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章 见一次打一次

    沈钰连忙点点头,道:“我会保护你。”

    凤鸾从小到大因着身份的缘故,身边的那些个小神从来对她都是羡慕和敬仰。

    从未有人说过,想保护她的。

    唯独沈钰一个小仙,竟想着保护她。

    凤鸾心中感动,眼睛都有些亮晶晶的,道:“沈二哥哥,我没事的,我去把那妖怪引出来,你来收服他,也给我报个仇,好不好?”

    沈钰见她这样坚持也只好答应,但还是连连嘱咐道:“一有事情,便要喊我,知道吗?”

    凤鸾淡笑着点点头,道:“好。”

    沈城也拱手,道:“有劳阿鸾姑娘了。”

    凤鸾摆摆手,便走了进去。

    那山洞极其幽暗,凤鸾只能在手中燃起一团鲜红的业火,这才瞧的清眼前。

    洞中一丝声响都没有,她走了许久也没寻到什么虎妖,只觉得这洞怎么好似没有尽头一般。

    凤鸾不禁暗道:这鬼地方,即便是一会儿打起来,怕是外头的人也听不到吧。

    又行了很久,方才瞧见丝丝光亮。

    凤鸾收起手中的业火,便迎着那光亮前去。

    很快便觉眼前豁然开朗,那洞中的摆设跟寻常人家无异,确实是有人居住的。

    继续往前,便瞧见那方软塌上还躺着一个身穿虎皮的男子,真是那日瞧见的虎妖。

    凤鸾便在一旁坐下,桌子上还放着茶杯和茶壶。

    看不出这糙汉一般的虎妖还挺注重生活呢。

    那虎妖此刻正熟睡着,是不是还发出阵阵鼾声。

    凤鸾有些不耐烦,便抬手一指,那虎妖的虎皮上便烧了起来。

    片刻,那虎妖便跳了起来,又滚到地上打了几个滚,这才灭了火。

    “哪个混蛋,竟敢在爷爷头上动土?”

    那虎妖气势汹汹的回头,一见凤鸾,顿时吓了一跳,道:“小姑奶奶,怎么又是你啊?”

    凤鸾摸了摸鼻子,道:“我想你啊,你竟对我这般冷淡,真是伤了我的心。”

    一听这话,那虎妖连忙捂住双颊,道:“小姑奶奶,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可跟你无冤无仇的。”

    凤鸾笑着摸摸鼻子,道:“哦?你们男人可真是无情,喜欢人家的时候叫人家美人儿,如今再见,新欢成旧爱,便叫人家小姑奶奶?”

    那虎妖眼波流转了几圈,讪笑着起身,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仙姑你就不要同我计较了。仙姑大老远的跑到我这里来,我先给仙姑倒杯茶喝,仙姑有事只管吩咐。”

    凤鸾挑眉,笑道:“好啊,我这几日想你想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等会儿陪我出去转转啊。”

    那虎妖连忙给她煮了壶茶水,又给她倒了一杯,道:“全听仙姑的。”

    凤鸾捻起那小小的杯子,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道:“你该不会在茶水里下毒吧?”

    那虎妖大惊失色,连忙跪倒在地,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凤鸾瞄了他一眼,道:“我说笑的,量你也没那个胆量。”

    其实她也并非是相信这虎妖,只是神族百毒不侵,她并不担心罢了。

    凤鸾喝下那杯茶水,道:“行了,跟我出去转转。”

    那虎妖连忙毕恭毕敬的跟在凤鸾身后。

    凤鸾没走几步,便觉得一阵头重脚轻,身体里的灵力好像也在一点一点消散。

    她顿了顿身子,连手上的业火也熄灭了。

    凤鸾猛然回头,一双桃花眼瞪得圆滚滚,道:“你……你竟敢对我……下毒?”

    那虎妖脸上的谦卑瞬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他哈哈大笑起来,道:“真不愧是连神仙都能放倒的药,用在你这样的野玫瑰身上,也不算可惜了。”

    凤鸾只觉得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几乎要倒下去。

    那虎妖一把将她扛在肩上,凤鸾拼命地喊叫:“沈钰……沈钰……救我……沈钰救我……”

    可那山洞又长又深,即便她扯着嗓子喊,沈钰也是听不到的。

    那虎妖将凤鸾抗进去,扔在榻上,凤鸾挣扎着缩在一旁,警惕道:“你……你要做什么?”

