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喔喔鸡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阻我?”

    下一刻,顾隋棠的声音响起,充斥着无边怒意。

    此时,顾隋棠正被四个身穿黑衣之人围攻着,说是围攻,用纠缠来说更恰当一些,就是阻止他去救叶青。

    四个人,三个洗神后期,一个通玄,通玄主攻,三名洗神后期则从旁策应,以防出现意外。

    顾隋棠很强,拳重如山,拳意如天,每一拳都威势十足,撼山摧城,但那名通玄武武者也不弱,同样是徒手,使用的是一门散手,不同于顾隋棠的霸气十足,其散手飘渺如流云,虚实无定,变化无常,总能以柔劲卸去顾隋棠霸道刚猛的拳劲,使顾隋棠无功而返。

    再加上其他三个洗神武者从旁策应,一时间顾隋棠竟然无法脱身。

    “流云散手?你是薛北昆?”顾隋棠怒道。

    通玄武者,也就是薛北昆,没有吭声,你说我是我就是了?反正我不承认。

    他本来不想出手的,他还不想和靖安司撕破脸,但他那个蠢儿子已经被叶青故意抛出来的诱饵给引出去了,他要是不出手,被顾隋棠给抓住了,那么墨羽军和靖安司,真就再无回旋的余地了。

    虽然呢,叶青在那边已经揭破了薛时午的身份,但揭破归揭破,没当场抓住人,一切都好说。

    官字两张口,官场上这些事儿,只要不是人证物证俱全,板上钉钉的事儿,都算不得什么事儿,有时候就算是板上钉钉,也有可能出现意外。

    顾隋棠若是敢说墨羽军与落日山勾结,刺杀叶青;他就敢说靖安司对他不满,故意污蔑墨羽军。

    反正嘴在自己脸上,怎么说都行!

    另外,他只有薛时午这么一个儿子,万一被顾隋棠杀了,他找谁哭去。

    他可不想像王落日那样,老了,老了,还来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所以,他不想出现,也得出现。

    至于其他三人,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白家的白心湖、郡守府的宋玉书和血影神宫的姜还剑。

    “薛北昆,你以为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了?你在入伍前出身流云山庄,流云山庄最善流云散手,别以为我不知道?”

    顾隋唐看着又缠上来的薛北昆,怒道:“薛北昆,你真想与我靖安司撕破脸?”

    “还有你们三个,不管你们是谁,敢与我靖安司为敌,我顾隋唐绝不会饶过你们?”

    四人没有说话,只是缠着顾隋唐,不让他去救叶青。

    “啊……”

    顾隋唐怒吼连连,就是无法冲破四人的拦阻。

    ……

    “顾隋唐……”

    另一边,王落日、薛时午、庞昆等人听到顾隋唐的怒吼声,心惊胆战,再结合事情的前前后后,顿时明白了叶青的打算,惊出一身冷汗。

    “叶青,我还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想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真是好算计啊!”王落日声音低沉,充满了愤怒和杀意。

    他在算计叶青,没想叶青也在算计他,或者说不止是他,而是所有对他抱有敌意的人,要不是薛北昆出现,他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而且,就算今天能杀了叶青,顾隋唐已经知道是他动的手,纵然没有证据,回去后,顾隋唐也不会放过他。

    当然了,明

    里对方或许不会干什么,但暗里就难说了,天知道这个疯子会干出些什么事儿?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自然不会罢手,大不了日后彻底投靠薛北昆,有薛北昆在,想来靖安司也不会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大动干戈。

    叶青是天才不假,但死掉的天才,就没什么价值了!

    或许,连一坨屎也不如。

    另外,等他踏足通玄后,以他的积累和实力,也未必会怕他顾隋唐。

    “王兄,杀了叶青,赶紧走。”庞昆也一脸阴沉,明白自己被算计了,甚至逼的薛北昆也出现了,回去后免不了一番麻烦。

    薛时午则脸色忽青忽白,种种情绪一一在脸上闪过,最后交织成怒意与杀意,双目赤红,恨不能将叶青生吞活剥。

    “呵,早知道老顾一人不靠谱。”

    听着树林中传来的轰鸣声,叶青耸了耸肩,等发现三人眼中的杀意时,嘴角慢慢上扬,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呵呵,都别这么看我,你们自找的。”

    “都死到临头了,还笑得出来?”薛时午看着叶青脸上的笑容,感觉无比刺眼:“我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

    叶青挪了挪身子,靠的更舒服了些,笑道:“笑到什么时候,我想想啊,哦对了,当然是笑到你们死的时候了。”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有顾司首一个底牌吧?”

    “什么意思?”三人同时一惊,心中忽然生出一阵巨大的不安。

    “意思就是……算了……”

    叶青声音慢慢扬起,等将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勾起来时,忽然叹了口气,看向三人身后:“风伯,你来了!”

