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境 第一百六十四章 枣花香

    枣花乡,枣花香。

    这十里八村,若说哪家村子最好?还就这枣花村好!

    为什么呢?

    离安城近,土地肥沃,村子里流过两条小河,多有些塞上江南的感觉。

    都说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可是这高坡里两道河,滋润哺育着河边的村民们。

    秦岭,

    纵跨中原天下。

    自古就有秦岭分南北之说。

    一道雄伟的山脉分南北。

    枣花香就在这秦岭山脉脚下。

    正是冬日里的闲空,三五的乡民聚在村口晒太阳。

    几个年轻人蹲在打谷场上互相议论着最近城里的大事。

    府衙的乡官刚走。

    这两年的村长都是唐老爷子做,今年这村长,却换了别人。这事情说来也怪,唐老爷子脾气不小,这次居然也没有闹,更没有提着他那把长八尺的大刀去跟那乡官理论!

    不过话虽如此,今儿一早就听见唐家院子里传来一阵阵的磨刀声!

    这总归还是让人不放心啊。

    这到晌午的时候了,唐老爷收底下那个最宠的伙计王二到现在都没有露面。该不会唐老爷今儿打算到安城去找知府老爷的晦气?那是不是太蠢了?

    新来的知府是谁都尚且不知道,更何况现在这三秦的地界一夜之间就换了柳姓,这不是赵家人的地盘了,柳家人能给你好果子吃?

    远方的桥头出现一辆马车吸引了几个村民的目光。

    众人全部看过去。

    露桥修的宽敞,新砌的青石砖是去年唐老爷捐资修建的,这条新桥宽敞又明亮,桥扶手上还有精细的狮子雕刻。

    并排走三辆大车都不嫌拥挤,青石桥上徐徐走来的马车是双马拉车,一看就知道是达官显贵,不然是走不出这等牌面的!

    要知道这驮车的马匹颇贵,这些年四处乱战,像马匹这等资源多是官家管控,一匹马都有一匹马的文书,从买马到养马到用马,都有极其严格的要求。

    正所谓:

    “百金买骏马,千金买美人;万金买高爵,何处买青春?”(清代,屈复:偶然作)

    这一匹马的价格几乎不弱于买人。

    据说安城的黑市上,买个模样俊俏的闺女,也不过就是百两银子罢了!

    几个青年乡民看马过后迅速就把目光看到那赶车的人身上了!

    那是一个模样娇美的女子,一身青衣打扮,香艳罗敷,皮肤白玉如酥,眼睛一衣带水,秋色朦朦。

    嘴唇上红色的一方小嘴微微撬开半分,雪白的贝齿微微轻咬嘴唇……

    哪是见过这么招摇的女子?

    就是路过青楼的时候远远看看那门口的红馆姐姐们涂脂抹粉的样子都以为那是最漂亮的女人,可是这赶车的姑娘,根本就不是那些老娘们能比的!

    不说别的,就这穿着单薄,一截雪白的藕臂露出来,拉着马缰绳的模样!

    这脸蛋白中透红,是不是涂抹胭脂?好像不是,倒像是冻红的!

    可是,那仍旧……

    太好看了!

    ……

    被几个人看着倒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地方,只是如他们所见,衣衫单薄,出来赶车确实很难受!

    一路喝着西北风过来,想开口,却还是没敢说半句话。

    老楚被一脚踹飞,就这份霸道,她不乖点,想来公子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舔舔唇瓣,经历了很久的思想斗争,终于决定说了:“公子啊,您伤的重,要不要奴婢进来伺候?”

    ……

    车里的公子没有说话,像是安静的熟睡?

    “咳咳,公子,外面冷,奴婢受不了了。”

    ……

    “哎……”

    “公子,”

    “奴婢有一事不明白,为什么你能放了慕容箐那个贱人,却不放过芸姜呢?难道是那贱人伺候的您爽快?您就听她的摆布?故意整奴婢?”

    “公子,”

    “芸姜也就是给人带个路而已,再说了,这就带个路而已,就能换了百亩良田一辈子吃穿不愁,谁会拒绝啊?”

    ……

    听听公子依旧没有反应,小女子长长叹了口气:“公子要是杀奴婢,奴婢认了,各为其主吗!只是杀之前,奴婢有件遗憾的事没有做,真是死不瞑目,若是公子能成全,奴婢死了也安心了!”

    “什么事?”柳廷玉像是好奇了,忽然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问道。

    眼睛立刻发出一阵骇人心神的光芒!

    那几位目光贪婪看着美人的乡民青年不由浑身一抽,打个趔趄,额头纷纷冒出一层虚汗来!

    芸姜姑娘舔着唇瓣贪婪的说道:“奴婢到现在还是个黄花大闺女,那晚见了公子,奴婢就念念不忘,心中暗暗发誓,生要做公子的女人,死也要做公子的鬼!别无所求,只求常伴公子左右!”

