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破茧重生

    陆鸣飞的意识越发清晰,猛然间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他的确身处在巨茧之中,虽然行动受限,但能明显感觉到浑身上下有着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感觉,丹田之中真气充盈,神清气爽,气息悠长。

    最重要的是,此时的玄气实实在在的存在在体内之中,往复流转,如流水行云一般,再没有了之前不断外泄的感觉。

    “玄通境界?!我竟然突破到了玄通境界?”

    突然察觉到不同以往的感觉,陆鸣飞稍加探查便立即发现,此时他的境界早已超越凝神,迈入玄通境之中。

    重修隐蝶诀虽然是从头开始,但有过之前的修为经历,经脉气海早已被拓宽,一经突破便直接进入玄通之境,如同一步登天。

    但此时的陆鸣飞却不清楚,这些看似幸运无比,但却是困难无比,几乎只是存在理论上的可能,若非之前在冰湖边吸取的无数玄气,加上虞映雪之前将所有玄气爆发而出,汇聚入陆鸣飞的体内,绝无可能令他这般突破。

    若是换做他人,却没有再来一次的可能,换句话说,如此依靠隐蝶诀一步迈入玄通之中普天之下只此一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让陆鸣飞惊讶和意外的却不止于此,自从醒来之后,从头到脚都是不一样的感觉,无意中低头看去,发现身下的残疾竟已不复存在,此时的他已是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恐怕谁也没有想到,令得他重生的并非那玄冰蚁后的内丹,也不是此行特意寻找的凤髓,而是依靠着隐蝶诀破茧重生之法。

    激动之余,陆鸣飞从茧子中挤出一处缝隙,四下摸了一阵,发现斩幽还在,同时在他的怀中还塞着一样物事。

    伸手去抓,顿时感觉刺骨的冰凉,竟是之前所得的凤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虞映雪送到了他的怀中。

    陆鸣飞心头顿时升起一阵冰寒之意,却与凤髓所发出的寒冷无关。

    “映雪?映雪呢?”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陆鸣飞霎时变色,神情立刻由喜悦变成了担忧,到后面更是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之前的情形,陆鸣飞隐隐记得虞映雪是跟随自己一同跳了下来,凤髓出现在他的怀中可以证明他的记忆并没有错,但这一次,虞映雪并没和他一同出现在茧中,而之前化茧那非比寻常的经历更是让陆鸣飞一颗心坠入了谷底。

    虞映雪已是玄通境界,又凭什么再度突破,而之前的化茧根本不是突破,而是牺牲,正是为了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他救了下来。

    一股莫名的窒息感瞬间将陆鸣飞包围,两行泪水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虽然无法确定什么,但陆鸣飞却想不出任何乐观的可能。

    此时的他再没有心思在巨茧之中多呆上片刻,忽然发出一声悲怆的大吼之声,陆鸣飞紧握斩幽猛然挥去,巨茧一分为二,同时生出一股庞大的巨力,令得他飞射而出,直接悬在了半空之中。

    脱胎换骨之后,所有的感觉都已截然不同,甚至连身下的冰焰也难以对他造成任何阻碍和束缚,陆鸣飞四周看了许久,深渊之中平静如初,哪里有虞映雪和小狐狸的影子。

    唯剩他一人形单影只地怔怔飘飞在半空之中。

    自从在石室之中被那金光射中之后,黎青糊里糊涂昏倒过去,这会又毫无征兆地醒了过来。

    刚睁眼还有些懵,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又经历了什么,但四周阵阵的打斗之声立刻将他惊醒。

    转头看去,就见戚小白挥舞着铁锤原地砸着,而柯丽娜被鸟人和黑熊一上一下联手围攻,捉襟见肘险象环生。

    黎青还不清楚对面那两个怪人是何来历,但见柯丽娜越发危急,哪里顾得上太多,立刻冲了上去,挡在柯丽娜身前。

    拳脚连出,接连挡下了鸟人和黑熊的一连串攻击,见黎青突然冒出,对方二人也显得有些诧异,黎青的招式之上威势有限,远不及柯丽娜手中短刀危险,分明看不出任何威胁,但几招交手之后,两人也没占到任何便宜。

    柯丽娜压力骤减,反手又攻了上来,南一梦始终站在一旁观战,不知什么缘故,脸色阴沉,见黎青突然杀出,已成定局的场面再度胶着起来,单掌不经意地一挥,一股冰寒劲气袭来,悄无声息地落在黎青脚后。

    黎青无从防备这些,所站立处忽然寸寸结冰,寒气霎时攀上他的小腿,就那么突兀地冻在了原地。

    行动受限立刻让他陷入极大的被动之中,半空之中鸟人一掌袭来,黎青本是要向后退出,这会只好被迫架起双臂硬挡下对方一击,与此同时,那黑熊瞅准时机,挥起一拳便朝着黎青打来。

