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山外青山 第九十一章 尊严馆内买尊严

    最后徐长生将那三件物什收进了芥子物内,辞别了黄袍道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小店。

    那剑鞘可以自己用来存放剑器,那个小泥人可以给梁米,反正他的百宝箱内多是这种泥人,放去刚好可以凑成一套,至于那木鱼,可以回去小镇的时候,给乐安,他也喜欢这种能叮当响的东西。

    不过还是得先搞清楚那木鱼到底有什么怪异再说,万一真是个什么好宝贝,相信乐安也是更愿意他拿去卖钱的,反正都是自家人了,反正自己的钱财也是他的钱财,反正乐安也不知道这回事,就不用在意那么多了。

    不知不觉就逛到了镇南,也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走了许多的店铺,也遇到了许多想买的东西,可看着芥子物仅剩的那四枚青蚨币,还是忍痛离开了。

    没想到最后竟在那最南边的一条偏僻街道上,看见了大批摆着地摊的修士!从练气期到蜕凡期都有,而且售卖的东西也多是些修士所需。

    在那闲逛的也都是些修士。

    徐长生见状双目不自觉地放大,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缓缓跟着人群走了过去,街道两旁的地摊上多是些符箓,破损的法器,恢复用的丹药,还有些古物,就像先前的承惠铺,只不过没有店面,物什也少罢了。

    而且摆摊的多是一些穿着制式衣裳的修士,左边是红衫,右边是蓝袍,泾渭分明。

    看来多半是这水火灵门的弟子。

    徐长生从街头走到街尾,再从街尾走到街头,细细地对比了一番,最后还是在街尾右边的一个地摊面前蹲下,本来在打盹的一位水灵门修士立马惊醒,抬头笑道:“不知这位道友想要些什么,自挑,保证价格公道!”

    徐长生也才看清,摆摊的竟是位样貌奇特的歪嘴男子,修为也不高,练气五层罢了。

    随意挑选几下,甚至还用瞳术看了遍,发现全是堆破铜烂铁,只有那几张符箓是真货,不过也算不上多好。

    徐长生笑了笑,指着张火符,问道:“这张怎么卖?”

    歪嘴男子见徐长生竟然开始询问价钱,立马来了精神,左右查看了几眼,才靠近徐长生低声说道:“实不相瞒,这位道友,这张火符是我宗门内一位擅符道的入玄境的长老绘制而成的,还是我当初机缘巧合帮他完成了一个地级任务,他才一时兴起赏赐给我的,要不是为了筹措那进入风眼的资源,我是铁定不愿意拿出来卖掉的。”

    徐长生看着这张灵气稀薄,能不能施展出来术法都两说的符箓,若有所思。

    歪嘴男子生怕徐长生放弃购买的想法,立马补救道:“一枚白水币两张!”说完又从旁边拿起一张水符。

    徐长生叹了口气,“唉,我看道友这些符箓品相都不错啊,本来我是打算都买下的,可是这刚在那边买了件符甲,钱财有些不够,若是道友愿意等我,傍晚我再来找你。”

    歪嘴男子一听徐长生要买下所有的符箓,立马激动了起来,自己这可是有着十二张!!!要是按一枚白水币两张的价钱卖出去,也能卖个六枚白水币。

    要知道自己为了钻研符箓一道,花费的钱财可是不在少数,现在好不容易出了成绩,就立马拿着下山来到这坊市,希望能卖出个好价钱,可没想到守了都一天了,也没人上来搭理一下,现在看见徐长生凑上来,还说要全买下,怎么能不激动!

    也不担心徐长生骗他,毕竟都买得起符甲的人,像是为了这点钱财哄骗于他么?

    毕竟符甲可是修真界的奢侈品!不管是购买时的价钱,还是破损后的修缮,花费的钱财绝对不在少数,但还是被修真界无数的年轻一代所追捧。

    为啥?能保命的东西谁不想要?

    据说有些仙几代出门的时候,都恨不得往身上披那数十件符甲。

    徐长生看了看四周,随口问道:“这位道友,你们这摆摊是随便都能摆?”

    那歪嘴男子现在可是将徐长生当做亲爹一样啊,见他有疑问,自是赶紧答道:“是的,只要在这条街道上就能随便摆?”

    “那不用交什么租赁用的费用么?”

