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境 第一百六十三章 醉生梦死

    延城勤花楼。

    任大少爷做东,请钱安钱大人吃饭!

    当然,所谓吃饭做东什么的,无非是钱安钱大人请客,任大公子买单罢了!

    这顿饭请了几乎延城所有的官员,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招呼骁骑军的众位将军。至于为何这么大张旗鼓,那些底下的官员是不想知道的!

    当然张将军在内十几个将军一桌,这阵势颇有些像出征前敬群雄的出征宴!

    勤花楼里,这些老爷们身边围着千娇百媚,花色各异的燕堂舞女,只有那几位将军却端坐楼台,一本正经。

    难得啊。

    这骁骑军虽说是大建编制,其实大家都知道,不过是三秦之地的降兵组成。曾经东一太白称呼他们一个词:“伪军。”

    当时此话传到三秦都引为笑谈,骁骑军首领,大将军刚泰怒斥东一太白:“太过分了!”

    这些年骁骑军一直也没有抬起过头来,但是说伪军,倒是伪出特色来。吃着皇粮果然是理直气壮,吃喝嫖赌无一不沾。

    今日倒是奇了,这酒喝的少,姑娘更是不玩。本来是拉拉关系的意思,却有些油盐都不进的样子!

    虽然张将军之前答应了钱安的提议,说是传信给渭城大将军刚泰,刚大人已经同意了!说这是他们骁骑军扬眉吐气的机会!同意钱安这先斩后奏的办法!当然,这还得是枢密院的密卷递过来,这传旨的人都在路上才行!

    其实钱安根本就没有收到枢密院的密卷,更没得到传旨人的消息,他是擅自做主搞了这出戏!目的无非是整死安城知府赵慧!那姓赵的家伙是二皇子的人,自打到任就不给他好脸色!但是现在京里传来二皇子远放的消息,他那一党就已经算是完蛋了!

    墙倒众人推啊!

    听说赵慧正在私底下和何术均接触,目的无非是想投奔何术均给自己撑门面!

    但是安城地理位置这么重要,朝上不管哪家都会视作砧板上的肥肉,岂会这么容易撒手?钱安深谙这官场规则。这事情何术均一定会压上几天,若是不行动,只怕日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赵慧就动不得了!倒是现在,有了太子党的支持,自己抱上一条大腿,主动出击灭了赵慧,那上头许给他安城知府的位置,可就妥妥的了!

    要知道安城可比延城大多了!

    当然,为官者没有不精明的!此事他钱安不能动手,若是动手,就非得军方的人来动,骁骑军正是最好的人选。如果出事,担责任的必然是刚泰,而此事刚泰没有出面,大可以把罪名推给手底下的人。最多是个治军不严的罪名。

    他们骁骑军都被叫伪军了,当年刚泰写奏折陈情此事,措辞婉转,只说是东一太白玩笑之言,但是太过,想请皇上斥责东一太白一番。

    结果这本奏折皇上看了一眼就丢火炉子里烧了。

    斥责!

    南唐王李煜见了东一太白都直呼亲兄弟。你个三秦领军的“伪军”将军算个屁!

    所以就算出了事,这事情怕也是不了了之。

    谁叫二皇子失势了呢?

    ……

    席间给这些将军敬酒,他们一概都是应付,表情肃穆,庄严,莫不是这两年刚大将军痛改前非,开始苦练用兵了?

    不可能啊!

    上个月不都听说刚大将军被夫人捉奸在床,一顿臭骂,能传出几条街去?

    来回敬酒,大有混脸熟的任天行过去敬酒的时候,他们也是一样,这嘴皮子贼会说的任天行也悻悻的回来。

    坐在旁边看看钱安:“钱叔叔,今天这酒我可都敬了,您是不是也该喝我一杯?”

    对任天行这小子,钱安还是很满意的,说是四有青年也不为过!

    这酒,当喝!

    微微点头。

    任天行站起来高喊一声:“诸位,今天在我这勤花楼玩个痛快!钱叔叔做东!小侄得敬钱叔叔一杯!叔!满杯!一口不准剩!”

    “嗨吆,你小子,这是想把本府灌醉吗?啊,哈哈!”

    “那是!叔,小侄任天行这面子,您看吧,给不给?”

    众人纷纷看过去。

    钱安左右看看,露出一张慈祥的老脸微微点头,含笑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天行啊,你是咱们延城第一个在无双城打出名头的,听说明年三宗十二人之战,祝老爷子打算就在你们无双城三杰中选出一人参战?”

    哈哈一笑,任天行得意又骄傲!

    众人不无仰望,不乏有眼神发光的!

    能参加三宗十二人之战,那都是各派中最杰出的后起之秀,乃至于未来继承掌门的人!

    这可是极度光荣的事情,说是光宗耀祖都不为过!

