳辒、白谷逸和朱梅在,这太清一脉也难免会产生嫌隙,甚至分崩离析!

    林晓的话虽然十分严重,可是在岳辒看来倒也是轻松随意,毕竟甄海这种散仙,在岳辒面前绝对是不堪一击,而且有林晓在前,就算是长眉真人亲至,还不是一样要拜倒在林晓面前,所以有没有林晓在前,对于长眉真人的仙敕是否遵行,就是另一码事了。

    最后岳辒还是嘱咐初凤等人,尽管出去迎敌,自己虽然不会出手,但却是不会让敌人有逃脱的机会,只是一点,来人既然如此大大咧咧,就说明手里有决胜的法宝,众人不可大意。

    初凤等人大喜,自当年嵩山少林寺外与番僧做过一场之后,遇到的都是被碾压,哪里有机会试一试自己的本事,听师傅的话,来人是自己等人可以应付甚至战胜的,众人不约而同把这一次斗法当做了一次磨炼。

    也是该着甄海倒霉,心里有了准备的紫云宫众人一出来,就是全力以赴,六七件法宝横七竖八地就砸了过来——慧珠发出了炼钢柔,二凤发出了烦恼圈,三凤和冬秀是龙雀环和璇光尺同时宝光大作,金须奴手持波罗刀,只有初凤隐去了身形,不见了踪影。这甄海本来手持归藏袋,咬牙切齿地放出烈火红炎要将海眼里煮沸,却不料紫云宫众人一点儿不讲规矩,出得宫来,就是一拥而上,金须奴又是双管齐下,波罗刀在明,丧门锏在后,甄海是刚挡住了波罗刀,让开了龙雀环和璇光尺,却又被慧珠所发的炼钢柔破去了脖颈上戴着的九宫环,而一旁邀请甄海助拳的铁伞道人的弟子樊量却被二凤的烦恼圈缠住,正在气怒之时,初凤使出了天魔秘籍中的大收摄手一把夺走了归藏袋,随后又被波罗刀一刀连肩带背斩掉了一条手臂。无忧文学网

    这甄海也是狠厉刚强,手臂一断,知道事不可为,立刻身化一道红光,连座下的双头怪鱼都顾不得,直直向海面冲去,心志之决断,血色遁光之快,别说慧珠二凤等斗法经验近乎于零的几人,就算是久走江湖的金须奴都没有料到,甚至就连拦截的动作都没有做,只能干巴巴的看着甄海遁走。

    倒是慧珠警醒,急忙安慰金须奴与二凤——这波罗刀出刀见血,就算来人没有当场毙命,也会心发酸甜而死,何况还被二凤用销魂鉴照了一下呢。殊不知,要是真的按照慧珠所说,让甄海得以逃脱当场,势必会将此事告知二子,让紫云宫众人不明不白地多了两个暗中的敌人,少不得招引来更多的对手。只不过林晓出手,可是打乱了天机,前有岳辒这个本来不该出现的人收徒,后边又让岳辒一定不要让这一次的来人逃走,结果就是甄海虽然用化血遁法逃离了斗法现场,但却自行投到了岳辒的玉晶瓶里。

    岳辒的玉晶瓶也是一件罕见的法宝,本身也是上古之时仿照慈航道人的玉净瓶炼制的后天法宝,虽然没有玉净瓶孕养三光神水、氤氲万物的功效,但是装起东西来,可是非常强大,只要宝主愿意,进了这玉晶瓶再想出去,可是难如登天。只不过当年炼宝之人所需的还是玉净瓶孕养万物的功效,所以将这个瓶子炼好之后,也就随手丢弃,后来连山大师欲以旁门道祖证道,开创了连山教,这件法宝也是被连山大师所得。

    待到连山大师证道之前,清理门户的时候,就把这件法宝赐给了岳辒,这也是日后岳辒讨回峨眉派飞走的翠屏峰,并将其带回所用的宝物。而甄海飞出海面的时候,其实已经落入了玉晶瓶所化宝光,根本没有给甄海留下传讯二子的机会,但岳辒却凭着甄海与二子之间的血脉联系,遵照林晓的吩咐,驾驭遁光前往了二甄所在的岛屿——斩草要除根呐!

