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师兄师姐

    作者:天都之战

    不久后,山脚下慢慢的走来一男一女,是两个年纪轻轻的修士,看样子,年纪应该二十三四岁左右上下。

    男的容貌俊俏,风流倜傥,只见他身穿海兰色锦袍,腰间兰纹皮带,留着鬓发如云的长发,眉下是美目盼兮的朗目,体型有些消瘦,真是文质彬彬,一副白面书生打扮。

    女子,穿着一袭纹锦玉锦,下衣微微摆动,竟是一件紬罗裙,耳上是焊丝萤石玦,云鬓别致更点缀着女式头饰。

    三千青丝披散于脑后,鹅蛋脸上略施粉黛,身姿婀娜倾国倾城,天姿国色一般,女子一颦一笑之间,尽显小女儿家的娇媚。

    “师兄啊,这次下山多谢你陪我走这一趟,不然还没办法摆脱那人的纠缠”,女子冲前方一个台阶上的男子,出声说道。

    “师妹何出此言,那岂不是见外了,身为大师兄的我,帮你出口气不是应该的嘛!”

    “再说了,我们都是同属一个宗门的弟子,又是在一个师傅门下,理应该相互帮助”,男子轻笑一声,如此回答道。

    “那个家伙,实在是太烦人了,也就是在宗门外,匆匆的见过一面,就在宗门内天天纠缠与我”。

    “ 如果不看他是黄家的人,我都懒得理他,这次多谢大师兄恐呵他一番,想必他下次不敢在与我纠缠”,女子温声缓缓的说道。

    “我说五师妹你呀!还想有下次,我劝你短时间内,还是不要在出灵剑峰了,就你这姿容,很难不让人惦记”,男子笑呵呵的调侃几句。

    闻言女子蓦然间,面露寒霜,看着侧身看着自己的师兄,一副就要发脾气的模样。

    “再说了,我只敢在宗门内恐呵他一下,黄家可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修真家族,如果再有下次,我可不一定敢出面了,师妹你好自为之吧,”男子转身上山,如此说道。

    知道了,以后不到筑基后期,我是不会在出宗门,大师兄你放心吧,女子按耐住脾气,回答道。

    “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突然,从山石之间的阴凉处,传出一句大呵声,随即一个人影跳了出来。

    男女修士有说有笑的刚走到山门口,陡然见到一个人影,从山石之间窜了出来,被吓了一跳,连忙取出傍身的法器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准备给来人一记重击。

    男修士见到人影,定睛一看,人影竟然身穿宗门服饰,连忙出声道:“小师妹且慢动手,等问完情况再打也不迟”。

    随即,女子放下手中散发寒光的飞剑,有些迟疑的出声询问道:

    “ 大师兄,这个人是何人啊,怎么在灵剑峰没有见到过”。

    “师妹不着急,等我问问情况再说也不迟”,男子飞快的回答道。

    林云晨见到二人取出法器,心里不由得也是一紧,几乎在这个紧要关头,就要取出符纸来报信,随后又见到二人,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说过不停。

    又大着胆子,继续大声质问来人:“问你们二人话呐,在不说明来意,我可要叫人了”。

    “青天白日的,也敢擅闯灵剑峰,擅闯可是死罪,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不要怪我事先没有告诉你们啊”,人影装腔作势的呵斥道。

    青年男子上前,客气的说道:“这位道友,以前在灵剑峰,怎么没有见到你呀,我和我师妹都是灵剑峰的弟子。”

    只是今天没有穿宗门服饰,这是我的令牌,你看看令牌在说,别有什么误会。

    随即男子用手在储物袋上一晃,取出一块银色令牌,递给林云晨,道友先看看令牌,我确实是灵剑峰的弟子。

    林云晨接过银色令牌,仔细端详一番,令牌上面有一行小字,口中小声念道:“司空漠,灵剑峰大弟子,筑基中期”。

    ……

    林云晨心中暗想道:没想到眼前此人,竟然是灵剑峰的大师兄,那他身后之人不用说了,肯定也是灵剑峰的弟子,自己第一天守山门,就搞出个乌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

    连忙将令牌还回去,林云晨说道:“没想到竟然是司空漠大师兄,小师弟刚来灵剑峰,不知情,还望大师兄不要望心里去,林云晨说道”。

    “哦,原来是这个情况,司空漠笑道:没想到我和师妹才出去半个月,灵剑峰又多了一位师弟,不知道师弟,怎么称呼”,司空漠询问道。

    “我叫林云晨,昨天才刚加入宗门,今天多有得罪,还望师兄师姐,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原来是林师弟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漂亮的女子,她便就是你的郝彤萱师姐”。

    女子收了飞剑,笑着说道:“原来是林师弟,我在灵剑峰排行第五,林师弟你以后,就叫我五师姐吧!”

    郝彤萱撅起嘴,然后笑着说道:“小师弟我要不要,也要把令牌拿出来,给你看看啊”。

    郝彤萱调皮的样子,让一旁的司空漠又犯难了,开口道:“我说五师妹,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啊,不要在小师弟面前,怎么调皮好不好,就不能文静一点,做师姐要有师姐的样子”。

    “要你管啊,我就这样子,你能怎么着嘛”,郝彤萱撅着调皮的样子。

    让林云晨都有些觉得,这个师姐好可爱,人又长得漂亮,想必这位师姐,一定是位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林云晨微微笑道:“五师姐不用了,不用了,我可不敢让师姐拿令牌”。

    “这是我的令牌”,林云晨手在腰间储物袋一抹,弟子令牌出现在手中,五师姐这是我的令牌,请你过目。

    郝彤萱收了调皮的模样,用芊芊玉手一招,便将林云晨的令牌吸到了手中,看着手中令牌,口中念道:“林云晨,灵剑峰外门弟子,练气期十三层,散修士出生”。

    她在散修士的这三个字,加重了几分语气。

    “没想到林师弟,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练气十三层了,厉害了啊”,郝彤萱口中大赞,随即便把黑色令牌还给林云晨。

    司空漠在一旁附和道:“哦,看不出来啊,小师弟修为已经怎么高了,看来不久之后,我们又会多一个师弟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