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言教

    疯丫头听到了吕岩的话后,很是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你的法术知识到底是谁传授的,连这么基础的东西都不知道?”

    吕岩:“你应该知道,我的绝大部法术知识,都是自己摸索的!”

    王依菲:“对哦!我都差点忘了,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一个文盲法师!一个文盲法师竟然自己摸索出了一个禁咒,而且还是一个三阶生命时期,便摸索释放出来,还真有你的哈!”

    “放心,你这法术已经算是违规操作,甚至于可以算作禁止操作的行为!所以作为公证人的存在,必定会想办法被你收拾残局!而且这禁咒一旦接触到城墙,那城中的传奇强者就可以直接出手!这并不能算为,他们直接参与战争之中!所以你这个混合禁咒,并不能对我们产生多大的威胁!”

    吕岩一听到王依菲此言,立即就有些不爽的说道:

    “那丫头你现在的行为是什么意思呀?明知道这也没什么危险,还叫着一群人来抢我的收获,当真是为了利益,连好朋友都坑了?”

    王依菲:“滚蛋吧你,有没有脑子呢你?我只是说那时传奇强者都可以出手而已,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出手?你就这么想把自己的小命,安放在那群传奇强者的良知善心之中?”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等咱们都种招了之后,方才会出手呀?你当真是没脑子到没得够呛的了!”

    吕岩:“呃…”

    这话让她骂得自己,还真没有毛病!

    把自己的小命放在别人的良知上?

    而且还是一群吃肉嚼股的货?

    呵呵…

    找死也没这么个找法!

    吕岩:“那还等什么,咱们俩人和铁诺老兄先跑路先!说句不好听的话,站在这里的人,就咱们三人让别人巴望着不得好死!咱们三人杵在这里,说实在的,就是在拖累人家这群兵仔!没有咱们仨人在这杵着,人家还没那心情为难这群兵仔呢!赶紧的,先跑起来再说!”

    王依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什么时候拖累人?我在公爵城之中,根本就没有敌人!谁会巴望着我死呀?”

    吕岩:“你身为公爵之女,本身就是一个罪!有人巴望着你死,很奇怪吗?”

    “铁诺老兄,就是公爵城最后一个指挥官!有人巴望着他死,很奇怪吗?”

    “我呢,嗯,就不多说了,许多人的布局,都给我捣乱了,利益也给我捣砸了!我现在在你公爵城之中的身份,就tmd是一条搞屎棍!别人巴望着我快点死,这点,很奇怪吗?”

    “就算是我,也不希望有着一颗不受控制的棋子,在自己的棋盘之中横冲直撞!这会打乱了所有人的布局,继而影响他们所有的利益!”

    “人都是自私的,只要自己的利益被侵犯了,那来侵犯者就是一个坏人,就是一个该死之人!”

    “你现在还觉得他们不巴望着咱们去死吗?如果可以自己动手的话,他们早就上门把咱们把弄死了!还会让咱们在这里活泼乱跳着的碍眼!”

    疯丫头一听到吕岩这话后,心胸是一阵阵的难受!

    她虽然理智上明白,吕岩所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但不等于她愿意去接受这些事情!

    要知道那些人,都是王依菲从小喊着叔叔伯伯长大的!期间有多少笑脸相向,多少礼物相送,都代表着她的童真回忆!

    如今,这些人却…

    心理准备王依菲是有,但不等于她愿意正面面对这个问题!

    所以沉默以对,是王依菲唯一能做的事情!

    倒是这时的铁诺老兄走了过来,他扫了两眼王依菲之后,便转头对着吕岩说道:

    “该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全交代完毕!咱们赶紧回公爵府吧,留在这里会影响到其他人的,莫要给其他人负担了,我们赶紧离开!”

    吕岩两人听到吕岩此言后,立即点头应和,连忙拿出交通工具,齐身离开此地!

    ……

    帝都城内,学校区域大道上!

    龙可儿正领着一帮孤儿,与米娜行走在大道上!

    米娜:“可儿姐姐,真的不用等小岩回来再说吗?小岩虽然为小一他们安装好了假肢,但身体上的恢复问题,也只有小岩他是一个人清楚!小一他现在是否适合修炼,都由小岩他来决定,我们这样提前过来,似乎不太好吧!”金庸中文

    龙可儿:“米娜,你应该有主见一点,不是什么事情都应该由小岩来决定的!你也是那间屋子里面的主母之一,有权力去决定什么事情,该什么时候去办!而不是什么等待着小岩去作决定!”