    黎青勉强接下一招,哪还有余力应对接踵而来的攻击,柯丽娜也察觉到了险情,不由惊呼一声,想要援手怎奈鞭长莫及。

    转眼间,黑熊那重重铁拳已经攻来,正中黎青胸口之中,只是谁也没有料到,就在那接触一瞬,黎青周身忽然爆射出耀眼金芒,就那么安然无恙地接下了对方一拳,原地站立纹丝不动,反倒是将那黑熊震飞而出。

    黑熊身形虽有些笨拙缓慢,但力气远超常人百倍千倍,那一拳足可开山裂石,威力惊人,没想到结结实实打在黎青身上却不见半点效果。

    金光再度闪现,双腿冰封碎裂化为乌有,黎青恢复行动之后毫不犹豫纵身而起一拳追着黑熊而来。

    黑熊刚刚稳住身形,本打算和黎青再对一拳,只是刚一接触,黎青周身金光再度爆射而出,这一拳再度将那黑熊打飞而出。

    “金身?”

    就连柯丽娜也有些不解地看向黎青,同时意识到了黎青周身所散发出金芒的不凡之处,虽然不清楚具体来历,但不难看出应该属于某种强横的护体功法。

    借着金身奇效,黎青只攻不守接连向二人发起狂猛攻击,对于玄通强者他所使招式虽杀伤有限,但这般狂攻猛打也让对方二人有些难以招架,头疼不已,片刻的功夫已被黎青冲杀的乱

    了阵脚。

    如此气势之下也让柯丽娜的攻势变得犀利的许多,两人左右冲出立刻将形势牢牢掌握,丝毫不给对方还手之力。

    “这里交给我,你去帮小白。”

    危远峰毕竟不是黑熊鸟人能比,柯丽娜担心戚小白安危,心中生出豪气,只身挡在最前,与此同时,始终在一旁观战的南一梦见形势不妙,也已有了出手的打算。

    几人将动未动之时,却没想到半空之中忽然冲出一人,大步踏空而来,挟着凛凛神威一刀向着危远峰爆斩而来。

    满腔怒火全都凝聚在斩幽之上,这一刀下去,如同是要将大地撕裂一般。

    跌入深渊之前,陆鸣飞已看到那飞石乃是由紫袍人所发,仇人见面,自然是将矛头全都对准了这边。

    危远峰不可置信地看着上方之人,再顾不得和戚小白之间的角力,急忙撤了玄气,仓皇朝着侧方闪掠而去,身法已到了极致,但身上紫袍还是被那刀光掠过,带上了点点火光,看上去颇为狼狈。

    一刀过后,在场诸人竟是全然陷入惊骇之中,柯丽娜见陆鸣飞突然现身,却又不知是何缘故,感觉上与之前判若两人,更是流露出足以和真仙分庭抗礼之势,顿时欣喜若狂,立刻向着这边飞奔而来。

    只是见到陆鸣飞满脸的怒火和悲痛之色,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再看四周果然没有了虞映雪和殷折鹿的身影,柯丽娜立刻明白了什么,惊喜褪去,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鸟人和黑熊被那之前一刀吓的心惊胆战,立刻退到了一旁,再不敢贸然上前,而南一梦见到陆鸣飞忽然现身,惊骇之余眼中竟然还流露出几分欣喜之色,直勾勾地注视着陆鸣飞,不知在想些什么。

    趁此机会,戚小白一锤将囚龙领域冲破,对着陆鸣飞喊道:“那个人就是危远峰,你小心点!”

    陆鸣飞紧了紧手中的斩幽,斜瞥了紫袍人一眼,就在之前危远峰施展出囚龙领域时,陆鸣飞已经察觉出了对方的身份,猛然飞身冲出,当头又是一刀,比起之前威势更狂猛了几分。

    “南翔山让你逃了,这次看你还能飞到哪去!”

    一声爆喝,斩幽带着熊熊烈焰已到了危远峰身前。

    对于陆鸣飞,危远峰打心底就有一种莫名的阴影存在,如今再见,陆鸣飞在气势之上更是涨了数倍,危远峰身为真仙却不敢正面相抗,心中更是不受控制地生出畏惧之感。

    狼狈地又避开了一刀,危远峰急忙施展囚龙领域试图将陆鸣飞束缚其中,只是那囚龙领域刚刚施展而出,便有无尽玄气纷纷向着斩幽汇聚而去,片刻便被吸取了大半。

    危远峰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自己赖以自豪的囚龙领域在陆鸣飞面前竟然起不到半点束缚的效果,反倒是如同给对方提供着强大的玄气一般。

    燃烧着囚龙领域之中的玄气,斩幽上的烈焰也变得更加狂猛许多,陆鸣飞反手一挥,火光冲天而起,眨眼的功夫竟是将囚龙领域彻底破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