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残酷

    对此,云芸根本无能为力,那后来的男子的修为用深不可测来形容都有点儿不准确,完全是超然物外的存在,根本不清楚究竟有多么强大。

    让人不解的是,此前气势汹汹的伊芯一进入这结界,居然可怜兮兮的跪在了至天族女子的面前。

    “现在才知道怕了?”女子趾高气扬的笑道。

    “求求你...原谅我吧...”伊芯把头磕在地上后呢喃道。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女子一脚踩在伊芯头上后讥讽道。

    她没想到的是,一丝能量波动都没散发的伊芯居然让她的脚在一瞬间爬满了荧绿的颜色,与此同时她的脚散发出了一种腐朽的气息,刹那间就废了,而且这荧绿色泽还在不断的蔓延。

    吓得连连后退的女子想要以本源瓦解这荧绿色泽,却发现这颜色已经和她共生,想要祛除只能把整条腿都瓦解,但在温室中长大的她根本没那股狠劲儿,只是绝望的看着其族叔。

    “高下已决。”其族叔不光没有救她,甚至直接隔空一把捏碎了她的至天意志,因为她失去了身为至天族人的荣誉。

    “我会重新派人来指引你们。”族叔扔下这话后离开了。

    “你...”望着过来的伊芯,云芸愣的说不出话来。

    “我厉害吧?”伊芯自得道。

    “姐姐,你哪天不高兴了直接和我说就行,千万别毒我...”云芸第一次叫出了姐姐。

    “我怎么感觉你我之间有点儿生疏了呢?”伊芯皱眉道。

    “绝对没有!”云芸慌忙摆手道。

    “嚯,你灭了那贱人?太棒了,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若非念及同族,真想给她几巴掌!”一个阳光满满,很是飘逸的男子飞过来,看到已经彻底腐朽的至天族女子后叹道。

    “看来我这算铲除祸害了,哈哈!”伊芯豪爽的大笑道。

    “那是自然!这是介绍至天界概况的玉简,你们先看看。”男子说完,给出了两个玉简。

    拿来玉简后,云芸发现这里面的内容很详细,小到至天界的光线源于云朵,黑夜白天全凭云朵转化,大到至天界只有至天域是由至天族一手统领,其余地方是放着不管的事情,全部都有周详解释。

    关于刚才她们的神通变成灰色的事情,是因为至天界压制所有和世界制造者的力量有关的事物,规则正是其中之一,压制的力量源自这里的天则。

    天则,是规则的进阶版,极限尽头更广,且再差的天则都能压制规则。

    “看完了挑选下宗门,作为我族邀请者,你们不光可以随便挑宗门,而且一进宗门就是长老。先笼统的问一下,你们是想去强大的宗门呢,还是想去弱小的宗门?”男子忽然问道。

    “弱的。”云芸不假思索的说道,因为在那种宗门永生族身份暴露了好跑。

    “疯了你?去弱的宗门四处都是劲敌,天天让你去当苦力应付破事儿,还能不能修炼了?”伊芯敲了云芸脑袋一下后教训道。

    “那去强大的宗门吧...”云芸畏畏缩缩的说道,她想了下,如果一直出手的话,暴露身份的概率会变得更高。

    “有没有搞错?就咱们这点儿实力,去强大的宗门当长老不给挤兑死?”伊芯毫不客气的又敲了一下。

    “姐姐选吧,选好了我跟上就行...”云芸无奈之下说道。

    “有没有那种实力居中的宗门?给推荐一个呗!”伊芯望着男子问道。

    “桁天宗吧,桁天域的最强宗门,不过桁天域很弱,最强者不过是伴天修为。”男子想了下后说道。

    “就这个宗门吧,现在就过去么?”伊芯问道。

    “作为我族的邀请者,你们还可以挑选一本能修炼到为天境的心法。”男子摇头道。

    “这么好!”云芸叹道。

    “不过你们要先做一件小小的事情。”男子说道。

    “什么事儿?”伊芯又问道。

    “跟我来。”男子说着飞向了远处。

    云芸和伊芯跟上去后,来到了一个显然尘封已久的大殿前。

    进入大殿,众人来到了一处只有凌乱光点的虚无空间。

    “这些是什么?”云芸疑惑道。

    “永生族殒者的残留意念,你们只要随便消灭一个就能获得心法。”男子介绍道。

    闻声,云芸愣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伊芯就干脆多了,她抬手便灭了四五个意念。

    “你心软个什么劲儿呀?都是些素不相识的家伙,还都已经殒灭了!要不要这么多愁善感?”伊芯催促道。

    云芸并没有回应伊芯,只是在偷偷的瞄了一眼陷入疑惑中的男子后,迫不得已灭了一个本就快要崩溃的意念。

    “对不起...”她倍感煎熬的呢喃道,但她不得不这么做,否则绝对会让至天族起疑心。

    “哈哈,你们可能不知道永生族,他们和我们是世仇,所以走个形式。”男子见状,不见了疑惑,涌现了笑意。

    随后,他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伊芯一把拽上正在发呆的云芸后,跟了上去。

    再次停下脚步,是在一颗氤氲着不凡光芒的大树前。

    “触碰试炼树,你们会进入挑选心法的试炼,是好心法还是坏心法,全凭试炼结果决定。”男子介绍道。

    闻声,云芸和伊芯不约而同的把手搭在了树上。

    瞬时间,云芸来到了一个熟悉的景象中,正是至天族毁灭永生族的景象,她在这试炼中是一名至天族的族人。

    犹豫了很久,她都没有出手,只是愣在原地看着。

    “为什么不出手?”一个至天族人冲过来问道。

    “我...”云芸还没说些什么呢,就被他打断了。

    “难道你是永生族人?”至天族人质问道。

    “不是!我不是!”被吓了一跳的云芸慌忙解释道。

    “你肯定是!”至天族人吼着以本源攻向了云芸。

    条件反射的,云芸以毁灭的力量应对了去。

    两股力量相撞间,两人僵持不下的引起了所有至天族人的注意。

    “还说不是?你额间那是什么?”至天族人冷笑道。

    与此同时,其他至天族人也爆发出本源的力量,攻向了云芸。

    就在云芸将要被瓦解之际,一个满面皱纹,却依然是少年眉眼的老者忽然出现,他碎裂了这景象,并带着云芸来到了一处精神空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