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正将

    对于妖军行伍发生的变故,屠诸等人并不知晓,从云栈山庄出逃之后,独属屠诸的云舟降落地面,将其人等载入,但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次、候两级将领,云舟的负载明显不够。

    “众将登舟,随扈步行……”屠诸的随扈立刻在他身旁小声说了句,像是自言自语,却将话语清晰的传入了屠诸耳中,稍稍一怔之后,屠诸便似未曾听闻般偏过了头去,紧接着,随扈便用更大的声音重复了一遍:“云舟不足载人,窃私以为,众位将领等舟随屠蜃先撤,随扈步行跟随,西邑再聚。”

    众多将士随扈略略愣下,很快,便有人笑了两声,道:“我等与随扈若是随意可分,还叫什么天山遁?罢了,登舟与否各自抉择,我先与随扈步行去了。”

    来人说完,立刻大踏步的而去,五名随扈各自朝着云舟看了一眼,也不多说,默默的跟在其人身后,快步朝西奔去。

    只是几步,便见另外一将已赶了上来,和他并肩,却是六丑。

    不光是六丑,其他的次将、侯将也纷纷拔足,和屠诸施礼告辞,后带着随扈一并奔袭,疾驰如风,快速朝着西邑之处掠去,短短瞬息,云舟下只剩了单单一名侯将,和他所带的三名随扈,堆着谄笑立于旁边,拱手作揖。

    随扈心中反复回应着刚刚观澜之言,虽非豪言壮语却隐有金戈之音,作为一名随扈,能遇此主将跟随,幸运非常,当下心中便升起了股倾佩之意,再转头看那侯将的满脸阿谀,不由顿生鄙夷,没好气道:“你怎地不走?”

    那侯将急指着腿上一处血渍,匆匆道:“我腿上有伤,所以……听屠蜃说可以搭乘,便想……便想……”

    “想便上来!”随扈闪开身旁搭板,径直道。

    “多谢,多谢……”侯将说着,又朝舱中遥遥一躬,然后迈步准备乘舟,但突然之间,屠诸那随扈又道:“汝之随扈,如何安置?”

    “他们……”众人离去,云舟已可多容纳五六人,此人随扈便是登舟倒也无妨,可那侯将显然对屠诸忌惮非常,根本不敢提其人登舟,只是顷刻便做出了决定,转身冲一并随扈喝骂道:“汝等何速去!我既然登舟,便不复危难,汝等勿须管我,速速追上其他人众,一并撤去罢!”

    随扈们彼此对视,并不说话,只是告辞,然后循着观澜六丑等人的足迹远去,快速消失在了茫茫阡陌之中。

    那侯将回头,随扈已经自归舟内,他这才期期艾艾的登上云舟,找了个角落坐下,在众多随扈鄙夷的目光中坐下,发出一声舒缓的叹息。

    云舟开始缓缓升空,很快调转舟首,开始朝着西邑之处疾驰而去……

    ※

    六丑等人回到西邑,已是三日之后。

    百里之距,对于六丑来说只是昼夜全力奔跑,可因随行者众,行程生生多糜费倍至,方才抵达。

    在距离西邑尚有数十里的地方,六丑等人见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那是处呈喷射状的扇形痕迹,扇面百丈,而那着力处陷下一个大坑,纵然积水填满,却还是能看见坑衔边缘,有着高温灼烧的焦黑,泥土被烧融结块,变成了一块块棱角分明的泥块,隐隐流动晶莹,闪耀非常。

    这是何种威力的战斗?六丑等人不由咋舌,颇为惊诧。

    没人知道,这里曾经的厮杀双方便是解神与龙王,他们的战斗虽然短暂,激烈程度却丝毫不逊一场大战,以灵元相斗,以性命搏杀,最终落定,死伤各一。

    时间只过去了短短数月,除了寥寥数人,这里已经不再会有人记得,等他们老去生死,纵然这里曾经通天彻地,也只剩下个传说,再无其他。

    这便是世界,也是整个生命。

    入城的时候,屠诸派来的随扈接应了诸人,一辆巨大的赑屃将众人载往屠诸安排的住所,而六丑则拿到了一个地址,在让摩云随众而去之后,他开始沿着街道徒步而行,朝着所书之处而去。

    舆图中的西邑只是个城市的名词,而六丑所知也仅寥寥,除了是西境最大的兵刃、甲胃、机关兽产地,物资转运中心之外,别无他说,但当他行进在街市中时,方才知道此城并非像它外表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城中许多地方都有藏匿的哨位,隐遁各处,屋檐、角落、树冠、废墟中都有窥视的眼睛在暗自查探,许多貌似寻常的市井之徒身上都带着浓郁的杀气,腰囊鼓胀,脚步沉稳,无所事事中带着许多的警惕与戒备,游走四下。

    六丑并未对那些暗哨之类表示出丝毫关注,他相信自己的神形还不至被这种普通士卒看穿,所以只顾行路,在经过两条街市,穿过一段窄路,再经历三所废弃宅院之后,六丑出现在一大片低矮的棚屋附近,找到标记之后,六丑朝着一条隐秘的小巷而去。

    巷内是几间粗劣搭起的棚屋,挂着食肆的挑帘,每间食肆门口都守着三四名凶神恶煞的彪汉,目光扫过每个在巷中经过之人,或者驱赶一些谄笑着,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褴褛之徒。

    这是……黑酒肆?