    那虎妖脸上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道:“小美人儿,你说我要做什么?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你便也折腾不得了。”

    凤鸾真的怕了,她做神这么久,还从未像今日这般害怕过。

    眼瞧着那虎妖便扑了上来,凤鸾想躲开,可身上没有一丝气力,又被那虎妖捉住了脚腕。

    虎妖将凤鸾按住,一手捏住凤鸾的下巴,道:“小美人儿,你不是很凶嘛?怎么这会儿害怕了?”

    凤鸾恶狠狠地瞪着他,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我会杀了你的现在放了我,我还能饶你一命。”

    虎妖大笑,道:“都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能放出狠话来?”

    说罢,手下便是一个用力,凤鸾的鲜红外衣便被划来一道口子,雪白的皮肤映着那鲜红的衣裳,更是格外动人。

    凤鸾反手便给了那虎妖一巴掌,可她如今的力气对于一个千年道行的虎妖,不过是挠痒一般,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

    但她的动作却硬生生的惹怒了那虎妖,虎妖一把抓住她的双手,捏在一起。

    他反手给了凤鸾一巴掌,这大概是凤鸾头一回被人打耳光罢。

    凤鸾向来痛感很强,这会儿又失了修为,挨了那虎妖一巴掌,半张脸都红肿了起来,她更是痛得龇牙咧嘴。

    那虎妖笑道:“你不是喜欢打巴掌?今日我来打你,让你好好受个够。”

    说罢又是一耳光,凤鸾的眼泪落了下来,她只觉得被那虎妖打得都快晕倒过去。

    见她哭了,那虎妖也不再打她了,只是道:“罢了,今日便饶了你,要是打坏了,我还真下不去手了。”

    话音刚落,凤鸾光洁的腿也露了出来,那虎妖的爪子十分锋利,所到之处无不破烂不堪。

    凤鸾只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反抗,干脆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轻轻滑落。

    她也喊不出声了,即便叫喊,沈钰也是听不到了。

    良久,直到她听到一阵厮打声,才微微睁开眼睛,只见一只巨大的带翅膀的虎形兽和那虎妖缠斗在一起。

    竟是……穷奇。

    凤鸾心中顿时失落无比,她原以为会是沈钰来救她的,为何偏偏是穷奇?

    凤鸾这才挣扎着坐起身子,整个人缩在角落里。

    这会儿明明有人来救她,可她却更加忍不住大哭起来。

    穷奇听到她的哭声,一双眼睛都被愤怒染红了,更加猛烈地进攻。

    那虎妖哪里是这上古神兽的对手,很快便落荒而逃。

    穷奇在地上一滚,耗费了大半灵力才化成人形,他连忙上前一双眼睛都红红的,要哭出来一般。

    “阿鸾,你……你没事吧?”

    凤鸾只是哭,也不说话。

    没多久,沈钰和沈城一干人众也纷纷赶来,沈钰瞧见榻上那人便怒喝一声:“都给我转过去。”

    沈钰连忙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来,罩在凤鸾身上。

    阿奇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他,道:“都是你害的,今日阿鸾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竟还在这里假惺惺。你一个凡人根本就护不住她,你也不配与她在一处。”

    说罢,他便将凤鸾身上那件外衣掀开,挥手给凤鸾化了身衣裳。

    阿奇将凤鸾打横抱起来,走过沈钰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撞了一下沈钰,道:“你该庆幸今日阿鸾没出什么大事,否则你们沈家就等着被灭族。”

    沈钰连忙颤抖着拦住阿奇,道:“你不能带她走。”

    阿奇的眼睛瞪得浑圆,道:“就凭你也敢拦我?”

    凤鸾没有去看沈钰,她虽然知晓此事不能怪沈钰,都是她自己一意孤行,但她到底是对沈钰失望了。

    这样关键的时候,真正护住她的人是阿奇。

    凤鸾不禁去想,到底沈钰是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他的修为远不及她,如今她修为灵力溃散,沈钰又如何能佑护她?

