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授首逞威

    却如万莫寒所说那般,东方逸飞进剑炉并没有受到剑雨的侵扰,而且还受到了贵宾级的待遇,长剑自动拼成一张剑床,把东方逸托在上边送到剑魂旁边。

    看见剑魂在很欢快的蹦跶,东方逸把授首递到剑魂面前,轻声道“进来吧!”

    东方逸要用授首盛装自己,剑魂早就知道,因此并没有什么反抗,直接钻进了授首当中,授首表面顿时浮现出一道绚丽的光晕,刺的东方逸都张不开眼,握住授首的右手被烫的发红,要不是万器宗那本秘籍上有过这种记载,东方逸早就把授首扔到一旁,让他俩自行去融合。

    半晌之后,尺身上的光晕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金色光线,横贯尺身两面,看的东方逸一愣,他虽然不了解授首是什么材质做成,但他可不认为有什么人或物能破掉授首,毕竟连步善当年都破不开它的防御。

    想不通这点,东方逸赶忙提着授首跑了出去,谁知他刚踏出剑炉,一道闪电轰然落下,将他雷的外焦里嫩,好好的头发直接变成鸡窝,满脸乌漆嘛黑,不等他反应过来,第二道天雷再次落下。

    步善见东方逸硬抗第一道天雷,还以为东方逸是为了避免天雷损坏授首,因此大喊道“臭小子快把尺子扔到一旁,神兵现世,必有天罚,你是挡不住的!”

    谁知他这边话刚说完,东方逸便扔掉了尺子,然后不要命的向两人跑来,惹得万莫寒哈哈大笑,边跑还边喊道“这他娘的是雷么?怎么这么吓人。”

    等东方逸跑到近前,步善瞧着对方的乞模样,嗤笑道“咋的?你小时候也被雷劈过?”

    以前总听人说装X遭雷劈,如今见到真人真事,步善还不尽可能的讥讽东方逸?

    闻言,东方逸揉了揉鸡窝头,把脸上的黑灰抹掉,随即露出雪白的牙齿,反击道“肯定没你被劈的多!”

    两人这边斗嘴,授首那边天雷滚滚,不断劈在授首之上,按理说天雷劈地怎么也会制造出一些坑洼之地,可是授首周围好似什么反应都没有,望见这一幕,万莫寒喃喃道“这焚音尺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怎么好像是它在吸收天雷的能量一般?”

    步善平静道“当年跟善明交战之时,貌似听那老和尚提起过,说焚音尺是佛祖从天竺圣山上取的,自带天道,否则也不会成为佛门的圣物。”

    万莫寒恍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它可以吸收天雷!”

    东方逸随便抹了一把脸,轻声问道“既是至宝,那它表面出现一条金线又是怎么回事?”

    步善抬头望向最后一道紫色天雷,喃喃道“新主,不同器,剑魂自然要留下一些自己的印记,哪怕是至宝也会如此,就好比两只老虎争地盘,他们总喜欢把自己气味留在对方的领地,来彰显自己的领地,剑魂跟授首同样如此。”

    随着话音落下,剑炉洞口被天雷辟出耀眼的强光,比刚才剑魂钻进授首时的强光还要刺眼,不过等强光过后,天雷慢慢消散之际,乌黑带有金线的授首,表面光滑锃亮,比之先前的卖相强了许多。

    指着授首,东方逸不确定道“我可以去取回它了么?”

    步善仰头望了一眼天空,点头道“没事了,去拿回来吧!”

    带东方逸跑过去,万莫寒震惊道“没想到剑魂居然能引来紫色天雷,简直不可思议!”

    “焚音尺本就是圣物,剑魂更在剑炉内锻造了五十年之久,两者融合引来什么都不奇怪,不过我现在感兴趣的是这把尺子如今到底强悍到了什么地步!”步善目光灼灼的说道。

    万莫寒不自信道“不管剑魂怎么强悍也不可能比佛门百年豢养强吧?”

    “有些事未必可以用常理推测,佛门只将焚音尺当成惩戒自省之物,剑魂虽只有五十年,但却是杀伤之物,把他们放到一起比较,是看不出来什么的!”说完,步善缓步走向东方逸与授首,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瞅着东方逸那爱不释手的模样,步善伸手凝出一把气剑,微笑道“臭小子过来试试看,看看那把尺子的攻击力如何!”

    抚过尺身表面的金线,东方逸很是嚣张的问道“你确定?”

    步善嗤笑一声,冲气剑努嘴道“全力施展!”