    微微叹了口气,芸姜姑娘又说:“可是没想到公子您喜欢的快,厌烦的也快!就玩了奴婢一会,就失去了兴趣,奴婢真是无能!可是这身子还是等着公子的!奴婢会努力的,只是想这一辈子,好不容易找到个想要死心塌地跟着的男人,却连身子都没要?这女人做的是不是太不中用了?”

    “公子难道真的嫌弃芸姜的身子?”

    ……

    这话要是场上的那几位青年听到,不得妒忌的一头扎进麦草堆里自杀?小半辈子了,娶个媳妇都这么困难,这车里这位主未免也太过分了!

    这么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外面给他赶车,都冻成啥样了?

    就这主动倒贴身子,都不要?

    简直是暴遣天物!

    什么叫人面兽心?

    呸!

    禽兽!

    ……

    看看那几位看着自己都近乎痴呆的乡民青年,阮姑娘不失时机的向他们微笑,拿出甜甜的嗓音冲他们喊道:“几位哥哥,请问,唐柏山家怎么走?”

    “唐柏山。”

    “哦,这条路一直往里走,西口那颗枣花树下有两个石狮子的门!呃们村就他家有狮子!”

    “哦,谢谢哥哥!”

    姑娘甜甜一笑,那红嘴唇着实妖异又美妙,娟娟小口中舌尖微微卷缩。

    几个青年直勾勾的看着,魂差点没了。

    “唐家的女子?”

    “没听说过啊?”

    “唐老爷也不是本地人,说不上是亲戚。”

    “亲戚?这么好看的亲戚?”

    “得来吧!别做梦咧,指不定是哪家的高门槛,就呃们?算求!”

    几人擦擦鼻子,看着远去的车子!

    ……

    这秦岭山下的小村庄质朴,但也神秘!

    这些村庄说是本地人,其实八成以上都是外迁。

    不说当年大秦帝国一统六国之时,就是盛唐时,这最富庶繁华的地方也非长安莫属了,对于那时候的京畿地区,即便是乡野,北迁过来的人也是数不胜数!

    而这些年战乱,兵火,又有天灾**,更是土匪横行。

    西山的响马,川西的飞贼,南河的流金锤,世道越乱,人就越恶。

    故而所谓的外迁,无非是在和平之时审时度势的人选择了一种更安稳的生活方法!

    据说这秦岭大山里有着无数的秘密,正所谓“八百里秦川,十万古墓”这岭子下的村落,不乏有钻山鼠的。

    这枣花村也是一样,本地人口仅仅三成,其余七成,皆是外来迁移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比起场上那几位晒太阳的无聊青年,这庄子上的人,可就含蓄很多!

    看到外人来了,还是个花枝招展的俏姑娘,涂脂抹粉的,那些道口聊天的妇人们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纷纷回了家,关了院门。

    说这女人红颜祸水,长得好看不是错,但是涂脂抹粉,招摇过市,那可就是勾引男人了!

    免不得妇人们碎口吐沫,骂上一句“狐狸精”

    想想也是,门口八卦镜,旁边牛棚里压槽的石板上都刻着墓志铭,这村子里不乏有些暴发户,出了门十天半个月不着家门,这要是回来的时候再带个狐狸精!这日子还怎么过?不知道这种事情见不得光吗?

    要是让官府知道了?

    去年菜市口砍的十几号人,有两个不就是村北口的煞星吗?倒是便宜了那个小寡妇,年纪轻轻白拿了这么大家业!那两个男人怕是都不知道,买来个姑娘做媳妇没几天,父子俩就一同入了大狱,老太太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上了官府找衙门的人理论?被官人乱杖打出来,不知怎的,回来的路上走的不稳,一下子摔进山沟里去了!

    一家人,就剩个小寡妇和两个娃了!

    ……

    来到西口的时候,芸姜看看,那一颗枣树旁边是一院新修的宅院,院子门口果然有两只石狮子!

    “公子,到了。”

    车帘微微被拉开,柳廷玉走了出来,轻轻看了一眼芸姜。

    女子颔首,一副羞涩模样。

    并未理会,轻轻一扫膝上的尘土,看看她,问道:“还不说吗?”

    “说?”像是疑惑,看着柳廷玉,姑娘纳闷,问道:“公子要奴婢说什么?”

    似是并不在意她说的话,柳廷玉向这院宅子走去,边走边说道:“你的追踪术是谁教你的?靠的是什么,能够跟着我的?”

    “哦!原来是这个啊!公子夸奖奴婢了……”姑娘大眼睛看着白衣公子停住脚步看着她,刚刚预备随口说出的谎话咽回了肚子,露出憨憨的笑容说道:“公子,奴婢吃饭的本事,若是让人知道,以后不得饿死了?您要是还生气,奴婢给您准备绳子!”

    ……

    看到柳廷玉还盯着她,芸姜姑娘红着脸蛋保持嬉哈的笑容。

    微微露出白色的小牙齿。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