    凤鸾虽不是个整日需得男子保护的小女孩,但这样的时候,她也希望能有个依靠,有安全感。

    她眸子微暗,拖着哭腔道:“阿奇,带我回凤鸣山。”

    沈钰一双丹凤眼瞬间染红了,他看着凤鸾,低声哀求道:“阿鸾,别走,求求你,别离开我。”

    阿奇见他竟敢来阻拦,便一脚将沈钰踢飞出去。

    沈钰挣扎着起身,道:“阿鸾,对不起,别走,你想怎么罚我都行,别离开我。”

    阿奇见他竟这般死皮赖脸,苦苦纠缠,便又想将那人踢开。

    凤鸾却有些心疼了,她知晓沈钰对她的感情,可眼下她这心里乱糟糟的。

    她低声道:“阿奇,别打他,我们回去罢。”

    阿奇原本正要发怒,都这种时候,这个护不住她的男人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可一瞧见凤鸾那双哭红得双眼,心中又是软了下来,一句重话也说不出。

    阿奇瞪了沈钰一眼,道:“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见你一次便打你一次,打死为止。”

    凤鸾扯了扯阿奇的衣裳,那人这才收敛起来。

    阿奇在地上一个转身便化成穷奇,驮起凤鸾便飞了出去。

    沈钰跪坐在地上,愣愣的瞧着转眼间便消失的那人。

    他抬起手来,打了自己一巴掌,自言自语道:“为何不再早些进来救她?为何不阻止她一个人进来?”

    沈城见他这样,连忙拉住他的手臂,道:“阿钰,别这样,她只是离开,又并非是消失不见。你若是放心不下,我送你去凤鸣山寻她,别折磨自己了。”

    沈钰喃喃道:“她不要我了,她一定是气我没有救她。大哥,我也好气自己,我心里好难受。”

    他自然知晓沈钰此刻有多难受,他想起了三年前,那日沈钰抱着苏橙的尸体时的那副绝望的样子。

    沈城很担心,沈钰又会变成那样,只能想尽办法叫他能如愿。

    “我知道,我知道,大哥都知道,这件事情不怪你,阿钰,别怕,我送你去寻她回来。”

    沈城将沈钰扶起来,道:“阿钰,你振作一些。你这样,大哥会担心你的。”

    沈钰脸上早已布满了泪珠,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

    看来这个阿鸾真是沈钰的死结,原本那样傲气的一个人,如今竟成了这副模样。

    沈钰从小便要强,即便遇上再大的委屈,也从不曾跟他哭诉过。

    儿时,曾有人欺负沈钰,他回来也一句话不说,这件事也是沈城从别人嘴里知晓的。

    可自从遇上苏橙,他便开始阴晴不定,天宫比剑大会之后,竟还对那人茶饭不思。

    沈城大抵猜出他这个弟弟是有了意中人,故而后来他要离开水香榭去游历,沈城也从未阻拦。

    可若是知晓这人会将他的弟弟变成这副模样,当初或许他就应该阻止沈钰出去,或许这样一切的事情都不会发生,沈钰也无须那么痛苦了。

    沈城心里也是对沈钰有愧的,他当时若是没有逼着沈钰去孟越,或许苏橙也不会大闹喜堂,自杀而亡。

    可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沈城看着可怜的弟弟,不知该说着究竟是缘还是劫。

    阿奇驮着凤鸾回到凤鸣山的山洞里,化成人形。

    他挥手化出一张小床,将凤鸾放上去。

    那人瑟缩着,身子还微微颤抖着。

    阿奇瞧见她这幅模样,心疼极了。

    “阿鸾,你怎么样了,那该死的妖物有没有伤了你?”

    凤鸾将脸埋在双腿上,她摇了摇头。

    阿奇方才便察觉到她身上一丝灵力都没有了,担心极了。

    他低声道:“阿鸾,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天尽头给你采些黄金圣果回来,能助你恢复修为的。”

    凤鸾抬起头来,一双桃花眼哭的通红,道:“阿奇,别留我一个人。”

    阿奇从一出生便跟着凤鸾,到如今,他从未见过凤鸾这幅凄惨的样子。

    即便是先前苏橙惨死,他都觉得那不过是个凡人,和凤鸾本身并非一人。

    傲慢又胡闹的凤鸾,竟会有这样的一日。

    阿奇只恨方才没有杀死那虎妖,不过这也是早晚的事。

    等凤鸾好些了,天涯海角他也必然要将那虎妖碎尸万段的。

    阿奇坐在她身旁,道:“阿鸾,我不走了,你躺下休息一会儿,把这件事忘掉好不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