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境 第一百六十二章 敌羞吾去脱他衣

    贵来云现馆的上等贵宾房内。

    正中间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圆桌,就这做工和用料都是上乘的盐山石料,花梨纹路更是精雕细刻。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还挂着小锤。

    屋里一盏上等三花檀香炉冒着丝丝青烟,其中裹挟着一股丝滑甜香袭人而来,让人耳目清明。这墙壁上还有一副《凤凰傲意图》落款是唐寅,好大的手笔!

    另一边还有一桃花翡翠白玉金镶簪玉的书案,案上堆着各式字帖书法,并放着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更有几枝精细的北狼毫,货真价实!

    静静坐在这里之时,不由着了心意,起身来看看。

    案台上正是有人笔墨了一副对联:“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这笔墨写的狂放,虽不是上乘的书法,但也有几分舞龙的形色。

    眨眼看看,一个鹭字,元太一看了半天,心有所想,伸出修长纤细的手指微微触摸。

    这笔墨已经干了,像是有段时间了,再看看那笔。

    放于砚台之上。

    伸手拿来,细细端看。

    随即想想,挽起袖子,着那方镇纸压住,新写下两行:“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

    ……

    外间有了声音,微微有所察觉,看向窗外。

    侍女轻轻出门探看,很快回来:“是太白先生在打云现,要不要去看看?”

    微微摇摇头,元太一叹了口气:“建安富庶,倒是想看看,看来,是没机会了!”

    “府主还在遗憾新郑的事情?”

    摇摇头,元太一叹了口气:“六叔说的对,天下的事情总归有终结,新郑的百姓并不在乎是姓赵还是姓元。”

    “不是这样的!府主!”

    摆摆手,微微一笑:“小树,不用安慰我,没关系的,其实这事情,大家都明白,只是有些人放不下。”

    “府主……”

    “奴婢觉得新郑一直都在,在您心里,只是有时候背的太重了,不如放弃。”

    微微一笑,却是感悟良多,看着窗外时亦有些别样的心情。

    “小树,你也该出去闯闯了。”

    面相清瘦的侍女认真的摇摇头:“奴婢想跟着您。”

    ……

    ……

    东一太白打云现,孟田本就打不赢他,就算能打赢也不敢赢!

    别说贵来的场子要砸!

    就看那眨眼间一个来回,大建武道崩塌,这份霸道,谁敢惹?

    传闻这建安城里的虎贲军都去拱卫皇宫了,街上乱成一片!

    一白衣白扇的男人悠然来到贵来云现坊门口,打开扇子微微扇风,扇面有“道通人和”四字。

    街面上群雄眼神不善,看着他。

    微微含笑来到门口之时,贵来的师爷看到他就如见了救星,擦着额头的汗,迅速跑了过去来抱拳:“姚爷!”

    “嗯”微微点头,依旧那副含笑模样,姚荃进来倒让贵来的人紧绷的神经有了一丝放松。

    一楼大厅正中央,围观者甚少,倒是能见到长宁公主的影子。

    此刻的公子依旧在驸马爷的陪伴下,一脸痴情的看着云台上打云现的男人!

    那个白衣男人手指羊角决,面前的骰盅凭空而立,引得众人无不惊叹!

    这种手术简直匪夷所思,完全打破人的常识和认知,平白立在空中,里面的骰子吃不到力是如何停留在骰盅里没有掉出来的!

    面色认真的孟田怒吼一声,跳上云台,来一个大鹏展翅的架势!

    东一太白大喊一声:“接招!”

    孟田小眼一瞪,竟也增大几分,怒吼道:“放马过来!”

    啊……砰!

    看到骰盅来不用手接,直接用胸口硬抗,孟田连犹豫都没有!

    顿时噗的一口吐沫星子飞出,整个人也向后倒摔过去。空中手舞足蹈向后砸下,只砸的身后的椅子都被震成碎片!

    “哎吆!”

    “好!”长宁公主一屁股跳起来使劲叫喊:“白白真棒!白白最强!”

    “白白?”

    众人侧目。

    哈哈大笑,更有厚脸皮的东一太白抱拳示意,冲着长宁公主抛个媚眼:“宝贝!别这么叫,让人家以为你是脑残粉!”说着一记飞吻:“嗯啊!”

    长宁公主粉脸一红,鼻血一滋“呜……”晕了过去了!

    “公主,公主?来人啊,公主殿下晕过去了,快,去医馆!”

    “这粉丝不给留个签名能行?”一个响指,一豆蔻少女微微含笑送给驸马爷一方墨宝!

    一看到这玩意,驸马爷眼神发亮,甩甩袖子,抱拳一礼,接过来展开看看:“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

    “嗯,好诗……好诗!”

    驸马爷违心的赞美。

    “哎!?”东一太白疑惑,那少女:“小翠!怎么回事?爷写的不是对子吗?怎么又多出一副对子?”

