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火魔宗内乱

    半死不活的孟塑身体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身体忽大忽小,忽冷忽热。时而胀成一个肉球,时而干瘪的像个木乃伊。最后,那颗魔丹完全被孟塑消化了。

    孟塑猛然睁开了眼,一股强大的念力如同实质一样化成一道冲击波向外面辐射。眉心的那颗念丹开始缓缓流动,变成了奇怪的融融状态,非固体也非液体,并且不停的蠕动。眉心那道妖异的红线更加明显。眼中出现了金芒。

    孟塑开始晋阶,从真魔中期晋阶到了真魔后期,然后接着晋阶,晋阶到了真魔巅峰。最后在巅峰处停了下来。一个魔圣也就让孟塑晋阶了两个小级别。这孟塑的气海是多么的庞大。估计要晋阶到魔圣,一个魔域的资源都不一定够消耗。

    进入真魔巅峰的孟塑觉醒了一个神通:“身随念动。”这是一个身法,但目前只是初级阶段,到高级或者圆满时只要念头所达的地方,身体就会赶到。但现在初级阶段也已经是身体如疾风,甚至御空而行。虽然孟塑还无法飞行。但凭此身法,也可以短暂的在空中停留,不用担心摔死。

    孟塑内视了自己的气海,魔丹没有任何变化,那个念罡大了一圈,发出耀眼的金光。气海之中多了一朵莲花,莲花四个花瓣,两黑两白。莲花扎根在孟塑的气海之中。向孟塑输送生死之力。

    再看自己的身体属性。木属性更强了,还多了火属性。但这火属性目前对孟塑作用不大,因为孟塑的所有魔力全部转换成了念力,没有多余的魔力用来转换成魔焰。但孟塑将念力回转,然后再次生成魔力后通过此魔力生成的魔焰非常奇怪,这是一种空间之火,叫界火。远超之前的魔焰。

    除此之外。孟塑发现自己身体竟然还有淡淡的水魔力,应该是余锦儿吸收水魔宗的修士得到的,最后成全了孟塑。

    内视完了的孟塑开始打量自己的外界,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在火山口里。自己正站在一个巨大的铁棍上。

    这铁棍插在火山深处,不知道有多长。直径大概有两丈左右。虽然是火山口中,竟然没感觉到有多热,孟塑研究了一下,发现火山内部的热量全部被脚下的巨大铁棒吸收了,导致现在的火山口一片红光,却不热。

    孟塑仰望着距离自己有近百丈的洞口发愁,自己又不会飞,如何才能跳出这火山口?难道自己要老死在这里吗?现在的孟塑还离不开食物,估计等不到老的那一天,饿都饿死了。

    站在铁棍上的孟塑急的抓耳挠腮。时而跳起几十丈高,时而尝试向下爬,但都行不通。

    折腾累了的孟塑倒头就睡。

    火真子和郁赤焰快步走到原来囚禁孟塑的山洞,火真子为何要跟着一起来?那是因为他放心不下余锦儿。火真子性格淫邪,余锦儿放荡不羁,两人早已勾搭成奸。现在火魔宗出现了如此怪事,火真子还真怕自己已经熟悉的炉鼎出什么问题。

    两人一路飞奔,足不点地,就出现在了山洞之中,进入山洞之前,郁赤焰对着火真子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火真子一阵奇怪,这狗日的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现在的火真子只是一个魔神巅峰的修士。而郁赤焰竟然变成了真魔巅峰。

    刚刚踏入山洞的火真子迎面就碰上一道棍影,那棍影虽然寂寂无声,但上面所含的魔力惊人。火真子虽然境界降低了,但战斗经验还在。赶紧向后疾退,同时身体上分出一具淡淡的火焰身体。那棍子直接将火焰虚体击成一道青烟消失在了山洞之中。

    向后的疾退的火真子腰部撞在了一把火焰刀上,持刀人正是郁赤焰。

    郁赤焰几乎没有使用魔力,只是将火焰刀放在那个位置,火真子急于躲避,就撞在了刀上,一刀将火真子刺了个对穿。

    前后都是敌人,郁赤焰丰富的战斗感觉起了作用,他判断出前面的使棍的修士境界高,而后面的郁赤焰境界要低于自己,所以他依旧后退。这一退,就撞上了郁赤焰。郁赤焰境界低于火真子一大截,自然无法抗住这一撞,直接被撞的后退了七八丈,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火焰刀也被火真子抢了去。

    火真子头也不回,飞快的就向后逃跑。但黑暗之中一粒雪白接近透明的蒲公英种子直接飘落在火真子身体之上。急于逃跑的火真子魔力全部用在逃跑之上,忘记对自己身体进行防护。那粒种子扎根在火真子的皮肤之上,无数的须根将火真子包围住,然后飞快的吸收火真子的血肉。

    火真子大吃一惊,急忙站立身体。运起魔力,将自己体内的种子焚烧了个干净。

    刚刚解决了体内危机的火真子就引来无数的藤蔓。一根凭空出现的木棍上长出无数的藤蔓,这些藤蔓将火真子团团围住。捆了个结结实实。

    火真子正要加大魔火。但后面一只洁白无瑕的玉手悄无声息的切向了自己的脖子。

    火真子被藤蔓绑得像个球,哪里避得开这魔圣级别的攻击,一下子被削掉了脑袋,火真子死于非命。

    火真之倒地之后,山洞口出现了两个人影,一个正是已经被杀的木夷,还有一个是木棉。此时的两人活蹦乱跳,哪里像一个受伤和死亡的人。很显然这是一个计中计。

    郁赤焰看着木夷,对着木夷行了个礼:“见过木宗主。”

    木夷展颜一笑:“郁道友辛苦了。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郁赤焰恨恨的说道:“我们五行宗何时沦落到做别人走狗了,我郁赤焰大好男儿,绝不与叛道者为伍。”

    木棉赶紧上前问道:“郁弟弟,木梨呢?”

    郁赤焰:“姐姐休要担心,他正在大厅和火燎原几个周旋。正如木兄预料,轮回种中生死之力尽,魔主就会再现。现在火魔宗所有修士全部被硬生生的降了一级。”

    木夷:“天要亡火魔宗,这也也印证了一句古语,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夜过后,火魔宗将会换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