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客栈保卫战

    林纯熙、何铃还有竹叶红和竹叶青四人早就在店中找好了各自的防御位置,就等着这些人冲过来,眼见店外的杀手们各持兵刃冲杀过来,他们并不慌乱,完全按照事先准备好的计划应对。

    当众多杀手冲到了正门处的时候,本以为大门已经紧锁,他们取出了事先已经准备好的大木桩,四人抱拢一个木桩,向门的方向猛撞过来,结果就在木桩即将要与门板相碰的瞬间,大门被忽然间的打开了,结果这四个人因为惯性的缘故,根本站立不稳,踉跄着栽进了正门,当他们摔进去之后,后面的众多杀手急忙刹住脚步,这个时候,两扇门板又再次关闭起来,只听见店内一阵拳头碰肉的声音,那四人根本就没有站立起来,就被躲在门口的林纯熙和竹叶红按到地上痛揍一顿,转眼间就已经没有了抵抗的能力。

    门外的众人听到屋内的响动,连忙重新集结起来,继续向大门的方向猛扑,刚冲到大门口,结果两扇门板忽然左右分开,门口的众杀手一愣的功夫,从里面飞出数个碗碟来,噼里啪啦打在人身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动,瞬间又有几名杀手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林纯熙和竹叶红将碗碟当做了暗器来使用,分别打到了这些人的迎面骨和膝盖上,虽不致命,但是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恢复战斗力的,其中几名伤重者,都是腿骨骨裂或是骨折,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

    这次大门并没有关闭,尽管两扇门板是敞开的,可是也没有人敢继续上前,众杀手们纷纷放缓了脚步,全都畏惧里面飞出来的碗碟,看看倒在地上惨叫的同伴,谁也不敢轻易的向前一步。

    眼看正门的攻势形成了僵持,孙师爷气的暴跳如雷,胡子飞起多高来,连忙高声呵斥,催促杀手们继续进攻。很快,这些杀手们也被激起了血性,往日里都是他们欺负别人,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这些人在投奔常知府麾下之下,无不都是江湖上的惯盗或是恶匪,都是因为实在走投无路,才被迫躲到了常府内,做起了打手的营生,这次常府下了死命令,明着不能硬来,那就暗地里进行刺杀,绝不放过这几个人。

    在孙师爷的督战之下,这些杀手们又重新鼓起士气,发了疯一样冲向了客栈。忽然,林纯熙和竹叶红从客栈里面跳了出来,直接迎上了这些杀手们,这个举动到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其实原因很简单,店内的空间十分狭小,并不利于打斗,最主要的是,林纯熙想的明白,店里的东西怎么说也算是自己家的,打坏了还的买新的,这些匪徒是不会承认自己是常府派来的,到时候没处找人赔,还不如迎出来在大街上打个痛快。雨滴书屋

    当林纯熙和竹叶红在正面同大批杀手展开肉搏的同时,有几名轻功比较好的杀手,已经顺着店外的柱子,爬上了客栈的二楼,同竹叶青在二楼的过道里展开了战斗,过道内空间狭窄,不利于兵器的施展,故而这些杀手都没有带长刀长剑,全是清一色的短匕首,结果迎面遇上了也是使用短匕首的竹叶青,竹叶青的武功路数很特殊,就是近距离的刺杀,所以这些同样使用短兵刃的杀手正好对了她的路,大家兵刃相当,招式差不了许多,一见面没有什么保留的,直接就见了杀招,可是这些寻常的江湖杀手怎么可能是竹叶青的对手呢,只见竹叶青手中短刃上下翻飞,时而刺,时而抹,招式动作的幅度都不大,但是招招都是奔着对方的要害而去,这些杀手也都是轻巧的路线,可是根本无法同竹叶青相比,虽然自己一方人数较多,可是越打发现人剩下的越少,短短不到半炷香的时间里,勉强冲上二楼的杀手们就已近给一个不剩的被竹叶青给消灭了。

    此时,后院之中也想起了打斗的声音,本来有几名杀手想趁着前院和二楼的动静,借机从后院溜进来,结果第一时间就遇上了何铃的拳头,何铃个头不大,但是力气不小,拳拳挂风,招呼到这些杀手的身上,非死即伤,瞬间就有几人骨头断裂倒地。正当何铃心中得意的时候,忽然间脑后响起了风声,何铃连忙低头,感觉一个重物从头顶飞了过去,何铃猛然回头,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手中握着两柄板斧,如铁塔一般站在后院之中,刚刚就是他从何铃的身后进行的偷袭,硕大的板斧在他手中居然就和孩童的玩具一般,仿佛一点分量也没有,但是何铃心里清楚,刚刚自己躲过的那一击十足的势大力沉,若是被击中,非死即残,所以自己也不得不小心应对。

    那名壮汉来到了何铃的面前,体积足有将近七八个何铃大小,他轻蔑的看了看何铃,将手中的巨斧摆了摆,突然发难,上来就是猛砍何铃的面门,别看此人身材魁伟,但是动作极快,而且出招阴狠,一动手就都是杀招,一看就是在江湖上厮杀已久的悍匪。

    何铃连忙上步闪身,躲过了对手的第一击,还没等自己站稳身子,那人手腕一拧,斧刃向着何铃的方向,猛的向回一带,动作连贯快速,何铃急忙侧身,堪堪躲过了两记杀招,两人随即插招换式,打斗到了一起,何铃利用自己灵巧的身型,每次都能够躲过对方的狠命攻击,但是长此以往下去还是十分的被动,想要取胜并不能光靠躲,还是要主动进攻。

    何铃压低了身形,展开自己的拿手身法,迅速的近身贴住了壮汉,壮汉瞬间变得十分狼狈,何铃不停的闪身进入自己的死角之中,根本发不上里,但是也甩不掉何铃的追击,两人就这样在后院的控场上相持不下,几十个回合之内依然是没有分出胜负,但是随着何铃在战术上的成功,那名壮汉心中越来越急躁,想要一把将何铃捉住,但是何铃灵巧的像个泥鳅,根本无处下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