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二章看美人

    墨渊一连两讲了十五日道经,许清歌也跟随听了十五日。

    由于和师祖相差过大,虽然她大部分都听不懂,哪怕就是一知半解,也抵过她十年苦修。

    散场时,不管是门派里的修士还是外宗修士脸上带着感激神色,一看就是受益良多,他们一起站起身向墨渊行礼:“多谢墨渊大士为我等传道解惑。”

    墨渊点点头走下望仙台,他脚步轻快而有韵律,仿佛踏在道上行走一样,转眼见墨渊身影就在众人的视线离奇消失。

    “墨大士这是去哪了?”化神大能也没有捕捉到他的身影,也没有感行到灵力波动,看着也不是撕裂空间的样子,竟像是一眨眼融化在空中一样。

    “这应该是墨渊大士踏入炼虚境里修炼出的一种神通吧!”有人猜测。

    其实在场中只有叶离和许清歌知道墨渊师父(祖)去哪了,因为墨渊在离去前曾向他们神识传音,说是去东海一座小岛上闭关修炼,他感应到那里有一位修为比他还高的炼虚前辈,想去求教一下,可能最近百年都不会回宗。

    这世上还有比师祖修炼高的修士,叶离和许清歌一点儿也不吃惊,毕竟总会有人机缘强大走在前沿,甚至青华界说不定还可能有大乘修士,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些修炼到炼虚期和大乘期的修士都开始避世起来不再露面。

    众人猜测间,墨渊的神行步已经带他来到东海深海里那座小岛上,那位前辈已经预知到墨渊的到来,早已站在岛中等他:“段某在此等候道友良久。”

    “晚辈来迟,还请前辈见谅。”

    “墨道友来自大派事务繁多可以理解,只是这一去可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甚至有可能再也回不来,墨道友当真想好了吗?”段天狼再次问道。

    “我已经修到这一步,自然不甘止步不前,哪怕身死道消也在所不辞,还请段道友引路。”墨渊态度坚定,云雷峰有徒弟叶离和徒孙许清歌坐镇,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世间事已了,那他就全心全力争一争这通天之路。

    “好,墨道友当真有魄力,随我进去吧,潮海境马上就要关闭。”段天狼带领墨渊走入小岛山洞里......

    炼虚大士传完道已经离去,他们这些外宗修士也没有理由再留在明扬宗不走,大部分人都带着亲传弟子离开。

    方蝶衣和师父龚守时真君都受益匪浅,和许清歌匆匆告别后开始回宗闭关。

    这边包珊珊倒是不想走,因为被师父看管的严,她本就很少有出宗的机会,这次来还想留下和许清歌多玩几日,可楚天阔不能再等,听完墨渊传道,本来一直卡在化神大圆满境界的修为突然有一丝松动。

    这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事,因为他毕竟有整整五百年没有增长过修为,他必须立刻赶回宗闭关,本想把珊珊也一起带走,又看到她这么不舍得离开,再加上他这次闭关不知道还要闭多久。

    万一他闭关期间珊珊再偷跑出去了,还不如让她留在明扬宗,起码她就算出去还能和许清歌在一起,两个人作伴,总比一个人安全的多。

    “那你乖乖听许清歌的话,师父闭完关就会来接你。”楚天阔千叮咛万嘱咐一遍才离开。

    这让被楚天阔大能给予信任的许清歌顿觉亚历山大,包珊珊好歹也是结丹真人,楚天阔这不放心的样子就像徒弟才踏入修行一样。

    听了师祖十五日的传道,许清歌也颇有收获,借着吴书瑶带着包珊珊游览明扬宗几日之际,许清歌也抓紧时间闭了个小关。

    一连闭关半个多月后,许清歌才把她的道法理解重新整理融会贯通理解一遍,虽然还是有许多经法还不理解,不过奈何修士都有一个强大的记忆力,她把高深的难以理解的经法都记在玉简里封存起来,简单易懂的汇聚在一类重新学一遍,稍有些干涩生疏的又慢慢梳理演练至懂。

    本以为只需要五天左右的闭关,她生生用了半个多月,等出关后就看到吴书瑶一个人在云雷峰指挥手下杂役弟子干活,却未见到包珊珊人影。

    “书瑶,珊珊真人呢?”

    吴书瑶看到她,无奈道:“师叔你可出关了。”

    “怎么了?难道珊珊......”不会偷跑了吧?那她怎么向楚天阔大能交代?

    “珊珊真人没事,而且就在云雷峰。”吴书瑶赶紧说道。

    “那到底还有什么事等着我?”只要包珊珊没丢,其他一切都是小事,许清歌放下一半悬着的心。

    “问题是珊珊真人快成第二个蓝师叔了。”吴书瑶叹口气,“并且比蓝师叔还过有而无之不及。”

    “这......是什么意思?”许清歌心中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哎呀,师叔你还是去叶离师祖洞府门口看看吧,反正包珊珊真人一准在那。”吴书瑶实在不好意思背后说包珊珊不是,直接干脆开口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许清歌脸上不知该做何表情,只能来到师父洞府前,就看到一身醒目红衣的包珊珊躲在师父洞府外的石头后面偷偷摸摸向里张望,时不时的还嘀咕一句:“叶美人儿怎么还不出来?”

    坏了,许清歌暗叹一声,她就知道像包珊珊这么单纯又很少出门的小姑娘,很容易喜欢上自家师父这种拥有盛世美颜的人。

    自己当初看到师父的第一眼时还被帅到恍惚了一下,更别说涉世未深的包珊珊了。

    不过就师父这种性格,眼里只有大道,经书和飞升这三种,她还是趁早掐灭包珊珊的小火苗,省的到最后收不回心。

    “珊珊,你在这做什么?”许清歌放轻脚步走到她背后排了一下。

    “啊!”本就做贼心虚的包珊珊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许清歌,才拍了拍胸脯不满道:“清歌,你吓到我了。”

    “这么害怕我,是不是做贼心虚呀,快说你在这干嘛?”许清歌故意板齐脸问道。

    “当然是看美人儿啦!”包珊珊理直气壮说道,“你家师祖长得这么好看,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