    冒充都蒲的时候,六丑见识过许多城池的阴暗面,其中便包括了这种黑酒肆。大周禁酿,几乎所有酿酒都归于官府,税收极高,所以便出现了形形色色的私贩勾当,其中最多的便是盐与酒酿,此间虽然都挂着食肆之帘,但论实质,定然都是私酿酒肆,自酿自售,获利极丰。

    六丑四下打量,然后越过前面几间棚屋,最后钻进了一间最为破落的酒肆,其间无名,帘上酒字也掉了半截,邋遢肮脏,而且门口竟然没有半个人值守,空空荡荡,和其他酒肆截然不同。

    棚中早已有了数名熏熏之辈在鼓噪闲谈,六丑刚刚进入,未等见到屠诸,便在一片喧闹中捕捉到了几句极猥亵的话语。

    “你说,吾等要出多少财帛,才能让老板娘旁边那女子陪吾一夜?五十钱可够?”

    “五十?以吾只见,怕是分文不用罢!此女双腿极开,臀挺胸大,必是被人肏得多了,性荡不堪,只要你有大行货,定乖乖送上门来!”

    那最先说话之人张大了嘴,伸手在胯下抓了抓,似乎有些泄气,拿起桌上的瓷盏便是一口,将内中酒浆灌入口中,有些发狠似的道:“这行货看得那是大小?我偏不信,便是小些,便不能将老板娘她们一起处置了……”

    六丑顺着两人谈论得方向望去,果然见到屠诸正和一女人坐在里间,桌上摆着小瓮,酒却未动,只在低声交谈。

    屠诸身穿大红,加之窝棚灯火昏暗,真正比身旁的女子还要妩媚妖娆许多,而那女子虽然肤白细腻,脸庞端庄,言谈举止间却满是男子气概,颇有种后世女汉子的形象,虽是撩人,却比屠诸差了不少。

    六丑看看颇具娘炮气质的屠诸,再看看旁边女汉子,突然下意识觉得两人间可能有点什么,这种感觉便如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简单,既然正负不成,那便负负得正,终究合拍。

    这也算是某种佳伴良配了吧!

    六丑咧了咧嘴,朝着屠诸与女子的方向走去,而与之同时,那女子也抬起了头,朝着六丑扫了一眼。

    六丑目光中的些许差异都能察觉,这女子也并非常人。

    这时,那刚刚说话之人站了起来,开始朝着屠诸与女子的方向挤了过去,比六丑更早一步来到屠诸身边,有些察觉之人已经停住了手中酒盏,惊讶的看着其人的举动,似有所期。

    那人嘿嘿两声,刚刚想要说点什么,忽然倒在了地上,喉咙中嚯嚯作响,蜷起身体成团,周身抽搐,双手死死的捂住身下,满脸惨白,豆大的汗珠瞬间爬了满面。

    整个窝棚中,恐怕知道发生何事的只有六丑,还不等那男人开口,屠诸手中已是轻轻一弹,便将一枚刀币射出,直撞在了男人胯下,从他发力的程度来看,所击中之处纵是一颗核桃也都碎了,所以痛苦如斯,几欲晕厥。

    棚中一片寂静,跟着便轰然大笑,不少熟客已经纷纷嘈杂起来,这景象在此酒肆中并不少见,见得多了,也就成为了众人的某种乐趣。

    不知从何处出来两名男子,也不说话,直接将那人抓住脚,拖着,一步步从窝棚中走了出去,然后抛在街上,不到片刻,便有些鬼祟的身影凑了上去,摸索一阵,然后迅速消失在街市深处。

    至于另外一人,则是在经历短暂的发呆了颤抖后,老老实实的摸出酒钱放在桌上,从后面钻了出去,连自己的同行者也不敢管,迅速消失。

    六丑这才坐在了屠诸的面前,拿起酒盏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喝下,才道:“教谕有事?”

    那女人并未再看六丑一眼,也拿起了酒盏慢饮。

    屠诸则是缓缓抬头,看着六丑的时候意味深长,道:“这是我们天山遁驻西邑正将,夜缰,夜蜃。”

    六丑这才知道,原来天山遁并非只在犬丘有人驻守,而在许多战略要冲也驻留精锐,执行机密,其中西邑便是整个西境唯一的驻扎点,此地长期驻守一名天山遁正将,三年为期轮换,而这一轮的驻守者便是蜃楼部所派遣的这位,夜缰。

    只是不知为何她所选的隐匿身份是酒肆老板娘,除了恶趣味之外,六丑想不出别的任何理由。

    ”见过夜蜃。“按照规定,六丑虽不行礼,言语中还是问候了一句。

    夜缰抬了抬眼,手捏酒盏并不回答,似在沉吟思索,片刻,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汝,可想成为正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