    “都死到临头了,还故弄玄虚……”王落日语气不屑,以为叶青是想骗他们,趁机逃跑,但就在此时,他却发现庞昆和薛时午一脸惊容,仿佛活见鬼了一样。

    “叶公子……”

    与此同时,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从王落日身后传来。

    “什么时候?”王落日双目圆睁,他竟然没有发现来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

    “轰……”

    下一刻,王落日身形一闪,但却不是攻向身后的风伯,而是抓向叶青。

    王落日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既然对方是来救叶青的,且他摸不清对方的实力,那就先抓住叶青,只要叶青在手,他无论如何都能占据主动,立于不败之地。

    “我永远都不会输!”

    王落日距离叶青很近,只有一丈之远,伸手可及,眼看就能抓到叶青,王落日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喜意,只要能抓住叶青,他就不会输。

    “噗……”

    可是,他的手刚伸到叶青头顶,距离对方的头顶只有一寸时,他发现他的手臂,飞了起来,一捧血花在他眼前绽开。

    “我的手臂,断了?!”

    王落日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紧接着方有剧痛传遍全身。

    “啊……”

    王落日惨叫一声,但这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意,不管不顾,继续向叶青扑去,对方太强了,唯有如此,他才有一线生机。

    “嘿嘿,少年人,有点儿耐性,别太急了。”可王落日刚一动,他的耳边响起风伯的声音,声音清晰至极,仿佛对方就在他身后一样。

    实,也是如此。

    王落日看不见,但叶青却看得分明,风伯就站他身后,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尺。

    事实上,不止是王落日,此时庞昆、薛时午以及那十八名亲卫的身后,皆出现了一个风伯。

    所有风伯,都一模一样,栩栩如生,与真人无异。

    叶青微微张大了嘴巴,以他的眼力和精神,竟然无法分辨出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

    王落日、庞昆、薛时午等所有人,顿时亡魂大冒,想反抗,却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他们,让他们无法动弹。

    下一刻,所有的风伯同时动了动手指,所有人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线,血线蔓延,一颗颗人头,滚滚而落。

    唯有王落日和薛时午,在脖子上出现血线时,王落日的身体由实化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木偶出现在他原先所站的位置。

    薛时午的身前则出现一只公鸡,公鸡喔喔叫了一声,竟然下了一颗金色的蛋,而那条血线,也不知缘何出现在那颗金蛋上,金蛋破碎,流出嫣红的血液,代替薛时午躲过一劫。

    至于庞昆和他那十八名亲卫,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尽皆魂归黄泉。

    “好……好强!”

    叶青双目圆睁,咽了口唾沫,他虽然猜到风伯很强,但却没想到强到这种程度,一招差点儿秒杀了所有人,王落日在他面前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感觉风伯比顾隋棠还要强,至少在顾隋棠面前,王落日还能挣扎一下,但在风伯面前,对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喔喔鸡,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种诡怪?”叶青愣神间,风伯的声音忽然响起。

    “喔喔鸡?”

    听到风伯的话,叶青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地上迈着六亲不认步伐,喔喔叫着的大公鸡,有些好奇。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喔喔鸡,以前只是听芽芽说过,喔喔鸡是一种很特殊的诡怪,本身实力并不强,只有厉级,但喔喔鸡却有一项很特殊的天赋。

    当然了,公鸡下蛋、学老母鸡叫不算。

    喔喔鸡一生只能下一次蛋,且为金蛋,而这颗金蛋则能替主人挡厄化灾。

    相比于替命木偶,喔喔鸡的金蛋用途更加广泛,可在各种危险的环境下使用,保全性命。

    除此之外,喔喔鸡的金蛋还有另外一种用途,相传喔喔鸡的金蛋中蕴含有阴阳互调之力,这也是喔喔鸡虽为大公鸡,却能下蛋的真正原因。

    所以,只要服用喔喔鸡的金蛋,相传就能男女一位,雌雄一体,阴阳调和。

    简单来说,就是男不男女不女,可以一人孕育生命。

    当然了,这只是传说,究竟是真是假,没人尝试过,关键是不敢尝试啊。

    “正好,这只喔喔鸡可以拿回去打打牙祭,听说喔喔鸡肉质鲜嫩,红烧、清蒸、碳烤皆可,配上的酒的话,最是美味了。”

    风伯看着地上跺着方步的喔喔鸡,笑意盈盈,招了招手。

    “喔喔喔……”

    下一刻,喔喔鸡扑腾着翅膀,向风伯跑去。

    “要死了还这么高兴?没脑子,就是好啊!没看有脑子的人,都快吓哭了吗?”

    叶青耸了耸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