    “唉,看道友你也不明白,我还是给好好介绍一下吧,你要是不嫌弃,就坐这吧。”歪嘴男子说完拍了拍旁边的一块空地。

    趁徐长生坐下的时候,两人还顺带着自我介绍了一下,歪嘴男子叫陆戒酒,说是他爹在他娘怀孕的时候因为喝酒差点惹上祸事,还好后面靠着打点关系度过了一劫,他爹也就狠下心来要戒酒,还将他取名为戒酒,每次叫他的时候,也是提醒自己要戒酒。

    “我们这一行,叫包袱客,但也不是真正的包袱客,真正的包袱客是全靠一个包袱走南闯北,遇见城池,便卸下包袱,摆个地摊,通常是将那天南的东西,带到地北去售卖,赚那中间的差价。”

    “而我们,无非就是在这水火镇内摆摆地摊罢了,说是包袱客,还是为了那点脸面,不至于被别人说成是摆地摊的罢了,至于徐道友你说的这费用问题,有些城池是要交钱的,还有专门的人在那坊市上守着,规定多少钱一个时辰。但像我们水火镇是不用交钱的,你想在这摆多久就摆多久。”

    陆戒酒一口气讲了许多,徐长生也算明白了不少。

    “那为何我在别的城池没见过?”徐长生问道。

    陆戒酒笑了笑,“道友去的肯定是那小城池吧?”

    徐长生点点头。

    陆戒酒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说道:“一般小城池是没这样的坊市的,一来修士太少,摆了摊也没人买,还浪费时间;二来嘛,修士少,自然就显得金贵,哪丢的下那脸面去摆摊?像这水火镇,你一颗小石子扔下去,说不定都能砸到两名蜕凡期的修士,至于像我这样的练气期,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徐长生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起身拍了拍屁股,“好!今日就多谢陆兄解惑了,且待我去筹措一些钱财,便来购买陆兄这些上品符箓!”

    陆戒酒用力地点了点头,看着徐长生远去的背影,心中愈发感动,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

    徐长生离开坊市之后,继续闲逛,天色也渐暗,估摸着要不了多久,前去风眼的人也该回来了。

    突然看见一间占地极大的店铺,远远的便能看见那金光闪闪的鎏金店名“尊严馆”,徐长生看了嘴角微微抽搐,真的是什么名都有。

    走的愈近,便愈能感受到那店名的威力,看的徐长生都想敲下一块前去换酒喝了。

    可当徐长生走近之后,便知道自己见过的天地实在太小了,入目之处,尽是金光闪耀,整个大厅是一片金碧辉煌,适应了好一会才看清,那金光闪耀的竟是一件件符甲。

    但这符甲却有些别致,只能裹住下半身,勉强能到大腿的中部。

    徐长生看了是疑惑不已,朝着那坐店的女子修士问道:“这符甲是?”

    女修一看便知道徐长生是刚来这水火镇,不然也不至于问出这样的话,说道:“道友是没去过那风眼吧。”

    徐长生点点头。

    女修解释道:“一般的衣服是抵挡不了那风眼处的罡风的,道修还好,可以施展一些防御术法,抵御罡风,至于体修,就全靠肉身了……”

    话语未落,徐长生便明白了,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直接去那风眼,而是来这水火镇内先逛逛,不然不需要明天,可能今晚,自己的光辉事迹便传遍整个小镇!

    买!

    必须得买!

    直到这时,徐长生也愈发的感受到那店名的威力,“尊严馆”,名副其实。

    可万一是那女子体修呢……

    想到这,不禁朝着四周望去,也在一个角落看见了那能包裹住全身的,同样金光闪闪的符甲。

    察觉到徐长生的目光,女修解释道:“那边的是一枚青蚨币一件,这边的稍小的则是十枚白水币一件。”

    徐长生听了心中一阵抽痛,不管怎么,一定要在那风眼处把本挣回来再说!

    不然,无颜北上。

    哪怕是再不舍得,徐长生还是掏出了一枚青蚨币,买下了一件稍小的符甲。

    当然得找钱就是了。

    没想到刚刚还跟陆戒酒说自己买了符甲,没想到转眼就真的买了一件!

    再次出门时,天色也变得灰暗,大日也已落下山头。

    徐长生也赶紧再次朝着坊市赶过去,晚上等那些去了风眼处的修士都赶回来了,生意应该会好些吧。

    而陆戒酒看见徐长生走过来的身影,简直是热泪盈眶,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努力,坚持,就一定会有收获,如果自己稍稍不坚定一点,就挣不了这笔钱财了。

    看着徐长生直直朝他走来,陆戒酒不禁捏紧了双拳,为自己打气,等走到他面前时,刚想开口搭话。

    没曾想徐长生却径直走到他旁边那空位,盘膝坐下,从芥子物内取出了一件件物品,摆放在身前。

    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那回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