    正当步善说话之际,东方逸已经双手握尺全力劈下,随着哐的一声,东方逸直接被四散开来的真气震飞回洞内。

    低头看了一眼镶嵌在气剑上的授首,步善双眼微眯,刚才若不是他临时加固,恐怕这气剑早就被授首削掉一半。

    深吸一口气,步善散掉气剑,捞起授首,直接扔进洞内,转身对万莫寒道“从明日开始,加大攻击密度,不要给他喘息机会,想要稳定境界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刚才那一幕,万莫寒看的一清二楚,于是这位七大宗师,点头道“前辈放心,万某知道怎么做。”

    接下来两日,东方逸饱受两大高手的摧残,甚至连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不给他,搞得东方逸不厌其烦,差点直接光着身子原地解决,等到出洞之日,东方逸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臭烘烘的气味熏得步善眉头紧皱。

    步善捂着鼻子,蹙眉道“你小子怎么搞的?住粪坑里面了?”

    摸了摸咕咕乱叫的肚子,东方逸无力道“你自己进去看吧,这两天你俩连出来都不让我出来,我上哪解决人生大事去?”

    “额…回去收拾一下吧!马韶在你取剑之日已离开万剑山庄,避免夜长梦多出现什么差错,今日咱们便启程离开襄阳。”

    “不去接无心一起离开?”东方逸疑惑道。

    步善摇头解释道“接下来要办的事不适合带上他,马韶走时我已嘱托过他,让他把无心送去滁州楚家,等明年武林大会,让范青他们把无心带去武当山即可!对了,那个许猛跟林百川我也让马韶送去滁州了!”

    “行,我知道了,您老去庄子门口等我一下,我收拾完就去找你!”

    一个时辰后,东方逸换上一身习惯的白袍,取出万莫寒所送的尺鞘,在万无悔的恋恋不舍中,与步善一起离开了万剑山庄。

    待两人走远,万莫寒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脑袋,语重心长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不必感怀过深,再者不要跟皇族子弟牵扯过深,为父已经踏进了这个圈子,我不想把你也牵扯其中。”

    万无悔抬头问道“父亲觉得恒王殿下不会是一个好皇帝么?”

    对于儿子的这个问题,万莫寒一时语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东方逸对于那些宵小之辈狠辣决绝,丝毫不讲情面,但对于那些毫不做作之人,东方逸以礼相待,误会他人,他也知低头认错,他就好像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总是给人琢磨不透的感觉。

    “为父也不清楚啊!也许这个答案只有恒王殿下自己清楚!”万莫寒叹着气,如实答道。

    离开万剑山庄地界,东方逸策马狂奔,让在后驱赶马车的步善很是不爽,怎么说他步善也是前辈老人,东方逸居然扔下自己撒欢遛弯,于是在东方逸策马赶回之际,步善翻着白眼问道“为何不给老夫也准备一匹快马?留着这马车有什么用么?”

    东方逸攥住缰绳道,笑着解释道“这不是怕您老路途劳累么,有辆马车也能方便您老跟小子的休息不是。”

    “那行,我睡一会,你来赶车!”也不管东方逸愿不愿意,步善直接扔掉缰绳,钻进了马车。

    见状,东方逸撒开小黑,无可奈何的跳上马车,给步老头当起了车夫。

    然等他们行进至荆州边界之际,将近两百的武林人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个个杀气腾腾,搞得东方逸满脑袋雾水。

    躺在马车内部,步善淡淡道“六宗七派的杂鱼,怎么样?要不要上前试试手?”

    知晓对方的身份,东方逸淡然一笑道“真是打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我正想试试自己的水准呢!”

    “小心,里面有不少的一品!”

    “知道了!”

    从尺鞘中抽出授首,东方逸一跃到六宗七派面前,嗤笑道“本王东方逸,你们谁先来?”

    见来人是东方逸,众人相视一眼,吕昭雪随即站出来说道“此次我们只是来找步善清算当年恩怨,还请殿下赏个面子,放我等过去!”

    东方逸啧啧称奇道“我记得你们六宗七派的余孽好像也对本王发了除魔卫道令吧?让本王有什么理由放你过去?”

    “恒王东方逸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衲正愁你不敢出来呢!”

    话音刚落,空色抱着一个女子的尸体,落在东方逸身前。

    盯着眼前袒胸露乳的女尸,东方逸冷笑道“你就是雾隐寺出来的高僧?”

    “你说呢,小娃娃!”随手把女尸抛出老远,空色肆笑道。

    东方逸倒提授首,皮笑肉不笑道“既然是你,那你那颗狗头也就没留着的必要了!”

    “剑起风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