    “啊?公子,这是元小姐让拿来的!”

    “啊?”

    驸马爷眼睛一亮:“哎吆,难怪!太白兄的墨宝就已经够好的了,想不到还有元王爷的墨宝!这更是难得一见那!好啊,我代长宁多谢太白兄,多谢元王爷!啊,哈哈!”

    “这……”微微挠挠头,也没多说什么,东一太白也抱拳含笑了。

    “咳咳咳!”

    从地上爬起来的孟田抹抹鼻血,睁大眼睛看看:“太白大爷这是要去天香谷吗?”

    “呃!你怎么知道?”

    “这对子不都说明白了吗?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这天下第一香,不是天香谷还是哪啊?这天香谷白鹭洲……啊,呵呵!”

    “对啊!”

    众人不由看看说话的人,是姚荃。

    东一太白转头看看,行程被人说破了,不由苦恼,像是喃喃自语:“这他娘的让人知道,不全去天香谷了?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

    “太白公子隔三差五不都出来玩吗?听说前几天还去东华观佛呢?”

    “哎!姚荃,啥意思?老子去东华关你屁事?”眼珠一转,东一太白拉着脸看着姚荃,脸色不善。

    却是对方微微一笑,抱拳说道:“云现胜负已分,不知道太白公子打算怎么收场?”

    “废话!把老子的丹书铁卷给老子拿来,否则只要和贵来沾边的人,全给老子死!”

    众人不由一惊。

    果然,东一太白来建安杀贵来的场子,那心机是不单纯的。这是打算借这个事在建安杀一波人啊!

    杀什么人?

    飞鹰司!

    谁不知道贵来的后台就是飞鹰司啊!

    孟田苦笑道:“爷爷,小的不敢说谎,这丹书铁卷被廉康廉大人拿去了,小的已经派人去请廉大人了!”

    “请?”东一太白干脆走过去坐在椅子上翘个二郎腿笑道:“好啊,老子就等廉康来!给老子听好了,老子只要廉康的尸体,不要活人!一会打死了给老子拉进来!”

    “是!”

    ……

    贵来的人纷纷低头咽咽吐沫,这是明摆了就是要杀人啊!

    依旧那副笑脸,姚荃说道:“你这孙猴子大闹凌霄宝殿玩的爽快啊!只是西边的如来佛也已经看过来了。”

    “你这比的不恰当,爷我这叫吕布坐镇虎牢关高喊一句话:“敌羞吾去脱他衣!””

    ……

    “什么意思?”

    “通杀!”

    姚荃自袖中取出丹书铁卷来,丢给东一太白:“廉康重伤了,来不了,我替他送来。”

    接过这丹书铁卷,东一太白满不在乎的随手一丢。

    身边的侍剑婢女接住,小心的揣进自己怀里。

    姚荃一摆扇子笑道:“上次在延城碰上柳廷玉,没和他动手果然是明智之举,不然今天要进这贵来,怕也不容易!”

    “一码归一码,”左右看看,东一太白一个响指:“行,这京城玩过了,那就走吧!”

    临走时东一太白走近姚荃说道:“有句话叫道不同,不相为谋。哥们,你适合和廷玉打交道,但不适合跟我!下次来江南,小心点!”

    微微一抹阴云转瞬即逝,姚荃看着他并未多说什么,仅仅含笑点头,抱拳:“后会有期!”

    “无期!”

    ……

    看着众多武林高手成群的离开,走远了,孟田才擦擦汗走了过来,抱拳说道:“多谢姚先生解围!今天若非姚先生,孟某这条命,恐怕都得丢在这了!”

    摆摆手,依旧微笑的姚荃说道:“廉康被东一太白打成重伤,已经昏迷了,接皇上的口谕,命我为飞鹰司少监,现在由我暂代飞鹰司司丞一职。”

    孟田一惊,急忙跪拜:“啊!哦!属下拜见少监大人!”

    扶住他,姚荃说道:“不必多礼,这一局,已经输了,没必要再硬撑下去。所以,这丹书铁卷也没有必要留着。”

    “是!”

    别说姚荃本来官位就比自己高,此刻做了少监更暂代飞鹰司司丞一职,他是长官,什么事情都没必要解释!

    这丹书铁卷廉康拿走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控制滕傲天!现在姚荃把丹书铁卷交出来,虽是明哲保身,但是其做法,廉康未必会允许!

    姚荃说这话,说不得也是让他到时候渲染这里的紧张气氛,这丹书铁卷不交,恐怕飞鹰司也得完蛋。

    孟田是个圆滑之人,很会揣摩这层意思,随即说道:“这次闹的这么大,青州一定会趁机有大动作!属下觉得东一太白也并不打算打闹的太过分,有平衡……”

    看着他意有所指,姚荃点头,看着远方,说道:“这局才刚刚开始,就来将军,虚云山的人,果然够狂!”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