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秦始皇

    看着这广场一样的大殿里四处游弋的机关兵佣,黄文丽不得已也只好退回了第二层。

    甬道口不但叶台在,还又出现了两位身穿迷彩服的新面孔。

    “黄博士,你怎么也回来了?”

    “下面都是机关,他们逼着我回来的。”黄文丽一脸的沮丧,刚才还想争取一下,哪知道那个李卫那么不近人情。

    “你在这除了连累我们,剩下的就是找死。想要探索地宫考古,等我们清理完这里的机关再来吧!”

    李卫把黄文丽赶走之后,一马当先走在前面,智光大师断后,安城道长和肃风道长一左一右护卫在两旁,四个人形成一个菱形阵型,向着秦始皇陵寝的主宫室走去。

    虽然没有三层地宫的地图,但是大致方位不会错。

    秦始皇陵发掘以来,除了一开始出现的恬护剑事件之外,其他的诸如翻板陷坑、塞门刀车、铁索吊石都没给考古队带去多大的麻烦。

    现在的这些兵佣,看起来比那些机关厉害一点,可是进来的这四人,也不是考古队能比的。

    一路上,各种兵佣散成一堆,没有一具兵佣能挡住李卫一拳,偶有漏网者,也由两旁的两位道爷解决了,后面断后的智光大师根本就没有出手机会。

    绕了一个大圈后,这大殿里的机关兵佣已经被全部清理干净。

    虽说机关兵佣威胁不大,但是一旦在后面遇到难缠的家伙要快速撤退的时候,被机关兵佣缠住也是麻烦事。

    “李队长,要不是把两旁偏殿的也清理一遍?”安城道长问道。就算原先有点看不起李卫,现在经过这一轮清理之后,安城道长对李卫的实力又大致有了估算,估计三个自己都很难是李卫的对手,看来大华国修者第一人名至实归。

    “两边和这里连通不是很方便,那些机关兵佣过来应该不易。我们先布置退路吧!”

    面前又是一座高大的宫殿,宫殿的大门虚掩着,四人也不急着进去,而是从这里往通往二层甬道的路上放置了很多小灯泡,硬生生布置出一道光路。

    布置完退路,李卫才来到殿门前,神识往殿门后探视一番,没见到有什么危险,他这才把手按在殿门上,用足了力气猛地一推。

    ‘咯吱’一声,殿门颤了颤,没有被推开。

    “我来试试。”肃风道长上前把双掌按在门上用力一推。殿门居然纹丝未动。

    “还挺重的。”肃风道长尴尬的笑了一声,退到一旁。

    “一起吧!”智光大师和安城道长也上前来,好在这殿门足够宽大,四人并派也能站下。

    ‘咯咯咯。’

    殿门缓缓被推开一道缝隙,这缝隙足够一个人进入。

    就在这时,‘呼’的一声,门后传来一股劲风。

    四人连忙往后撤去。

    ‘咔嚓’一声巨响。

    一颗用铁索吊着的巨大石球直接撞上殿门,两扇殿门被一撞而飞。巨大的石球也顺势向着四人砸来。

    四人各自向两边跃开。

    “呵呵,没想到这些凡人的机关威力还不小。”肃风道长呵呵一笑。要是地宫都是这些凡人机关,那么对四人来说就是好事。

    “不要大意。”李卫提醒一句,迈步走进大殿。

    殿内不像外面那样一片漆黑,两边的墙壁上足足点了有几十盏的灯火。

    “这是长明灯?”

    “这是用人鱼的脂膏炼制的灯油,据说千年不灭,原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是真的。”安城道长感慨到。

    这座宫殿里的布置和外面不太一样,整个就是一个摆放在地底的模型。

    “这是世界地图么?精确度很高呀。”

    肃风道长三人低头查看地图模型,李卫却把目光投向另一面的宫门。

    “怎么?有什么发现?”

    智光大师看了一会模型,抬头察觉到李卫的异样。

    “那扇门后有灵气溢出,大家要小心了。”李卫说着话,从储物袋里再次拿出那柄朴刀。

    这朴刀就是特部的产物,标准的法器。

    普通的机关带不来任何威胁,但是经过上千年灵气的滋养,还不知道这里面会孕育出什么厉害的东西。

    二道宫门没有巨石机关,但是当众人一进入二道宫门后,一股股劲风向着众人扑面而来。

    无数箭雨瞬间覆盖了整个宫门。

    智光大师的那串佛珠早已祭起,在众人前面形成一个光镜。光镜看似脆弱,但是这如雨的箭支却没有一支能射穿过来。

    “速战速决。”李卫大吼一声,顶着箭雨飞身上前挥舞着朴刀就是一阵大砍。

    其他三人不敢怠慢,也各使手段,把那些正在装配箭支,准备第二轮攻击的箭佣纷纷砍倒在地。

    ‘咯咯咯。’

    正前方站立的一具将俑缓缓转动了一下头颅,身上的灰尘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这是?”

