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不像孙雨霞

    叫来小太监,孙东换了间房间,丁绒小心翼翼的给孙东涂药,再包扎起来。

    “你的同伴功夫很好嘛!”孙东一边赞美,一边熟练的把自己微微隆起的胸部给缠起来。

    “他这样对你,你还有心情表扬他的功夫?”丁绒十分不以为然。

    孙东不在乎的笑笑:“他也是无意的,平时我和军士们过招,也有撞到胸部的时候。这东西着实麻烦,越大越麻烦。”

    “……第一次听到有妹子这么说的。大家都只会嫌小。”丁绒叹息道:“以为只要是女扮男装,都能一眼看出,但是你的外貌、行为动作却完全看不出女子样,浑然一体了。”

    “多年练武练成的状态。实际上,我已经不觉得自己是女人了。”孙东笑起来,毫不在意的说道,想到别的,孙东问:“不过你们真是木匠吗?”

    “木匠就不能有功夫吗?”丁绒反问。

    “那倒不是。”

    丁绒盯了她半晌,奇怪的问:“你居然是女人?御林军士兵居然是女人!”

    “严格地说,我不是御林军,只是他们的教头。御林军的标准严格些,他们除了要家世清白,还得体检才能加入。教头倒是不必,自由些,以教为主,不必执行巡逻护卫任务。”

    “我不明白,你一个女人,干嘛在皇宫里当教头?”

    “当教头才能研究武学啊。不当教头,难道当宫女当妃子?”

    “啊?那倒不是,当皇宫妃子肯定不能舞刀弄枪。”丁绒回答。

    “我们大锦国民风相对保守,自然不行。但是你们东柯国的皇后不是上过战场吗?听说和海寇一战,勇猛非常,众人皆叹服。”孙东羡慕的说道。

    “啊……是啊。”丁绒回答。东柯国的事情,谁知道啊?

    孙东听到却脸色一凛,扣住了丁绒的手腕,喝道:“你不是东柯国的!你是哪来的奸细?!”

    “我……是东柯国的,土生土长的。你别乱说。”入大锦国以来,第一次被揭穿了身份,丁绒心砰砰跳,连忙辩解。

    “你是东柯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参加过海寇一战的女人,是东柯的一个小公主,不是皇后?”孙东眯着眼睛说。

    “我一个老百姓,从不留意皇室的事情,这并不代表我不是东柯的人。”丁绒狡辩道。

    孙东想了想,松了手,眯着眼睛道:“你们木工技术倒也不是假的。但是,你们中间混有可疑的人!”

    “你说什么?”丁绒打算死不认账。

    “那个刘桦,就不是东柯人。”

    “他……你怎么知道?”丁绒道。

    “我认识他。”

    丁绒下意识的问道:“莫非你也是《此情可待》的书迷?”

    孙东一脸听不懂。

    “话本子,《此情可待》,你不知道?”

    “我从不看话本。这是小女人才做的事情。”

    你厉害!丁绒问:“你认识他?他没说认识你啊?那天明明一起吃了烧烤。你认错人了吧?”

    “不可能认错。我们还曾经订过亲。”孙东道。

    晴天霹雳!

    丁绒颤抖着指着眼前的不似女人的女人,说道:“你是孙雨霞?”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的名字?我都快忘了。”孙东疑惑的问。

    “所有书迷都知道。”丁绒无奈的说道:“你是最热销的禁书话本子的女主人公。”

    想了想后,丁绒补充:“那个刘桦,你的未婚夫,混进宫就是为了寻你的!”这样,你还要把他抓出来吗?

    “他寻我?才怪。我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孙东一脸不相信。

    “真的。世界人民都知道。身为话本子里的一个尽职的男主人公,他必须寻找到他的未婚妻,就算不再续前缘,好歹也要问个你好吧。”丁绒道。

    “什么意思?你是说他把我和他的故事写成了话本子给别人看?”

    “不错,成为了近年来最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人爱情故事。”

    “我*~¥@%……”孙东顺溜的骂出一串脏话,平时她训练御林军就是这么骂人的。

    丁绒几乎想鼓掌了。骂的太对了!如果孙雨霞变成了冷宫的老妇人状,在灯火不明时,他说认不出未婚妻,那也就罢了。但是前夜吃烧烤时,到处都是灯笼,灯火简直可以照亮半边天了,这位未婚妻就坐在他对面,他也没认出来!他居然还误导小白,说什么“她的右脸上偏下方有一个豆大的红痣”,这孙东哪有红痣?现在他还带着他的铁粉小白在宫里瞎折腾呢!

    想到这里,丁绒忍不住问:“你以前,十来年前,脸上有过红痣吗?”

    “什么红痣,没有啊,从来没有。你问的奇怪,长了的痣,难道会不见吗?”孙东道。

    “……”丁绒想:什么红痣,怕是被蚊子叮出来的小红包吧?孙雨霞的长相是他脑补的吧,刘桦连自己未婚妻的长相尚且记不清了!他在话本子里把孙雨霞描写得天仙下凡一般美丽,谎话说多了自己都信了。但是孙东本人,长相很普通,换成女装也不会是美女。话本子的创作者很笨,当他的粉丝真是对智力的极大侮辱!幸亏不是他的粉丝!

    “我们真没什么坏的目的,你放心,只是很傻的帮助这个自以为是情圣的男人而已。”丁绒说着,问:“好吧,既然话本的故事是过度夸张的版本,我要求听纪实报道。”

    “什么……报道?”

    “就是我想听听,当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被皇上强娶进宫了?”

    “啥?@%*~¥……”孙东又飙出一大段脏话。

    她骂过瘾了,才开始讲起当年的事。

    十一年前,孙雨霞确实是帝都外一个武馆馆主的女儿,酷爱修武。馆主自己修武,却不想女儿和自己一般鲁莽,所以一直不让女儿练武,孙雨霞只能自己偷偷学习和练习。一次,馆主救回来一个文弱的青年人,他就是刘桦,说是要去帝都赶考却落魄得快饿死了。馆主人善,收留了他,还让孙雨霞去打点他的生活,但是孙雨霞特别不喜欢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除了管饭其他都没管。别人来闹事时,刘桦帮助馆主说理,倒是省了馆主的麻烦,所以当他求娶孙雨霞时,馆主应允了。

    说到这里,孙东问:“话本子里是这么说的吗?”

    “只是说道你芳心暗许。其他的都差不多。”丁绒道。

    “芳心暗许个死人头!谁会瞎了眼看上一个这种男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