    引甄海前来报复夺宝的樊量更是倒霉,这厮本来就是一个色中饿鬼,见到紫云宫众女,想得首先不是给师父报仇,而是如何将众女擒拿到手,肆意玩弄。可惜天垢迷魂之法一出,就被精习天魔副册的三凤和冬秀破去,而三凤更是见猎心喜,直接将脑门一拍,浑身仙衣自动脱体,人也倒立急旋,姹女勾魂法立刻就把樊量的神智迷惑,而趁此功夫,冬秀和二凤两柄飞剑同出,将樊量斩成了三截,连元神都没有逃出来,就成了三凤姹女勾魂法术的资粮。

    要说这天魔副册,紫云宫中只有三凤和冬秀修习的最多,也最精熟,其他众人只是粗粗修炼了一下,浅尝即止,毕竟《地阙金章》和岳辒传授的太清基本功法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岳辒有言在先,修炼《地阙金章》到了地仙之后,四人既可以转修《九天元经》,也可以再度通诚拜祝,求得天一金母准许,寻得《紫府秘笈》修炼,但不管是《紫府秘笈》还是《九天元经》,都是天仙在望,众人何必舍堂皇大道不走,去走羊肠小路呢。

    只有三凤和冬秀,因为没有拜师成功,尽管修炼《地阙金章》让道行突飞猛进,但心里总是没有滋味,所以与初凤等相反,欲要在法术上胜出,所以这册天书副册倒是修炼的最多,也最精深,只不过一饮一啄,二人也失去了登上天仙的机会。而且日后必定会倒行逆施,劫数临头,没有了未来。但现在二人可是看不到那些,兀自以用魔法干死了樊量而沾沾自喜。

    岳辒收走了甄海,给金须奴传音,要金须奴赶紧去往紫云宫后宫去救初凤,并且自己这一去,至少百多年不会回来,让初凤伤愈后,做主紫云宫,并且一定提防三凤和冬秀出宫后做出恶事,给紫云宫招灾惹祸之后,就前往了甄海的老巢。

    与林晓吩咐的处置方式不同,岳辒心中对杀了甄海并且斩草除根,还是不以为然的,倒不是岳辒觉得日后甄海二子能影响林晓的布局,而是他实在心里生不起杀机,甄海虽然业力深厚,但他的儿子却不一定会承接甄海的因果,所以岳辒心里琢磨的还是将甄海的家人一网成擒之后,交给林晓处理,既不会坏了林晓的算计,也要看看这位师叔的处世为人。

    甄海原本是出身南海,与东海紫云宫乃是风马牛不相及,但这厮本事不大,却心气极高哦,不仅在海底得了一部邪书,还用千年鲟鱼肚炼就了一件归藏袋,与自家妻子鬼女萧琇养了两个儿子,虽有独霸南海的心思,但南海众人数百年前可是经历过陈紫芹和元鼍横扫海岛一役,对于甄海的想法都是嗤之以鼻,没有放在心上,倒是让甄海安然享受了百年光景。

    岳辒虽然一直在东海修行,但是甄海的名声还是知道一些,当然这个名声也不是什么好名声罢了,所以神识监控之下,看到归藏袋,也就知晓了甄海的身份,所以驾驭遁光不过两个时辰,就已经飞临甄海老巢上空。

    鬼女萧琇虽然名号不好听,但是为人比甄海强多了,知道进退,甄海出发前,鬼女萧琇就极力劝阻,这会儿甄海没有回来,萧琇就独自一人站在岛上向东海方向观望,就在岳辒到来之时,萧琇也是心血来潮,一阵悸动,有一种大祸临头、死期罩命的感觉,正要有所动作,抢了两个儿子逃走,却看到一只玉晶瓶在岛屿上空很突兀地现出身形,一阵无边吸力传来,萧琇连话都说不出来,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向瓶口飞去,不由得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玉瓶口发出无边的吸力,萧琇在飞向瓶口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和岛上众多的海豹一同飞起,随后就进了一处茫茫雾气之中。而就在萧琇被玉晶瓶收走的同时,岳辒不仅将二甄一起收走,就连甄海修行的水阙和另一座洞府也一同被岳辒收走。收了玉晶瓶之后,岳辒也是一阵气喘,说到底岳辒现在的天仙道行还是有些不够看。虽然是认主成功的法宝,但品阶摆在那里,上古之时,这种法宝至少都是金仙才能驭使,哪里是岳辒这种天仙能负担的呢。要是简单地收进几个人还好说,可偏偏岳辒还收了甄海的水阙和洞府,幸亏岳辒平时用功勤勉,要不然现在也是油尽灯枯的结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