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 语出惊人

    申大鹏非但没发出提问,反而烧杯开水,沏茶示意范爱生坐下,“范大哥先不着急谈工作,广场各项运营稳定,别怪我摘了您的劳动成果,其实我更想知道,一些人际关系方面的事。”

    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范爱生嗤笑一声,很不屑说道:“听说你找人在总裁那边打点了关系,我也不怕跟你实话实说,这位置,不是那么好坐的。”

    “当然是,范大哥说得对,这不是向您请教一下,方便今后遇事能有个对策不是?”申大鹏笑呵呵回道,心中兴趣更浓厚了。

    看来这次自己没有冒然南下是正确的,公司内部绝对有问题。

    “后台那么硬,直接能和总裁对上话,还用得着问我?我看你小子诚心气人吧?”人到中年,范爱生没那么大火气,对面年轻人态度还不错,他耐心调侃道。

    只不过在范爱生眼中,时不时闪过一丝异样情绪,这缕情绪能够被申大鹏轻易捕捉到,那就是不甘!

    当年他申大鹏又是何等不甘?对生活,对未来,对自己充满无奈,却又不得不接受的痛楚,平常人体会不到。

    “哪里有?说来话长,不如聊聊公司人际关系?算是给后辈指点迷津。”

    就在申大鹏犹豫当下,范爱生心底顿时觉着莫名其妙,似乎和身前这个年轻人见过,像是老友般被看透心思一样。

    “哼!这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我为公司出谋策划,拉拢客户,解决大小问题,每天工作近乎二十小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薪水不涨也就算了,连奖金都没见过一分钱,就算不辞退,我也打算离职,你到时候可别因为这些事和总经理他们闹翻,全公司的人都跟他一伙!”

    范爱生语出惊人,为自己遭受经历抱委屈,说完这些,两个人几番交谈,打开话匣的范爱生滔滔不绝。

    很快,公司内所有中层高管之间的关系,在范爱生口中描绘出来。

    可谓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申大鹏眉宇紧皱,没想到深城表面一片祥和,暗地里却是连他这个大董事都为之变色,压榨职工,剥削经济,职位操控,所有职场上的黑暗,清清楚楚摆在面前。

    “范大哥,不知道你说这些,有没有实际点的东西……”

    “切!臭小子,你是想说某些证据吧?不怕告诉你,就算你拿着证据也没用,公司董事几乎都在京城,况且那些大人物才不在乎我们怎么想的,他们只看账面。”范爱生说到这里,又马上停顿下来。

    随后上下打量着申大鹏,他发现对方谈笑风生,神色不变,又想到从京城过来的人,之前不断提起人际关系方面问题,顿时打了个冷颤。

    “对,大人物只看局势,才不会管我们死活。”申大鹏附和道。

    范爱生看出了猫腻,当即抹了把冷汗,随后鼓起勇气般,语气相当严厉说道,“你小子故意在套我话,对吧!?”

    “范大哥别误会,你都离职了,套话又有什么用?就是好奇这边局势,多向您请教请教,来喝茶。”申大鹏递过茶水,撇清关系说道。

    范爱生听之释然,和他没关系,这句话是重点,“说什么都没用了,明天我就去对面黄龙市场上班,嘿嘿,把你们万海广场击垮应该不是问题。”

    黄龙市场。

    和万海广场相隔不远,是黄家产业,也是黄家的地盘,不过市场规模没有新建的万海广场大,不过是还有一些居民楼的原因。

    同属于罗湖区黄金地段。

    听到这里,申大鹏虽然谈笑风生,但心中怒气已经升起。

    做产业,最怕心怀叵测之人掌权,一旦贪心之人大权在握,他们只会想办法往自己口袋里装钱,迟早把公司掏空。

    罐头厂就是典型案例。

    一想到自己手下居然有这种人,而且自己一直没能察觉到,申大鹏怒由心生,恨不得当场把王忠茂等人叫来对峙。

    不过终归理智战胜怒火,各类人他见得多,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才以实习身份进入公司,如今发现问题,不算晚。

    “范爱生,你所说的,句句属实?是否有证据?”从范大哥改口直呼其名,可见申大鹏被气到何种程度。

    “小子!跟前辈说话注意分寸,是真的又怎样?假的又如何?有没有证据关你屁事?交接到此结束,谢你的茶水!”范爱生当场翻脸,真是该死,什么态度?

    “如果你句句属实,对公司功不可没,我会给你总经理职位,薪水十倍!”

    “就凭你?还总经理职位呢?以为自己是公司董事长不成?口气不小,战场上见吧年轻人!”商场如战场,一个不慎,苦心经营多年产业化为乌有案例比比皆是,范爱生懒的再多说什么。

    他敢如此淡定,方才说出真相,完全在于心底的一丝不甘,现在又被一个学生呵斥,彻底使那抹不甘化为乌有。

    况且他有自信打败管理层体制贪腐的万海广场。

    申大鹏初来乍到不假,但能分辨是非,看得出来中年男人委屈不甘,“明天傍晚会议,希望你能在这间办公室等我,准备好你的证据,一个总经理职位而已,能者居之。”

    拉开门扶手的范爱生停顿了下,考虑半晌回道:“好一个能者居之,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耍什么花样。”

    初来乍到。

    发生这种事情,申大鹏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心中已经有了考量,明天哪怕范爱生不来,他也得付出行动,现在正是事业关键期,眼里容不得沙子。

    “嘟。”

    电话响了一声,考虑半天的申大鹏挂断了电话。

    他准备打电话给王雨莹等人,若明晚查明真相,必须对万海广场来一次大换血,但他饱经商场,知道那么做作用不大,并有可能伤筋动骨。

    关键期,决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

    就像用惯了剪刀的人,你突然给他换一把刀,说不定还会坏事。

    但有必要付出实际行动,否则后顾之忧不解决,他又该如何安心进行下一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