    “老实说,小岩对外人或许会势利一点,但对自己人可是相当宽厚的!因此事情你只需要觉得对了,便去做!就算错了,他不会太过于责怪于你!”

    “所以你要自信大胆一点,因为人,都是在过错中成长!而且小岩是一个不错的兜底人,他会为你所犯的错误去兜底!如果他实在兜不住的话,不是还有我吗?只要不是神灵这一级别的存在,我们都不用惧怕于他!”

    米娜一听自己大姐的话,心中也略有松动!

    多年逃亡以来的习惯,已经让他习惯性的养成少惹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让其害怕出任何差错,从而导致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如今龙可儿的一翻讲教,令到米娜的心真的有点松动了!

    因为她也想为吕岩做点什么,而不是像花瓶一样,只能在家中摆放着,从而只能当一个米虫!

    就在几句谈话之间,一众人已经来到了学院门口,龙可儿几眼扫视,便领着一众人向保安室走去!

    门内,一黑袍中年老师正在编写着什么,突然是有所感的看向了龙可儿一行人,有些皱眉的问道:

    “你们这么多人来学院何事?学院不是喧闹之地,你们带着这么多孩子到此,有些不太适合!”

    龙可儿:“学院不就是孩子应该来的地方吗?有何不适合的?”

    中年老师:“那些孩子是学子,而你们不是,所以我才说不太适合!”

    龙可儿:“现在不是,很快就是了!我来此是找人的!李水仙李老师应该已经回来了吧?我找她有事,你给我通知她一声,就说一个叫龙可儿的女精灵找她就行了!别的,等我见到她再说!”

    中年老师:“这位精灵族的朋友,这件事可能我帮不到你了!每天都有不少人,要找李水仙老师,我不可能每个人都替他通知一下!”

    “所以你只有自己想办法!不过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登记一下,把你的名字记录在公告牌子上,我…”

    龙可儿:“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我是需要你来教我做事的人吗?叫你去通知一声,就去通知一声!别在心里面算计的那些肮脏的念头,如果再让我感应到你的恶念,我立即把你的头颅给抽爆了!听到了没有?”

    中年老师一听到龙可儿此言,当场就十分不满!

    此地乃是学院,是他的地盘!就算他心中有什么不好的念头,也不到一个外族之人来问罪,更别说喊打喊杀了!所以…

    就在这位中年老师有所恶言相向之时,一个苍老之音,从房中传来:

    “什么事情那么吵?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要打扰我睡觉吗?为什么会在屋内吵了起来?”

    中年老师一闻此言,眼珠子一转,立刻转头躬身的说道:

    “副院长大人,此处此刻只有我一人在值守,其他人都到别处去巡查了!而也并非我想吵醒大人你,是有一个外族人来此捣乱,方会吵闹而起!”

    “哦?外族之人?”

    只见一枯手掀起门帘,一老者从中走岀,不是李烙又是何人?

    此时李洛眼睛扫过那一群孩子们之后,盯向了龙可儿说道:

    “丫头,以你现在的身份,应该不会做出来来此无理取闹之事,说吧,是何事?还有为何和值守老师吵了起来?”

    龙可儿:“老人家你好,我是来此寻人的,但此人不但语言敷衍了事,心中更是恶念不断!你老应当了解我们精灵族人的本事,也明了我所言之事真假!此人,当真为一学院的老师?”

    李烙听闻了龙可儿此言,眯着眼睛说道:

    “嗯,他心中对你产生了恶意,的确该有所惩罚!但他毕竟是这学院的老师,有所惩罚也应该是由学院来执行!所以此事就由我来代劳了,如何?”

    龙可儿:“嗯,可!此事就由老先生你来做主!”

    李烙:“呵!小丫头识大体呀!寻人为何事,说说?”

    龙可儿:“我有一师姐在学院里面当老师己久,我想让她代我帮这些孩子们入学!所以来此寻她!”

    李烙:“嗯,18个孩子,都身有残疾,应该是吕岩那小家伙收养的孩子吧?你和那小家伙是什么关系呀?”

    龙可儿:“他是我夫君!老先生认识他?”

    李烙:“呵!当然认识!那小家伙在这学院里面可是一位名人哪!他要送孩子来这里上学,也曾经跟我说过!”

    “我也曾经许诺过,只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