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陈家二叔

    三头野猪妖兽已有两个莫名的被同伴弄死,仅剩的大家伙别看狂暴异常,那都是临死前的疯狂罢了。

    用不了多久它也会因失血过死亡的,自己轻松就成为了最终的赢家。

    不过呢?那不知名的三妹和青年已经逃走,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搬来援军,为防夜长梦多,还是赶快吸食鲜血然后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妙。

    思索间,肖文梓展翅飞向气息减弱的红鬃獠牙猪,在它头顶处快速兑换出妖火符激发,一团烈焰狠狠砸下。

    被妖火符所化的火球击中,本就重伤的红鬃獠牙猪无力抵挡,很快被蔓延全身的烈焰包裹。

    哀鸣咆哮声越来越小,最终只剩下两根野猪獠牙跌落尘埃,其它的血肉皮毛都已化作飞灰消散。

    强敌伏诛,肖文梓顾不上收取战利品,便展翅飞向四弟的残躯,开始快速吸血兑换系统币。

    几分钟后,获得数百七层天系统币的他先兑换两张妖火符,将现场的尸体碎肉都焚成灰烬,然后抓着两个储物袋向着先前存放储物袋的树林内飞去。

    之所以取走二人的储物袋,不是肖文梓看中了里面的晶石宝物,而是要伪装修士屠灭野猪的现场,他就不可能将储物袋留下。

    毕竟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按照常理来说,若有高阶修士机缘巧合路过这里灭杀红鬃獠牙猪,便不可能将唾手可得的储物袋留下不取。

    另外,两头较强红鬃獠牙猪的獠牙,妖火符的威能有限,并不能将其一起焚灭,连同两柄灵光暗淡的法器,都被他收进了四弟的储物袋内。

    以肖文梓如今的妖识强度,要冲开七层天修士的神魂烙印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否则他也不可能将飞剑、獠牙都随身带走。

    “此地不宜久留,我需尽快回到洞府通知馨儿离开才行。”

    找到先前藏匿的储物袋,肖文梓再也没有心情去寻觅毒草灵药。

    因为战场距离楚馨儿开辟的洞府不算太远,肖文梓怕对方寻觅红鬃獠牙猪报仇无果,会无端的迁怒楚馨儿。

    楚馨儿修为太低,修仙界又不讲什么仁义道德,这种假设是并非是杞人忧天。

    现在回去若是能来得及,肖文梓决定劝她立刻挖掘七叶紫藤花,然后尽快离开。

    因此,他将自己储物袋内的物品全部转移后,便全力向洞府所在的山谷飞去。

    没错,先前的储物袋就这么被舍弃了。

    不是肖文梓财大气粗,而是要带着三个储物袋飞行,乃是很大的负担,就连二弟的储物袋,若不是他怕丢的太近会被对方轻易找到的话,肖文梓也会毫不迟疑的丢掉。

    有系统币兑换妖灵露,不用顾忌修为消耗,可以不断施展疾妖术的肖文梓,一个多时辰后便已经回到山谷之外。

    看着天边的落日余晖,以及与离开前丝毫无常山谷,他心中长舒了口气。

    “小文,你去了哪里?这些储物袋是怎么回事?”

    就在肖文梓飞到洞府光幕之外,准备取出阵符之际,雾隐降魔阵一阵翻滚,娃娃脸少女的倩影从中走出,脸上满是担忧和欣喜之色。

    原来竟楚馨儿今天刚好结束闭关后,没有发现肖文梓,还以为有敌人来犯,现在见洞府外一切如常,他还带着两个储物袋回来,担忧顿时变成了欣喜。

    “馨儿,快些收拾东西,咱们马上离开,具体情形我稍后给你详细解释......”

    楚馨儿刚好结束修炼,乃是意外之喜,这可以免去很多的麻烦,不过,能早一点离开便能安全一些,肖文梓飞到她身前,立刻传音催促道。

    “好~~”

    小文不会无的放矢,见他语气充满了焦急,楚馨儿答应一声,便快速向生长七叶紫藤花的岩壁处走去。

    将两株七叶紫藤花挖掘而出,妥善的放入玉匣内,又进入洞府简单收拾一番,楚馨儿便带着肖文梓化作遁光远去。

    有肖文梓的指点,楚馨儿自是不会向着三妹和那青年逃走的方向飞遁,她选择的是从另一个方向离开林海山脉。

    半个时辰后,红鬃獠牙猪死亡的座山坡上,三道遁光疾驰而来,其中的一男一女正是那三妹和青年。

    驻足在空空如也的山坡上空,少女秀眉微蹙,但还是冲那看上去四十来岁的青袍男子开口道:“二叔,就是这里,三哥和四弟刚刚便是在这里陨落的......”

    “不错,三妹说的很对,只是我们离开后,此地好像又发生过什么?二弟和四弟的尸体竟然都不见了......”

    三妹话音刚落,青年便在一旁接口道,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他们离开方才两个多时辰,就算红鬃獠牙猪将二人分尸,也该留下一些碎肉鲜血才对,更何况还有无法吞吃的法器?

    “是别的修士曾经来过,那几头红鬃獠牙猪应该都被对方灭杀了,行了,你们先回去,我到处探察一番再说。”

    三缕长髯,做儒士打扮的男子乃是陈家的筑基期高手,他的修为在陈家来说虽算不上最强,但除了老祖和家主外,也是一号人物。

    听说几个家族的旁系小辈在外出历练时遭遇妖兽有生命危险,便毫不迟疑的带上二人过来查看,肖文梓故布疑阵的现场他仔细探察后,的确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比如说残留的淡淡妖气,以及妖火符燃烧后留下的几个灰烬痕迹,一开始,他怀疑是高阶妖修途径此地随手而为。

    只不过若是化形期妖修,怎会看上区区炼气期菜鸟的身家,再说这妖气也太淡了,还有一种可能,或许是普通修士圈养的妖兽灵宠所散发。

    经过分析,他比较趋向于后者,认为是有低阶修士刚好路过,将红鬃獠牙猪灭杀后一同取走了两个侄子的储物袋、法器。

    为了防止留下什么线索,对方又直接毁尸灭迹。

    那修士有趁火打劫诛杀自己家族晚辈的可能,必须要调查清楚。

    另外,上次发现的七叶紫藤花也该达到三百年份,可以灭杀山谷内的妖蟒挖掘了,中年人这才吩咐三妹两人回去。

    “是,二叔。”

    青年和那三妹不敢忤逆长辈之意,答应一声,便化作遁光离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