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死斗之地

    “明公子,我们真的不用上去帮忙吗?”冉怡在一旁看着两大高手的对阵,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看他们这架势,你就是想帮忙,怕是也插不上手哟。”归明说道。

    “余公子的武艺当真是玄妙的很,我也算是习武之人,却从未见过如此高深莫测的剑法。”冉怡在一旁看了一会,渐渐明白了归明的意思。

    余重的剑法跟他们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即使去帮忙,恐怕也是帮倒忙。

    此时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也像是有人打了起来。

    “外面这是怎么了?”冉怡奇怪道。

    “哈哈,没事,可能是有人来抓狗了吧。”归明笑了笑。

    转眼余重和陈纳海已经攻防了几十回合,他们之间的对决越来越激烈。

    但凡用刀之高手,从来不看重一招一式。所重者皆是气势和刀意,刀感受人的杀性,人禀赋刀的戾性。

    陈纳海的雁翎刀伴随着雪花狂舞,利刃破空之声伴随着北风发出刺耳的嚎叫。此刻他毫无保留,全力进攻,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杀气,足以让人窒息。

    见他攻势极盛,余重并不打算和他硬碰硬,回剑一拨,以四两拨千斤之力将这一刀拨开。

    只听见“砰”的一声,地上的大青石板竟被劈开了一道裂痕。

    紧接着陈纳海又是一刀横扫,身如电闪,刀快如风。眼见余重明明已经躲闪不及,却又鬼魅的消失在了他的刀影之下。

    他的刀法大开大合,看起来满是破绽。但当刀法快到极致的时候,破绽也就不能称之为破绽了。

    余重看准时机,剑锋一点,直奔陈纳海所必救。只听一声清脆的“叮”的一声,这一剑正点在雁翎刀的刀背上,已不能再往前送半分。

    “没想到他的雁翎刀撤招也如此之快。”余重心中暗道。

    他催动内力,剑尖在刀背上吱吱作响。若不是陈纳海的这把刀是用余氏真钢打造的,恐怕早已承受不住炎钧剑的剑锋。

    虽然余重天赋异禀,在武功修为上已经超过大部分武林中的同龄人,但他更擅长的还是以快打慢,以奇击正。这种内力上硬碰硬的过招,不是他所擅长。

    内力的修为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事,凭借三一剑法的玄妙心法,他的内力比一般的高手还是要深厚一些。当碰见陈纳海这种内外兼修的高手,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

    毕竟他好歹多练了二十多年的功力。此刻陈纳海举刀架住余重的剑锋,也感受到了传来的一股强劲的内力。

    “好强的内力。”他心中暗暗惊讶,竟没想到余重年纪轻轻,不但剑法出众,内力也有如此修为。两人鏖战了几十招了,余重的内力还没有衰减的迹象。

    当然,陈纳海也不是吃素的,以更强的内力将余重的内力顶了回去。

    余重感受到自己的内力撞着墙一样,如果再不撤招,恐怕还会被自己的内力所伤。连忙撤剑收力,往后跃出去几步。

    “他今天的刀法确实与第一次对决略有不同,没想到他上次还藏了几招。”余重心中暗道。

    此时陈纳海气势正盛,见逼退余重,更是目露凶光,迫近上来继续进攻。

    见余重竟然一时之间被压制住了气势,不远处围观的众人虽然捏了把汗,却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唯恐乱了余重的心神。

    雪还在不停的下,仿佛越来越大了。两人已经过了百十余招。

    面对陈纳海山呼海啸般的攻势,余重可以说处处惊险,却又是有惊无险。归明在一旁看着虽然嘴上说没事,心里此时也不免开始担心了。

    其实此时陈纳海的心中更焦急。他自认京城中刀法无人能出其右,如今却面对一个毛头小子毫无办法。这百十回合打下来,看似自己占尽优势,实际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而余重毕竟是经历过数次恶战的人,对持久战颇有心得。知道这种时候越着急,越容易犯错,而高手对决,一次失误便足以致命。