    “快灭了他!”

    四人快速冲了上去,一柄大刀,两炳宝剑,还有一根短杵一起向着将俑砸去。

    将俑抖落了身上的灰尘,一抬手抓起插在身边的一杆长戈。长戈挥动,直接向着砍来的四件法器迎了上去。

    ‘咔嚓’

    长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硬,被四件法器瞬间砍断,四件法器同时又招呼到将俑身上。

    将俑刹那间就被砍去半边,剩下的半边身子转动过来,挥拳就向众人打来。

    四件法器一时嵌在将俑身上,李卫抡起拳头,迎向将俑的手臂。

    ‘轰隆’一声巨响。

    将俑这半截身子也被李卫一拳轰散。

    “还好。这将俑没有变异。”智光大师缓缓收回短杵,脸色也平静下来。

    刚才这具将俑身上有灵气波动,把四人吓得不轻。

    “要修整一下吗?”经过刚才一通厮杀,众人都有一些消耗。

    “不用了吧?还是尽快推进!”肃风道长看了看身边几人。

    “慢着,这里有点不对。”安城道长皱眉道。

    “怎么了安道友?”

    “把守内宫的按道理应该是两具将俑,这里为何只有一具?”

    “不错,确实是两具将俑,那一具被人移走了或是自己跑了。”李卫伏下身子,仔细查看了地上的印记。

    被人移走?这地宫上千年没有人,谁能移走?

    自己跑了,那更是麻烦。

    “要不,先把这个祸患找出来?”

    “不用找了,你们看地面上的印记,这具将俑跑到内宫去了。”

    众人借助聚光灯这才看仔细,地上厚厚的灰尘上有一串脚印去往内宫。

    “原地休息,恢复好状态。”李卫说完,直接摸出两枚元气石攥在手里,盘膝坐下开始恢复。

    另外三人不敢怠慢,也纷纷开始打坐恢复。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众人差不多全部恢复到最佳状态,李卫抬手一挥,“走。”然后率先迈步走进内宫。

    ‘哗、哗’的水声传来。

    这内宫面积极其宽广,穹顶上镶嵌着日、月、星辰,把一间宽广的内殿照的明亮异常,宛如白日。

    四周的墙壁上还有一幅幅的浮雕,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夸父逐日、后羿射日、伏羲尝百草、黄帝战蚩尤……

    一幅幅壁画精美绝伦,犹如活物一般展现在众人眼前,看的久了,好似自身也置身其中。

    内宫的地面上有高山、大川,沙漠、湖泊,整个一副大华国的地图就这样展现在四人眼前。

    这些大江大河的河水都泛着银光。此刻一浪接着一浪,银色的湖水显得极不平静。

    在银色大河之上,正有一艘巨大的龙舟乘风破浪,把这银色的河水激荡的起伏不定。

    “这?这就是山河图?”安城道长三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完全失神。

    李卫此刻紧盯着在水银河上乘风破浪的巨型龙舟。

    龙舟的两侧站立这一排排的兵佣,护卫着整艘巨舟。在这些兵佣的后面,有一具巨大的棺椁横亘在巨型龙舟上。

    棺椁的前端站立着两具将俑,各自手持长戈。棺椁的后端也站立着两具手持长戈的将俑。

    这四具将俑和外围的兵佣完全不同,它们身上有着浓浓的灵气波动。

    被兵佣和将俑拱卫下的棺椁,通体流光溢彩,上面用金丝描绘着一副飞天图。飞天图中,有一位头戴珠帘王冠的帝王高居其中,身旁站立着一文一武两位官员,文官手持一卷竹简,武将则是手扶佩剑。

    在帝王前面,环绕飞舞着八名飞天女神,手持花篮,正把无数鲜花向着半空中抛洒。

    天空中还有仙鹤、珍禽在翩翩起舞,好似在迎接帝王的到来。

    帝王身后无数的大军,排着整齐的队伍气宇轩昂的跟随着。

    整具棺椁上还镶嵌着无数的珠宝、玉石、翡翠、珍珠,把这具棺椁装饰的奢华无比。

    “这就是秦始皇的棺椁?”其他三人此刻也把目光聚焦到龙舟上的那具棺椁上。

    “麻烦了。”安城道长此刻也注意到棺椁前后护卫的四具将俑身上,同时一张符箓已经捏在手上。

    ‘咯咯咯。’

    木板滑动的声音传来,只见那具棺椁上的盖板向下滑开,棺椁里缓缓坐起一人,身形干枯。头上戴着九旒冕,身上穿着黑色的冕服。

    “不可能,秦始皇不是修者,怎么会没死?”肃风道长一时间瞪大眼睛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难道、难道这绝世凶魔就是秦始皇?”安城道长也喃喃的说到。

    “朕正在巡行天下,尔等是何许人?敢擅闯朕的宫殿?左右,拿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