    看看钱安,心有灵犀的二人都是吹货。

    “钱叔叔过奖了,这三宗十二人之战,天行资历怕是尚浅,想来傅雪棠傅师兄会比我更合适!”

    众人眼神微微波动。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全部端着酒杯齐声喊道:“任公子少年英才,前途无量!”

    “哎!大家太客气了!叔,我敬你的这杯你得先喝了!”

    “哈哈哈,那是!来,任儿,看好!”

    咣咣咣一大杯,一口不剩,全部喝光!随后将杯子倒置,一滴不剩!

    “钱叔叔海量!天行佩服!”

    “钱大人海量”后面众人纷纷赞扬!

    “嗯!”微微点头的钱安看着任天行将酒斟满。

    众人齐声喊道:“卑职敬钱大人!”

    “嗯,”钱安微微点头,含笑说道:“这一年大家也辛苦了,我钱安也敬大家一杯!同饮!”

    说着钱大人举起酒杯微微轻抿一口,哈哈一笑,放下酒杯,坐下了!

    众人纷纷举杯一口仰尽,倒置下来表示滴酒不剩。

    ……

    “叔,今天这么大排面,是打算明天就去安城?”

    咂咂嘴,夹上口菜放入嘴中咀嚼一番,边吃边搂着旁边美人的腰肢揉捏。像是想着任天行的话半天,才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事不宜迟,今晚就出发!我都算过了,明天清晨到安城,刚好开城门,咱们提着圣旨进去抓人!杀他赵慧小儿一个措手不及!”

    “叔,你该不会想”任天行瞪大眼睛看着钱安,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快刀斩乱麻!”钱大人语气坚定。

    不由有些惊讶,任天行小声提醒道:“叔,太大胆了吧?这是要是传到京里!?”

    “所以更要快!天行啊,你知道为什么这次祝老爷子不选你参加三宗十二人之战吗?”

    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任天行不由疑惑道:“为什么?不是傅雪棠是他准女婿吗?再说了,无双城的城主一向都是姓祝,傅雪棠能做,也是祝家的女婿,未来城主的妹夫,他的实力接近境二,祝家不就是拉拢他才给他安了个无双城三杰的名号吗?”

    白了一眼任天行,他说道:“笨啊!你要是比傅雪棠厉害了,那祝无双是不是就是你媳妇了?”

    一愣,任天行不由点头:“叔,你说的倒是这么个理!可是我也没那本事打赢傅雪棠啊!”

    “所以要胆子大吗!干死他!”

    急忙停住,当是钱安喝醉了,任天行赔个笑脸:“叔,打住,傅雪棠可不是个讲理的人,这话要传到他耳朵里,不得来延城一趟?你他不敢动,打我他是绰绰有余的!我就是惹不起他才回延城的!”

    微微一想也是,任天行这小子机灵又懂事,这点事情他不是不知道,但是能做成才是本事。没到那本事确实也不可能!

    钱安点头说道:“嗯,天行啊,我和你爹几十年的交情了,叔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当年与你爹那是过命的交情,你娘怀里的时候,也是你姨怀豆豆的时候,那时候我与你爹商量,要是生的是男娃就结拜兄弟,要是生的是女娃就结为夫妻!没想到叔我运气好,一生就是两个男娃。不然你现在还得头疼,是让老唐的闺女做大房还是叔我的闺女做大房!”

    “哈哈,叔您说什么呢?要是想,您下面随便找个干闺女送我!大房小房您一句话,天行照办!”

    “你这臭小子!鬼精!”哈哈一笑,钱安点头,拉住任天行的手说道:“这次叔做了安城知府,你就来安城帮叔的忙!知道吗?”

    夹片红肉放进钱安的碟子里,任天行嘿嘿一笑:“放心吧叔,不用你说,我也得去!不光安城,渭城我也得闯一闯!”

    “呵!胃口不小!”

    对这年轻人很满意,这举一反三,真是有为青年!

    世上不缺这样的有为青年,缺的是他这样的叔叔!

    钱安很得意!

    ……

    正是聊得高兴之时,忽然那边落座的十几个将军像是得了通报,互相点头,起身。

    张硕走了过来,一抱拳说道:“钱大人,时候到了,去府衙办公吧!”

    “哎!”正要起来之时,钱安疑惑:“府衙办公?张将军,不是准备去安城吗?”

    张硕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有一丝笑容:“安城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少帅说,你很适合做延城知府,安城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还请安大人去府衙发官文吧!”

    莫名其妙,自己这安城知府的官位就这么丢了,这能行?钱安不忿了,怒视不满的吼道:“刚泰这是什么意思?当个少帅了不起啊,居然还想插手安城的政务?当自己是谁啊!”

    “咳,钱大人,我家少帅叫柳廷玉,不是刚泰。”

    “什么!”

    在场不少官员的帽子都歪了!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