    其实早在禁军比武出现神秘人后,余重心中就有预感,迟早会与这神秘人还会有一战。所以一直在思考如何进一步改良三一剑法。

    今日这一战,他也是做足了准备而来。心中早已推演了无数种情况,现在虽然在场面上处于劣势,但其实从大局上他还是占着优势的。

    站在一旁的归明和冉怡等人,无形中给陈纳海增添了不少的压力。他心里知道,倘若这些人一拥而上,他必然不是对手。

    他又哪里知道,归明及其信任余重,从头到尾就没打算出手。

    陈纳海本来想快速击败余重,然后将在场的人全部格杀。谁知变成了一场持久战,不但考验耐力,还考验心理的坚毅。

    在这一点上,余重可以说胜出陈纳海不少了。他自幼所习黄老之学,家传武艺也皆出自道家一脉,在心性上较之常人可以说是要淡泊许多。

    无论剑法还是刀法,人心意的动摇,都会体现出来。欲速则不达,当过了一百五十招以后,余重看出来陈纳海的刀法已经开始乱了。

    “想要致胜,就在此时了。”余重心中暗道,突然变招。

    “咦?”归明在一旁看出了些端倪,不由得奇怪道。

    三一剑法一直以身法鬼魅,剑法灵快见长。余重的剑法却突然变得异常奇怪,不但不快,甚至可以用慢来形容。

    又看了一会,归明才看明白。余重这是想以慢打快,他今天的剑虽然慢,却每一剑都凝聚了强大的内力。炎钧剑所过之处,甚至连空气都被灼烧的发生了变化,出现了幻像。

    陈纳海只感觉自己每一刀攻出,都好像泥牛入海,被余重就这样轻描淡写,连消带打的将他所有的攻势化解于无形。看起来好像还是他在进攻,实际上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时整个战斗的节奏已经被余重掌握了,想何时反攻,一切只看他的心意,战斗主动权已经易手。

    见陈纳海越来越急躁,刀法也失了章法,余重知道,再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胜负已定了。”归明在长呼了一口气道。虽然他对余重很有信心,但在一旁看还是有些紧张。

    冉怡点了点头,即使是她,也看出来陈纳海败局已定了。只是正常战斗过于激烈,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竟然早已香汗淋漓。

    这时余重突然变速,电光火石之间,冲入陈纳海的刀影之中,一剑轻轻点了一下他的刀刃。

    只听一声金属断裂之声,陈纳海的雁翎刀竟然裂为两段,掉落在了地上。未待他做出反应,余重的炎钧剑已经抵住了他的胸口。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断刃,说道:“怎么可能……”

    按理来说,以余氏真钢打造的宝刀,基本不可能断裂。但是有一个缺点,只有余家自己的人知道。

    只需要以相同的内力击打同一部位连续数十次,那么这个部位便会变得越来越脆弱,再突然遇到强大的外力击打时,便会断裂。

    虽说这是余氏真钢的缺点,却也不是缺点。因为能做到这一点,需要对内力和剑法有着极为细腻的掌控。放眼江湖,恐怕也没多少人能做到。

    “投降吧,陈统领。”余重说道。

    陈纳海仰天大笑道:“哈哈哈,你说什么?投降?你以为我输了?我告诉你,这院外已经被我的人包围了,我只要一声令下,你们就会被箭扎成刺猬。”

    说完,他一个纵身,从院墙跃了出去。

    余重叹了叹气,收剑入鞘。他并没有追赶,不是追不上,而是没必要了。

    只听见院外一阵破风之声,雪终于停了。

    “余老大,你没事吧?”归明迎上来说道。

    “你说呢?”余重说着,突然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幸好被归明一把扶住。原来他的体力消耗甚大,战斗之时过于兴奋并未察觉。这战斗一结束,一放松,身体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冉怡打开院门,让手下将院子里的犯人都押了出去。

    只见院外黑压压的围着数百名中京府的官兵,谢浥尘正摇着折扇,微笑着等待着他们。其他所有太师府的暗探都已经被拿下,跪在了路边。

    “陈纳海呢?”归明问道。

    “当众拒捕,妨碍公务,已经被击杀了。”谢浥尘摇摇头,说道。

    众人往一旁看去,只见陈纳海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身上扎满了弩箭,像一个刺猬一样。双眼死不瞑目的瞪着前方,表情极为不甘心。

    “没想到堂堂龙骧卫的统领,英雄一世,最终落得个这个下场。”归明感叹道,走上前去,从陈纳海的怀中掏出了那封密函。

    他打开密函,看了一眼,脸色大变,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这是怎么了?”谢浥尘连忙接过信来一看,也是大吃一惊。

    这信上所写的内容,令人极为震惊。上交朝廷的话,陈纳海即使死一百次也其罪难恕,太师府更是上下难以幸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