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第七十四章:半世无敌

    之前他觉醒火属性,吸纳火焰进丹田,浑身血肉脏腑中也夹杂游离着一些火属性力量,即便在寒冬季节也不觉得冷,反而热乎乎的。

    但是现在明明是初春了,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已经过了最冷的时候,白夜竟然诡异的感觉到一股凉意。

    他元神内视魔印,正南石阶上悬浮的六色光团有些变化,内部蕴藏着一道黑影,白夜凝神观之,似乎是一只唢呐,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色唢呐。

    两道幻象交织,一是迎亲,二是送殡,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人生之大喜与大悲。

    六色光团中居然蕴生着一只唢呐,听独孤扛天说这是道六道轮回元神,白夜有些信了,只不过有些奇怪,只因为唢呐对于人族的意义很独特,所以修士都忌讳使用这种法宝。

    元神靠近光团,唢呐微微颤动,光团化作数行文字虚影,细观之下白夜发现这是一门道技,名叫:镇魂曲!

    洋洋洒洒数百字,曲分三重,第一重醒魂,有安神定心之用。第二重迷魂,能迷人心智,为己所用。第三重回魂,可召天地间一切未消灵智的魂魄,有机率起死回生。

    唢呐的底部印着两个太古古字:镇魂。

    不过白夜尚未入道,还无法修炼,只知道这是一门极其逆天的道技,因为起死回生是一个禁忌。

    魔印空间中充斥着两种玄之又玄的力量,与他心神相通,这里面的力量白夜如臂使唤,如同第二个丹田,只不过不从外界天地间吸纳力量。

    “如此一来我就相当于有两个丹田了,以后战斗的时候力量是别人的两倍甚至更多,那样获胜的可能就更大。”白夜想道。

    白夜的元神在魔印中逗留,感受两种力量,忽然,太极高台中散出一股黑雾,从中走出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老态龙钟,却有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白夜如临大敌,驱动魔印力量护在身周,冷声问道:“你……是谁?”

    在这魔印空间,他不惧一切异动,在弄清楚对方身份之前,他不会直接动手。

    “我?”

    老人叹了口气,说道:“一缕残魂而已,依靠这魔印而活,至于我的名字,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人说起过了,你可以称呼我‘天老’……”

    天老?

    白夜皱眉,从来没有听说过,应该不是什么太厉害的人物。

    “你说你是靠这魔印而活?你是什么人?”白夜好奇道。

    魔印自从出现在他身上,从来没有出现出异变,现在凭空冒出一个人来,容不得他不重视。

    老人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那个人的气息,看来他失败了。”老人顿了一下,怅然道:“当年我差一点就成功踏出那一步,可惜被他毁了,不然,就能打开星空之路,让这片天地与古星域争锋。”

    “自那以后道祖远走天外,天女掌执天地,代天行事,以无上力量增强天地壁垒,再无人能够打破。”

    “有人以为天地稳定,三界和平,让众生无灾无难的繁衍生息就是最大的天理,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天女是,沧海也是……世之正道,不过如此!”

    老人轻蔑地说着,他看向白夜,说道:“想不想修法?即便你是太古圣体,我也可以给你强行逆天修法,壮大丹田!”

    逆天修法,壮大丹田……

    “真的可以吗?”白夜闻言惊喜若狂,强忍着心头的冲动,这个难题困扰了他一年,迟迟凝聚不了无敌道心。

    老人道:“你确定了?”

    他的周身有淡淡黑气缭绕,万千魔影凶势滔天,以他为王,万魔朝拜,有种令人窒息的霸道。

    “我这一法霸道无比,能强行在丹田结成一株不死魔莲,万法从中出,却要遭受无尽的磨难,需要大量的战斗来孕养,从此以后,你的人生便会沉浸在厮杀、战斗之中。”

    “你确定了?”老人淡淡的重复一遍,目中惨白一片,全是眼白,白夜这才发觉这个老人是个瞎子。

    能不能信?

    白夜心底纠结至极,本来这老人就极神秘,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魔印空间,至于那强行修法更是难如登天,何况这是一个瞎眼老人?

    老人的声音在空间中响起:“我这一法,修成则半世无敌,不成,就会万劫不复,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白夜不解,问道:“何为半世无敌?”

    他没有去在乎那惨重的失败后果,听老人的语气不像是个疯子,他的话好像是真的,白夜注意到他话中奇怪的地方,什么叫半世无敌?

    老人自嘲一笑,目光忽然有种凛冽的感觉,他答道:“以心为界限,心年轻则无敌于世,心老则道消法溃境界开始跌落!”

    白夜有一瞬间的犹豫,没有人能永远心不老,人一旦经历沧桑,就会成长,看淡一切,这是必然。

    老人道:“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学,这世上有的东西天生就背负在身上,不一定是为了自己也一定要去完成,踏上修士这条路就要活得轰轰烈烈!”

    这一刹那,白夜咬紧牙关,喊道:“我要学!”

    他想明白了,有圣贤说过: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机遇摆在面前他没理由放走,如果失败,是他的宿命。

    “确定了?”这是老人第三次发问,语气一次比一次冰冷,老人讲道:“即便你与那个人有关系,但一旦接受了我的传承,失败了一定会死,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白夜疑惑不已,问道:“你一直在说那个人,那个人是谁?”

    白夜注意到,老人一连数次提到“那个人”,十分好奇,而且他的言语中对天女及沧海并不敬畏,甚至是淡然,其中必有隐秘。

    “那个人……诸道共尊,与天同齐,名沧海,号为天尊。”老人轻声道,不以为意。

    在说到天尊二字的时候,老人明显顿了一下,很是不屑,不过他并未言语做出评价。

    老人道:“我这一法,名为不死莲经,以信念为种,在丹田凝生出一株魔莲,即使丹田崩毁也不会灭,只要你努力修炼,会不断壮大你的丹田空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