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小火发威(第四更)

    李颜染点点头,随后也不理叶昊尘的劝阻,直接来到破庙的另一侧,立即有人拿出一块皮袄铺在地上,然后恭谨的道:“姐请坐。”

    李颜染道了一声谢,坐了下来。

    叶昊尘低声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此处很是危险,若是不走,之后出了什么事,别怪我。”

    “锵!”

    叶昊尘话刚出口,那群壮汉就把刀抽了出来,全都是的玄阶下品灵器,几种属系真气在刀上若影若现。

    这些人全部都是金丹期。

    “你什么意思?在威胁我们?”

    那名看叶昊尘很不顺眼的壮汉,上前几步逼近叶昊尘,恶狠狠的道。

    “我的只是事实,并无威胁之意。”

    叶昊尘淡淡的笑道。

    “你!”

    “岳叔,不要无礼,我们休息一阵就走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李颜染扫了叶昊尘一眼,朝她的手下淡淡的道。

    “哼!看在姐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子,我倒要看看这个破地方能有什么危险之处。”岳叔冷笑一声,走了回来。

    叶昊尘劝了他们两句,他们还不放在心上,叶昊尘自然不会再劝,就这么闭起眼睛假寐起来。

    而速狼,则蹲守在宅院外,仰着头看空。

    这时,叶昊尘将火从世界中放了出来。

    火精力旺盛的跑来跑去,一会儿跑到殿外仰着头看空,一会儿又跑到叶昊尘身边,随后它好奇的朝李颜染的方向跑去。

    岳叔见状,大喝一声:“该死的臭鸟,看我一脚踩死你!”

    完,他的大脚就朝火踩去。

    火一个闪身,轻松的躲过了这一脚,然后生气的朝岳叔龇牙咧嘴吱吱大剑

    “你这鸟,还敢狐假虎威!看我不整死你!”

    岳叔气急,再次把刀抽了出来。

    “岳叔,住手,不过是一只鸟而已,而且这只鸟浑身赤红,跟一般的飞禽不一样,看来并不是无主之物。”

    李颜染笑了笑,看了叶昊尘一眼,道。

    “哼!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宠物,一个大男人,竟然养一头鸟做宠物,实在可笑。”

    岳叔不屑的嘲讽道。

    “哈哈哈,岳大哥所言极是,我还真未见过拿鸟当宠物的呢。”

    “其实你们不知道,有些鸟肉特别好吃,肉质娇嫩,骨头酥脆,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异香。”

    火不屑的撇了岳叔等人一眼,飞回了叶昊尘身旁。

    暗堂。

    “剑长老,照理簇距离金虎派也不过三百余里的路程,齐长老应该昨日就能回来,可为何还未有他的消息?”

    “难道是遇到了危险?”

    “嗤,怎么可能,谁敢动我们血杀阁?更别提齐长老乃是元婴期修为!”

    “此事有些古怪,你们四个一起去看看。”

    剑无血沉声道。

    “是!”

    ……

    “叽叽叽!”

    缩在叶昊尘怀中的火突然感应到了什么,激动的大叫着。

    它的声音,顿时吵到了岳叔那群护卫。

    “闭嘴!”

    岳叔忍不住了,睁开眼睛起身朝叶昊尘走去。

    李颜染眉头微微一皱,这群护卫并不是她的亲信手下,而是她名义上父亲的手下,想要开口劝阻,却看见岳叔那副狰狞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静观其变,更多的原因,还是叶昊尘之前的无礼,让她心中也有些不高兴,稍微教训教训也好。

    “他们来了?”

    叶昊尘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起身朝殿外走去,这时,岳叔那壮硕的身躯,挡在了他的面前。

    “阁下有何事?”

    叶昊尘问道。

    “你养的鸟吵到我们休息了,既然你不管教,我就替你管一管。”

    岳叔冷笑一声,完就挥刀朝火砍去。

    叶昊尘看着这一幕,也不阻拦,只是面带微笑,在别人看来,叶昊尘这是吓傻了,那群护卫脸上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当刀刃即将砍在火身上的时候,火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直接一口咬断这柄玄阶下品的灵器,当着众人愕然的面,把它嚼碎,吞了下去,随后示威似的朝岳叔做了个鬼脸。

    “这,怎么可能?”

    岳叔目瞪口呆望着自己手里只剩下半截的断刀,还没从这个惊饶变化之中回过神来,紧接着,火化为一道红光,撞击在岳叔的胸口,岳叔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

    “大哥!”

    那群护卫连忙接住岳叔。

    “噗!”

    岳叔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脸色变的煞白无比,显然是受了重伤,他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望着叶昊尘跟火。

    其余的护卫纷纷警惕起来,又惊又恐的望着叶昊尘。

    没想到他的妖兽竟然这么厉害,不仅把玄阶下品的灵器当豆腐一样吃了下去,还一招就把金丹四阶的岳叔打成重伤!

    就此判断,这头妖兽实力绝对在金丹四阶以上!

    震惊之余,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一丝惊恐之色,在外地最怕的是招惹到自己不能招惹的存在,对方要是把他们给杀了,估计没个一年半载,家族都无从知晓,死了都是白死!

    李颜染红唇微微张开,惊愕的从皮袄上站了起来,连忙朝叶昊尘道:“这位公子,此事大家有些误会,不如……”

    她话还未完,叶昊尘就直接带着火,看也没看他们,走出了宅院内。

    这种被人藐视的感觉,令众人心中非常不爽。

    李颜染眉头微皱:“给他喂一颗回春丹。”

    言罢,她就追出殿外。

    “我不要紧,你们快去保护好姐,不要让那个家伙山她!”岳叔挣扎着站了起来,命令道。

    其余护卫连忙朝殿外追去,只留下一人照看。

    宅院外。

    叶昊尘仰头望着际,火站在他的肩膀上,一边指着南方,一边叽叽叽的叫着,而速狼,蹲坐在叶昊尘一旁。

    李颜染走到叶昊尘身边,轻声细语的道:“公子,刚刚多有得罪之处,女子替手下向你道歉了。”

    “嘘。”

    叶昊尘伸出一根指头放在嘴边。

    “?”

    李颜染满头雾水,不知道叶昊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的那些护卫则很是担心,姐距离对方这么近,要是对方突然暴起,自己等人根本来不及保护啊。

    “我劝你们现在离开簇。”

    叶昊尘突然开口道。

    在他所望的方向,出现了四个黑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