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妖圣议事

    站错队伍的三眼蛙族妖圣侥幸捡回一条命后,此刻他只能期盼龙族和天狐族不因他的鲁莽而牵连族人。

    为了保住族人性命,他现在卑躬屈膝的前来向牧飞石,麒麟,天狐妖圣三人赔礼。

    牧飞石他们又岂能不明白他的用意,只不过三人也没想就此事继续追究三眼蛙族,所以见他认错,也就顺着台阶而下。

    三人一起看看蛙族妖圣,然后相互交换了下眼神,哈哈笑道:

    “三眼老弟,切莫行此大礼,快快请起,我们知道你这次虽然去了,但是并未出手伤人,仅仅是托住了清玉仙子而已。

    我们不是那种小气之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以后我们就不再提它了。”说着三人同时伸手将他扶起。

    三眼蛙族妖圣起身的同时,将三枚储物戒放在了牧飞石他们手中。

    另外三位妖圣见矛盾化解,也都哈哈的笑了起来,随后其中一个白袍老妪说道:

    “听冰莹那丫头传回来的消息说,昨日斩杀牧家父子的那个人,就是千年前你们龙族的那个斗士——牧北?”

    牧飞石答道:“的确是他,当年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两次帮我龙族度过危机。”

    老妪一笑道:“你们可是捡到一块宝呀,以他现在的实力,我们几个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了吧?”

    天狐妖圣说道:“依萍妹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徒手之间就能把大乘中期的古天给打成了肉泥,就更别说我们这些大乘初期的老家伙了。”

    被称作依萍的老妪神秘一笑说道:“天狐老哥说的是,那你说这么优秀的人,我们有没有办法将他留在岛上呢,那怕给他安排一位道侣也行呀,这样一来我们的实力不就更强大了吗?”

    另一个胖老头说道:“安排道侣的事依萍妹子就别参合了,据我所知,那人心中早有人选了。”

    被称作依萍的老妪道:“没关系,我们可以给他多安排个,以我看,我家的冰莹就和他很是般配,要不牧老哥去给传传话?”

    几位妖圣一听,哈哈笑道:“依萍妹子绕了半天,原来重点在这呀!”

    牧飞石说道:“依萍妹子,你还是饶了我吧,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帮你,唯独这事,你要是想办成,还是找别人吧。”

    刚才说话的那个胖老头哈哈笑道:“妹子呀,你让他岳父帮他找小三,亏你想的出来,你这是想让烟儿那丫头跟牧老哥反目呀!”

    随后,其他几位妖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声过后,老妪说道:“那怕什么,我家冰莹就是在这方面太过腼腆,要是能有你家凌曼一半的开朗,早就把他拿下了,还用的着我这老婆子跟你们废话吗?”

    她这次也是有备而来,,之前观看完大战,回去后她就一直思考着如何才能壮大冰蚕族?

    最后,她想到斗士大会冰莹去找罗岩讨要本族圣物时,对方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女儿并不讨厌,于是准备凑成他们。

    虽然她也知道罗岩和牧烟儿

    情谊深厚,但是她还是不想放弃,如果成了,即便是不能将此人留在冰蚕族,也可以和他攀上关系,以后若冰蚕族有难,他不可能坐视不理。

    大家见冰蚕族这老妪是认真的,于是劝道:“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让他们自己在一起多接触接触,没准就在一起了呢,我们看他俩交谈时,那人还是挺关心冰莹那丫头的。”

    老妪一听立刻展颜笑道:“真的吗?看来莹儿这丫头还不笨。”

    之后七位妖圣又讨论了下岛上未来的局势,便各自离开了。

    回来的路上,麒麟妖圣说道:“我看秋月那丫头对牧北也很用情,这次回来我特意观察了下,这丫头虽然还是清白之身,不过你知道的,天狐族女子在提高修为上的特殊作用,说不好他们有了某种约定。”

    牧飞石道:“秋月这丫头也不错,要真是那样,我相信烟儿会和她很好的相处的。”

    天狐妖圣回来后,立刻传音给秋月,将冰蚕妖圣的想法告诉了她,最后叮嘱道:

    “绝不能让他们抢在我们的前面,必要时你甚至可以施展天狐媚术。”

    白秋月收到父亲传讯,脸上泛起红晕,随后安抚父亲回复道:

    “此事我心中63站错队伍的三眼蛙族妖圣侥幸捡回一条命后,此刻他只能期盼龙族和天狐族不因他的鲁莽而牵连族人。

    为了保住族人性命,他现在卑躬屈膝的前来向牧飞石,麒麟,天狐妖圣三人赔礼。

    牧飞石他们又岂能不明白他的用意,只不过三人也没想就此事继续追究三眼蛙族,所以见他认错,也就顺着台阶而下。

    三人一起看看蛙族妖圣,然后相互交换了下眼神,哈哈笑道:

    “三眼老弟,切莫行此大礼,快快请起,我们知道你这次虽然去了,但是并未出手伤人,仅仅是托住了清玉仙子而已。

    我们不是那种小气之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以后我们就不再提它了。”说着三人同时伸手将他扶起。

    三眼蛙族妖圣起身的同时,将三枚储物戒放在了牧飞石他们手中。

    另外三位妖圣见矛盾化解,也都哈哈的笑了起来,随后其中一个白袍老妪说道:

    “听冰莹那丫头传回来的消息说,昨日斩杀牧家父子的那个人,就是千年前你们龙族的那个斗士——牧北?”

    牧飞石答道:“的确是他,当年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两次帮我龙族度过危机。”

    老妪一笑道:“你们可是捡到一块宝呀,以他现在的实力,我们几个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了吧?”

    天狐妖圣说道:“依萍妹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徒手之间就能把大乘中期的古天给打成了肉泥,就更别说我们这些大乘初期的老家伙了。”

    被称作依萍的老妪神秘一笑说道:“天狐老哥说的是,那你说这么优秀的人,我们有没有办法将他留在岛上呢,那怕给他安排一位道侣也行呀,这样一来我们的实力不就更强大了吗?”

    另一个胖老头说道:“安排道侣的事依萍妹子就别参合了,据我所知,那人心中早有人选了。”

    被称作依萍的老妪道:“没关系,我们可以给他多安排个,以我看,我家的冰莹就和他很是般配,要不牧老哥去给传传话?”

    几位妖圣一听,哈哈笑道:“依萍妹子绕了半天,原来重点在这呀!”

    牧飞石说道:“依萍妹子,你还是饶了我吧,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帮你,唯独这事,你要是想办成,还是找别人吧。”

    刚才说话的那个胖老头哈哈笑道:“妹子呀,你让他岳父帮他找小三,亏你想的出来,你这是想让烟儿那丫头跟牧老哥反目呀!”

    随后,其他几位妖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声过后,老妪说道:“那怕什么,我家冰莹就是在这方面太过腼腆,要是能有你家凌曼一半的开朗,早就把他拿下了,还用的着我这老婆子跟你们废话吗?”

    她这次也是有备而来,,之前观看完大战,回去后她就一直思考着如何才能壮大冰蚕族?

    最后,她想到斗士大会冰莹去找罗岩讨要本族圣物时,对方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女儿并不讨厌,于是准备凑成他们。

    虽然她也知道罗岩和牧烟儿

    情谊深厚,但是她还是不想放弃,如果成了,即便是不能将此人留在冰蚕族,也可以和他攀上关系,以后若冰蚕族有难,他不可能坐视不理。

    大家见冰蚕族这老妪是认真的,于是劝道:“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让他们自己在一起多接触接触,没准就在一起了呢,我们看他俩交谈时,那人还是挺关心冰莹那丫头的。”

    老妪一听立刻展颜笑道:“真的吗?看来莹儿这丫头还不笨。”

    之后七位妖圣又讨论了下岛上未来的局势,便各自离开了。

    回来的路上,麒麟妖圣说道:“我看秋月那丫头对牧北也很用情,这次回来我特意观察了下,这丫头虽然还是清白之身,不过你知道的,天狐族女子在提高修为上的特殊作用,说不好他们有了某种约定。”

    牧飞石道:“秋月这丫头也不错,要真是那样,我相信烟儿会和她很好的相处的。”

    天狐妖圣回来后,立刻传音给秋月,将冰蚕妖圣的想法告诉了她,最后叮嘱道:

    “绝不能让他们抢在我们的前面,必要时你甚至可以施展天狐媚术。”

    白秋月收到父亲传讯,脸上泛起红晕,随后安抚父亲回复道:

    “此事我心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