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封印 第二十七章 大战穿云狰

    半空中一人一兽对峙片刻后穿云狰首先发起攻击,它已经感到来者不善,所以本能地将速度催到最快,远超一般化神修士。单以速度论,肥遗和骇浊都远不是它的对手。

    刹那间穿云狰已经窜至周项附近,它身后狰尾翘起,五色光华飞速射出,成功笼罩周项四周后向着中间翻卷缠绕而去。

    大阵中低阶修士均看不清穿云狰动作,只有塔顶的几位化神勉强可以,见到这一幕,李诚心中哀叹,面对穿云狰的超凡速度和空间攻击,自己即便有飞舟抵挡都依旧落得惨败下场,这刚来的修士实在是不自量力,第一个回合便着了穿云狰五色光华的道,实在是太稚嫩也太轻敌了!

    心念电转之时,却见半空中被光华笼罩的周项手中忽地出现一柄长剑,随着他手臂的挥动,剑身在半空划出一个完整的圆,剑影所及之处五色光华与空间裂缝被直接断为数截,随即消失不见。

    “这!这是什么法器?居然如此厉害?”李诚两眼圆睁,满脸地不可思议,居然还有法器能够切断空间裂缝!

    穿云狰见状心头大怒,它合身向前,狰角直奔周项胸腹扎去,周项则挥动飞鸿剑反攻,一人一狰在空中激斗不已。

    低阶修士只见天上无数光华闪耀,全然辨不清双方情形,化神修士却看得如醉如痴,半空中仿佛是凡人中两大宗师级武林高手在比试过招,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风范。

    穿云狰越斗越快,心中却憋屈无比,自降临这一界以来,从无修士能够在速度上胜过自己,却没想到今天遇到了异类,面前修士不仅速度上始终比自己快那么一线,而且浑身透出一股仙灵力的气息,隐隐将自己压制,使得它空有满身技能却不敢全力施展。

    周项心中也有些震惊,穿云狰速度实在太快,飞鸿剑术全力施展之下自己才获得一点优势,但这也使得自己根本无瑕施展法术,只能凭借手中的飞鸿剑以凡人招数与之对敌,也幸亏他在踏入人间九界之前行走江湖多年,学得不少精妙剑招。

    差不多斗了盏茶功夫,一人一狰倏地分开,在半空中重新对峙起来,却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哇!”地面之上的修士此刻才看清形势,众人不由齐声欢呼,终于有人能抵挡穿云狰了,而且似乎完全不落下风。他们看向周项的眼神充满了崇拜和希望。方寸阁众弟子在李吉的指挥下趁机快速修复大阵,万千修士心中燃起了强烈的求胜欲望。

    穿云狰心中隐隐感觉大势不妙,它兽身一振便准备施展某种绝技。

    此刻周项也趁机伸手向虚空一抓,众人只觉整片天地忽地一暗,空中灵力一下子消失殆尽,随后有片光华自高天闪现,地上众人纷纷抬头观望,只见一柄通天彻地的长剑已经蓄势完毕,然后它携带着巨大的能量倏忽斩至穿云狰头顶,在剑锋身后空间都被划开了一道粗大裂缝。

    穿云狰面对如此一剑心头大慌,内心的本能促使他停下正在酝酿的攻击,转而用头顶尖角拼命在空中猛划,同时四蹄一齐发力,窜进了空间通道中。

    众人只觉眼前一暗,再睁眼时,天地已经缓缓恢复清明,不过在穿云狰消失之处,有三条狰尾坠落地面,还有一串狰血洒向半空。

    方寸阁内鸦雀无声,大家脑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穿云狰居然被伤了!而且看样子要不是它逃得够快,甚至会陨灭当场!

    其中嘴巴张得最大的自然属秀吉宗的丰一郎和他那张姓元婴的贴身保镖了,这才几年不见,周项居然变得如此厉害!难道当初在中央区与之交手的时候,对方还隐藏了真实的修为?丰一郎震惊过后便是无尽的惶恐,因为周项“奇女子”的绰号正是来自于他,现在总算明白自己惹了多大的一尊真神!

    现在的丰一郎只希望周项不知道绰号背后的真相,或者不屑于与自己这种小人物计较,他也第一次盼着自己在九界的名声越小越好。

    周项心中却是苦笑一声,刚才那一招‘破空斩’加上最开始的‘虚宇合’,中间还与穿云狰缠斗许久,此刻他体内灵力已经只剩一半,到目前为止却还只是伤了此獠,看来今天必然是一场苦战!

