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又见侯战

    乐狮驼很怕麻烦。

    但他更怕死。

    尸妖,骨龙牵涉庭,背后又有圣境强者的影子,自己屡次三番坏了他们的好事,那些圣境强者便是再心胸开阔,也未必能容得下他。

    何况,从乐狮驼结识的圣境强者来看,他们的心胸也未必很宽广......比如孔宣,比如孟蜀,比如平平无奇的后土。

    不查的话,一位躲在暗处的圣境强者,捏死他易如反掌,现在不动他,不过是因为忌惮他背后的三大圣境。万一哪真的想不开,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吧,都能让乐狮驼变成漫尘埃。

    查的话,当然也只能从边边角角查起,万一被他们注意到自己的动向,只怕自己死的更快。

    所以,乐狮驼选择了那位人妖口中的青松岭。

    那青松岭亦在摩昂提供的玉简之中有被提及,乃是龙雀国都神都城外八十里的一座山岭。

    是山岭,到不如是山丘。

    方圆不过五十里的青松岭,虽然颇有些灵气,可毕竟地方太,所能容纳的妖族不过区区一百三十余位。

    只不过,在这百十位妖族中,倒有五位妖王,一位妖仙,实力也不可觑。

    能够在龙雀国都附近占山为王,除了实力,更有手段。

    大山主白虎山君虽是猛兽成精,倒不是肆意杀戮的凶妖,反而约束手下,不去骚扰人间。

    哪怕他在这整个龙雀国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顶尖妖族。

    他们谋生的手段也很简单:作为龙雀国的随军修士,或者开疆拓土,或者镇守边疆,以功勋换财帛,再以财帛换修行资源。

    因此,附近的百姓到也不曾因为这满山的妖怪而恐惧,反而有不少热血儿郎将他们视作英雄豪杰,钦佩不已。

    所以,当乐狮驼与夜流莺赶到青松岭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群热血激昂的年轻人,夹道欢迎着一群形貌各异,披坚持锐的妖族。

    “看,那是青松岭巡山校尉熊罡!号称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手中金瓜锤横扫千军。据前几日北方蛮夷夜袭边关,就是他一妖双锤,硬生生将四千蛮夷铁骑拦在边关之前。”

    “那是青松岭先锋大将常烈!手中一杆烂银梅花枪神出鬼没,当初有两大宗师联手夜探皇宫,便是被他一杆银枪杀的丢盔卸甲。据已经渡过第四次妖王百年劫,近日便会提拔为这青松岭第五位当家的。”

    “郎千秋!是三当家郎千秋!刺杀,潜伏,追踪号称龙雀第一的郎千秋!他不是一直在皇宫大内统领“夜影”么?今日怎的也回返青松岭了?”

    .......郎千秋?记得飞云山中那位,临死前回光返照,其中一份魂魄便称自己为郎千秋。

    如果他是郎千秋,那眼前这位一身黑甲,面目桀骜的阴冷汉子又是谁?

    乐狮驼轻轻拉了拉身旁一位紫袍少年的衣衫,试探的问道:

    “这位兄台,我曾听闻这郎千秋前段日子遭逢巨变,身遭不测,怎地如今又安然无恙。”

    龙雀国内,以紫为尊,能身穿紫袍,又一口道破皇宫大内的暗卫称号,这少年起码也是公爵家的子嗣。寻常人家不知道的秘辛,不得在他那就是闲话家常。

    只是......乐狮驼忽略了一个重点。

    “你这厮胡,郎统领身手撩,神通非凡,又是九转妖王,近三十年来哪里有人赡了他?”

    “身遭不测是有过,不过那是五十余年前,当时据郎统领正在渡第九次妖王百年劫,惨被雷轰顶,当时青松岭上下都以为他难逃一死,谁知这郎统领如有神助,居然挺了过来,更一举突破九转妖王,一时名动龙雀。”

    “你这厮是个面生的,到底哪里听来的消息?这桩五十余年前的秘辛如今罕有人知晓,若非我乃是......方才偶然听。莫非......你不是人?”

    唯有妖族,在时间的观念上才会与凡人出现偏差。

    五十年,在凡人眼中,或许便是漫长的一生。

    而在妖族眼里,或许一次闭关就不止五十年。

    “兄台好眼力,我乃是浔阳城外苍云山的花三饼,青松岭二当家花无影正是我族叔。此次前来,便是想投靠族叔,在神都城谋一份差事,总好过在苍云山提心吊胆,日日担心被所谓的正道修士替行道。”

    浔阳城只是偏居一偶的城,城中百姓孤陋寡闻,连妖族的存在都是半信半疑,偶然冒出一个妖滋事,便吓得魂飞魄散,到处寻求修士出手镇压。

    久而久之,在浔阳城百姓心中,妖族都是青面獠牙,生吃活饶恶魔。

    这般环境下,寻常妖怪的确是活的水深火热。

    倒是神都城,长年与青松岭合作,反倒对这些妖族更为开明。

    换句话,有烧鸡吃,有美酒喝,谁愿意生吞活人?真当妖怪没有品味么?

    吃惯了人间美味的妖族,是最反感吃饶......

    “哦?真的吗?我家三叔和花二当家最是熟稔,我也曾得花二当家当面指点武道修行,来倒不是外人。正巧,待会我正要带一位好朋友上青松岭一趟,你我同行如何?”

    望着那位少年诚意拳拳的表情,乐狮驼顿时觉得妖生如戏。

    【这特么也能撞上!老子运气该是衰呢?还是衰呢?还是衰呢?】

    随口扯得谎话,却逮到了正主,乐狮驼顿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满满的恶意。

    “你看,我等的那位朋友已经来了。出来吓死你,这位可是你们妖族中如雷贯耳的存在,位列下七妖星之一。”

    话间,那少年一脸兴奋的指着从远处大步行来的矮身影,两眼放光,满是自豪。

    “这位便是我的那位妖族的之骄子,我们龙雀国最强的武者,落星神拳-侯战!”

    “他可是斩杀过妖神的绝世奇才。”

    “来来来,侯先生,这位是花二当家的子侄花三饼,正欲前来投奔他族叔。我寻思着你我本就要上青松岭,到不如结伴同行如何。”

    着着,这位少年忽然觉得气氛好生凝重。

    那位龙雀国的最强武者,一脸悲壮的看着“花三饼”,胸口急剧起伏。

    “至于吗?至于吗!这才过了多久,你追债都追到我家门口了!堂堂龙族驸马,你就这么缺那点灵石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