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蒙混过关

    季风来到药圃之后,就看见一个粉红色的小花苞在诸多药材里面晃动着。

    季风在认出来这就是方寻安之后,对着身后喊道:“新桐,这不是你的伴生灵吗?”

    “啊,他在哪儿呢?”顾新桐急忙带着林立画跑了过来。

    季风指了指那个粉色花苞:“喏。”

    顾新桐一看就知道,那粉红色的玩意儿肯定是方寻安的。

    “小安安在这里干嘛?”她有些疑惑。

    他不是一进来就去找阿呆玩去了吗,怎么这会儿又跑到这里来了。

    顾新桐拨开了几株药草之后,就看见方寻安正蹲在一个快要枯萎的药草前面,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她戳了戳方寻安,问道:“小安安,你在这儿干嘛呢?”

    方寻安立刻打了个激灵,装出来一副被她吓到了的样子。

    他拍了拍胸口,在发现是顾新桐之后,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走路都没声儿的啊,吓死我了。”

    顾新桐把他拎看起来,看了看那株快要枯萎的药草,又看了看手中的方寻安,疑惑道:“你在干嘛呢,这么专心,我过来了你都没发觉。”

    方寻安举起手中的那片叶子,说道:“我在帮那株药草治病啊!”

    顾新桐在看见他手中的那片叶子之后,急忙问道:“小安安,你怎么掉叶子了啊,是不是营养不良,我这就带你去牛圈补补营养。”

    方寻安见她真的准备带着自己走,急忙制止她:“别别别,我不缺营养,这叶子是我刚刚和阿呆玩的时候不小心弄掉的!”

    顾新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真的?”

    “真的!”方寻安急忙点头。

    顾新桐这才慢慢把他放了下来:“那你叶子掉了,跑到这里来干嘛?”

    “当时埋了它啊!”方寻安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埋了它?”顾新桐满脸的问号。

    “当然了,埋下自己的残肢断臂一直都是我们植物类灵兽的风俗习惯。”方寻安面不改色的忽悠着她。

    顾新桐扭头看向旁边的季风和林立画,问道:“植物类的灵兽都有埋自己的残肢断臂的习惯吗?”

    林立画当即摇头:“不知道。”

    开玩笑,我连自己伴生灵的习惯都还没有搞清楚呢,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顾新桐也没指望她能知道,毕竟在场对灵植最有研究的就是季风了。

    方寻安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他现在只能希望季风对植物类的灵兽了解不是和她对灵植的了解一样那么深,这样自己才能蒙混过关,要不然自己可能就危险了。

    季风则是看了一眼方寻安,嘴角不可察的微微上扬了一下,随后说道:“我记得植物类的灵兽是有这么一个习惯。”

    “哎?”方寻安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她……她这是在帮我撒谎?

    但是这没理由啊!我和她又不熟,她为什么要帮我说话啊?

    方寻安实在是想不出来,她为什么要帮自己。

    而顾新桐见对灵植最了解的季风都这么说了,她也就点头相信了:“没想到你们植物类灵兽还真的有这种奇怪的习惯啊!”

    “是啊。”方寻安干巴巴地回应道。

    这时候,他注意到季风偷偷对着自己伸出了两根手指。

    二?

    这是个什么意思?方寻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姐咱别做谜语人好嘛,有话私下就直说。

    季风也没管他有没有看懂,接着就把手收了回去。

    这可苦了有一点强迫症的方寻安:姐,你这样搞我晚上都睡不着觉的啊!

    一旁的顾新桐可没注意到季风的小动作,她指着那株快要枯萎的药草问道:“你的叶子掉了,和你救它有什么关系?”

    方寻安见她的死亡追问又来了,也就逼着自己不去想季风伸出来的那两根手指到底是什么意思,毕竟先度过眼前的难关才是最要紧的。

    他立刻说出来自己早就已经想好了的说辞:“我本来是准备把我的叶子给埋在这里的,结果意外的发现这株药草要枯萎了。”

    “我就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个第二境的灵兽,那自己的叶子也应该算是营养丰富了。”

    “所以我就把叶子里面的汁水给挤了一点出来,看能不能把它给救活。”

    顾新桐听了,一巴掌就扇在他的花苞上:“小安安,你是不是蠢啊!”

    她指着那株快要枯萎的药草,说道:“要知道这株紫薰可是三阶的药草哎,你为什么会觉得你这个只不过第二境的弱鸡,能用自己的叶片来救它?”

    “额……原来这株药草是三阶的吗?”方寻安一时间有些尴尬。

    还准备用自己的叶子去救它呢,结果人家的等级比自己还高。

    顾新桐见此,忍不住扶额道:“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伴生灵啊,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

    方寻安讪笑两声,感觉自己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了危险,于是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还说我不过是个第二境的弱鸡,搞得好像你不是在第二境一样。”

    “你说什么!”顾新桐弯下腰,一把向他抓去。

    方寻安连滚带爬的躲开。一边跑路一边喊道:“我去埋的叶子去啦!”

    顾新桐看着落荒而逃的方寻安,冷哼一声:“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看你等会儿往哪跑。”

    旁边一直在吃瓜的季风说道:“新桐,你的那个伴生灵真的很聪明啊,和你的交流居然能这么流畅。”

    顾新桐撇着嘴摇了摇头,说道:“得了吧,小安安这家伙看上去很聪明,但他除了很会和我唱反调之外,很多东西都不知道,他的不少想法都是千年之前的老旧思想了。”

    “当初我遇见他的时候,他甚至连伴生灵是什么都不知道,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一株沉睡了千年的灵植了。”

    听完这番话之后,季风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思想停留在千年前,甚至不知道伴生灵的存在的灵兽吗。

    顾新桐见状,走过去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季风姐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等我来帮你测一测你的压力有多大吗?”

    季风感受到耳边吹来的温热气息,急忙一巴掌打了过去:“要死啊你。”

    顾新桐对此早有预料,一下子就躲了过去,笑嘻嘻的说道:“打不着!”

    季风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指着一棵小树说道:“你和立画帮我摘几片嫩的安蓝叶,我去摘一些其他的。”

    “得令!”

    于是顾新桐就拉着林立画一起,蹦蹦跳跳地去摘安蓝叶了。

    季风扭头看了一眼正躲在药圃边缘埋自己叶片的方寻安,嘴角露出了微笑,随后就去摘那几株最为关键的药草了。

    而不远处的方寻安在药圃的边缘刨出一个坑后,就把自己那片光荣牺牲的叶子给放了进去。

    他看着这片依旧鲜嫩的叶子,语气坚定的说道:“放心兄弟,我不会让你白死的,我一定会努力修练,让修为早日超过顾新桐那个女人。”

    “到时候,我一定会带上你的那一份,在她的屁股上全部打回来!”

    说完他还抹了抹不存在的泪水,说道:“安心去吧!”

    随后,就用泥土将它掩埋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方寻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走到了阿呆的旁边。

    他靠在阿呆身上,看着自己那只缺了一片叶子的手说道:“唉,不知道这片叶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回来。”

    说完,他又扭头看向阿呆问道:“阿呆,你说呢?”

    阿呆抬头瞥了方寻安一眼后,又继续趴着闭目养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