    半空中空间翻卷,穿云狰再次现出身形,此刻的它五尾只剩二尾,身形狼狈之极,看向周项的目光也充满了愤恨。从来不屑于说人话的它第一次出声:“好!你是第一个伤了本尊还逼得本尊开口说人话的小子,今天若不将你碎尸万段、夺魂灭魄,本尊决不罢休!”

    说完狠话后穿云狰耳朵一晃,有个迷你元婴被甩了出来,那元婴神情呆滞,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是管道友!”眼尖的李诚立刻认出了此婴来历,其乃是金央区的一名化神修士管无伤!本以为他已经丧身狰口,却没想到被穿云狰当做食物储存了起来。

    穿云狰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管无伤的元婴一口吐了下去,所有人类修士见状心中都冷气直冒!这可是修行了近两千年的绝顶人物,居然就这样被生吞了!心中对穿云狰的恐惧再次增加,对周项的期望也猛地升高甚至到了完全依赖的程度。

    周项拿出一枚有着木鼎门标记的丹药吞了下去,又取出一坛阳果酒喝下,一人一狰都开始尽量恢复法力。

    穿云狰吞下元婴之后身上伤口立刻愈合,实力也再次攀升,它狂吼一声,狰角处无数空间涟漪荡漾而出,向着周项狂攻,周项手中飞鸿剑也光芒大放,一招横扫千军对准凶兽切了过去。

    空间涟漪与飞鸿剑轰在一处,空间顿时崩塌无数层,随后一人一狰迎面扑上,崩塌的空间被再次撞碎,形成一个丈许的黑洞。周项与穿云狰双双陷入其中,但兀自拼斗不已。

    “不好!老身当初就是中了穿云狰这一空间法术才导致肉身尽毁!即便是化神修士也无法在空间黑洞中存活!”刘娥面色一暗,目中希望之光暗淡下去!

    众人紧张地盯着空中,但周项肉身碎裂的场面却没有出现,只见一道暗金色光华忽地护住周项全身,无数空间塌陷与裂缝遇到暗金色光华后竟变得柔和连续起来,周项招式没有受到丝毫凝滞地继续展开。不久后黑洞被四周空间填补完整,一股推力将周项和穿云狰直接挤了出来!

    穿云狰心中升起无力感,此人居然不惧空间裂缝与黑洞,这绝不是化神修士可以掌握的能力!

    想到此处它立刻转变战法,狰角撕开一处空间窜了进去,随即裂缝消失,狰身踪迹皆无。

    周项一剑劈在了空处,他神识立刻扫过方圆数里,正找寻不到穿云狰踪迹,却忽然感觉身后有股危险出现,便急忙回身一剑,穿云狰自空间裂缝中探出半个身子,用狰角抵住了飞鸿剑,随即一个后退再次消失。下一刻它又从下方出现发动偷袭,如此一来,周项便陷入被动的防御之中。可以穿梭空间的穿云狰似乎无处不在,周项渐渐变得手忙脚乱。

    刘娥眼看着战况发展到现在,心下很是焦急,她目光转向一侧正在刻画道纹的五名修士,心中默念:“再快点!空间束缚法器一成,加上周项主攻!穿云狰必死无疑!”

    空中再次战了盏茶功夫,周项忍不住心下烦躁,趁着穿云狰再次攻击退却的机会,他运转破空斩的招数向着尚未闭合的空间裂缝便是一下,飞鸿剑身居然直接没入裂缝之中,随即感觉似乎斩中了一物,应是穿云狰无疑!

    周项心中大振!原来飞鸿剑可以穿过空间进行追击!他当即转变战术对穿云狰展开反攻。

    一时疏忽中了一剑的穿云狰心中大恨,再攻击之时速度更快,回逃的时候也更加小心。多次角逐之后周项发现自己的手臂在混沌石发出暗金光华的保护下居然能毫发无损地进入飞鸿剑劈开的空间裂缝!这一幕令他心中大喜,接下来周项试着将全身探入裂缝,感觉依然无碍的同时居然还能看清裂缝内外的情形!

    于是战局再次发生变化,当穿云狰跨越空间发动攻击之后,周项便紧随狰身进入空间裂缝,而且周项速度明显占优,穿云狰再也无法摆脱追击,稍不留神,狰角护持不到的地方便会平添一道伤口。

    地上众修便开始看到奇怪的一幕,一人一狰在半空中这边消失那边出现,或者一会半边身体在这方出现,另外半边身子在另一侧显露。

    “周项修为已经在化神之上?居然能自由穿梭空间且毫发无伤!”,刘娥心中暗自猜测,李诚更是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成了!”此刻一声大叫将刘娥和李诚的注意力从战况中忽然拉回身边,只见五名化神修士惊喜地站了起来,众人当中那个古朴的八卦镜正泛出阵阵空间涟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