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命运多舛的洞房

    天空中一轮明月,几颗亮晶晶的星星,高高挂在天上。

    微风吹来,空气清新凉爽。

    眼看就要到秋收的季节,所有的人早早的进入梦乡,养精蓄锐。

    陈溪看着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洗澡水,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抬腿走进浴桶之中,整个身体沐浴在温水里,身心舒畅,可是一想到回去之后即将面临的事儿……

    她肉嘟嘟的脸颊像是爬上了两朵红色的彩霞:“能够娶到我这样的大美女,真的是便宜某人了!”

    一个人在浴室里面嘟嘟囔囔。

    殊不知杨庭寒耳聪目明,听到这句话,那冰山的脸上,嘴角慢慢的弯起,带着喜悦且兴奋的笑。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杨庭寒身体越发的燥热难安。

    他恨不得立刻就冲过去,把陈溪狠狠的压在身下,然后好好的疼爱一番。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明明没有过去多久,却觉得十分漫长。

    听到脚步声传来,他知道煎熬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就在他灼灼目光的注视下,陈溪穿着一身宽松的衣服走了出来。

    大红色的烛火下,两人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

    陈溪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整个人紧张的微微颤抖了。

    她平时伶牙俐齿,现在却像是锯了嘴的葫芦,一个字也没说快速的爬到床上,然后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无声的拒绝?

    杨庭寒一脸黑线,同时像个铁憨憨一样挠了挠头。

    平日里在山上杀伐决断,就算是遇到阴谋诡计,也能够应对的,游刃有余,可是当队长陈溪时,他脑子总是慢慢半拍。

    即便是初秋,可是捂着厚厚的被子,陈溪刚刚洗完澡,清爽的身体很快出了很多汗。

    她眉头紧锁,同时竖着耳朵听一旁的声音。

    屋子里面寂静无声,很明显,杨庭寒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点动作都没有。

    难道是嫌弃自己胖?

    不应该呀。

    明明是他亲自准备的洗澡水,态度都已经明确成这个样子了,难道还能领悟错?

    陈溪也陷入到了迷茫之中,不知所措。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人躺在床上,一个人站在地上。

    彼此互相猜测却有没有动作。

    “你……”

    不知究竟沉默了多久,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你先说!”

    再一次默契十足。

    这次两个人都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音。

    陈溪更是先一步开口说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反正咱们两个人已经是夫妻了。”

    “是呀,我们都是夫妻了,没什么好客气的!”

    杨庭寒突然间像是开窍了一样,他直接大跨步上前,然后掀开了陈溪的被子,整个身体就这样压了上去。

    气氛猛然间变得炙热。

    昏暗的夜色下,两人四目相对,最后还是陈溪伸出手臂挽住了杨庭寒。

    寂静的夜空中很快传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就在他们已经衣衫尽退,两人赤诚相见,杨庭寒马上要如愿以偿的时候,院子的大门再次被敲响。

    “姐姐,姐夫你们两个人已经睡了吗,爹爹和娘亲不放心,特意让我给你们送点吃的过来!”

    大半夜的送吃的也真亏她能够想到这个理由。

    躺在床上的杨庭寒和陈溪两个人很快就听出了敲门的人是谁。

    陈婉!对于这个陈溪非常讨厌的妹妹,二人决定彻底无视。

    更要进行他们的伟大事业,陈婉娇媚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是睡了吗,不然我就翻墙进去吧!”

    显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杨庭寒一副隐忍的样子,陈溪却直接笑出了声音。

    “放心好了,好事多磨!”她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快速的捡起刚刚被脱掉的衣服,她几乎是瞬间就穿戴好走了出去。

    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陈婉那张艳丽的面庞,陈溪略显无奈。

    “爹爹现在有病在身,你不应该在家里照顾人吗!”说的开门见山,没有给对方留丝毫余地。

    陈婉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很快,笑靥如花的开口:“爹爹福大命大,遇到了一个好大夫,只吃了一副药,就已经全好了。”

    病来得快,好得也快。

    大家心知肚明,自然没有拆穿的必要。

    陈溪一脸疑惑的看着陈婉:“大晚上的来给我们送吃的,那你怎么回去?”

    当然是不回去了。

    心里的话差点脱口而出,好在脑子里时时刻刻都记着自家弟弟和爹爹的话,陈婉娇羞的挽住了陈溪的胳膊:“我也该到了出嫁的时候,爹的意思是让我住在这里和你学做菜!”

    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陈溪承认自己有些阴谋论,但是面对着这一家吸血鬼,是的会算计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持警惕。

    如果真是为了学做菜,没有必要,大晚上就过来。

    看到那一家人急切的样子,陈溪心里有了数。

    恐怕药膳的事情已经暴露了,她脸上依然带着柔和的笑,然后把陈婉安排在了一间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房间里。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就连被子也没有。

    陈婉看在眼里有些委屈:“姐姐,就是在这里吗?我实在有些不习惯,要不然我和你睡吧!”

    “这怎么可以,我床上有你姐夫呢,这要是传出去……”

    陈溪说话点到为止。

    陈婉一心想要嫁到富豪之家,当然不会把杨庭寒看在眼里。

    ……

    全部安顿好后,陈溪回到房间看到那一脸哀怨的男人,笑得合不拢嘴。

    “好了,有机会补偿你!不过我认为也许咱们真的没有到那个时候,要不然怎么总会被打扰呢!好事多磨!”

    陈溪在现在的时候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可是自从穿到这里之后,心里也有一些惧怕神灵。

    两个人躺在床上,因为各怀心思许久才睡。

    清晨,陈溪刚刚从床上爬起,走进厨房,陈婉便跟了进去。

    “姐姐,我在这里住总不能白吃白住,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帮忙!”

    陈溪翻了个白眼:“好!”

    不用白不用。

    免费来的人,当然要物尽其用。

    陈溪一大早就没客气,陈婉整个人被陈溪指使的脚不沾地,等到上了餐桌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