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自己骂自己

    黄志文苦口婆心的举例说明,满以为自己的儿子能理解自己这番话的意思,谁知道儿子这一开口,黄志文就一脸懵逼。

    “啥?给你设置障碍?故意让你的事业发展不起来?”

    黄志文重复了一遍黄彬的话,有些气恼的站了起来指着黄彬,“我说黄彬啊,怪不得你老是让我操心,这能怪谁呢,谁让你的脑子这么笨呢,我就不明白了,当初你是谁生出来的,看起来挺聪明的,怎么理解能力就这么差呢?”

    这番话说完,黄志文忽然觉得不对劲,看着儿子瞧向自己疑惑的目光,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自己的儿子是谁生出来的,还不是自己和媳妇生出来的?

    这不是自己骂自己么?

    “你说的没错,可是,就算是上帝给你安排的这些障碍,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是什么意思,我刚才的话难道你还听不明白吗?”

    稍微停顿了一下,黄志文又调整了情绪,这才继续道:“还不是为了考验你!没有竞争对手一次次的挫败你,扰乱你,怎么能成就你以后的事业?”

    黄彬听到这句话,似乎才懂了一些意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黄志文一看儿子有点灵醒了,这才继续点了起来,“如果没有竞争对手,是无法激励起你的意志力的,不管申大鹏怎么折腾,你只要明白一点,你迟早要打败他,超越他,站在他的头顶,懂了吗?”

    “懂了,爸,你放心,我知道你的一番苦心,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用不了几年,我就会将南方的事业做得风水水起,让集团里的那些人看看,你的儿子我,绝对不是什么平地卧的,而是天上飞的!”

    黄彬很有自信的拍拍胸膛充满自信的保证起来。

    “申大鹏在京城的那个大雨快送,现在不是搞得挺好的么?那有什么,我的飞毛腿公司也不是吃素的,要不了多久,就会超过他的。”

    黄彬和朱家兄弟来到深城后,将小胡同火锅和飞毛腿快送公司交由底下的寸头和黄毛打理,虽然说效益一般,但是还算勉强能有点利润,不至于亏损。

    而前不久,黄彬已经电话告知寸头,想办法打压一下申大鹏的快送公司,但是绝对不能惹事,寸头在电话里让黄彬放心,他知道该怎么做。

    因为这个,所以此时的黄彬才有信心在自己的父亲跟前保证,而他也相信,以寸头稳重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的。

    “还有这小子在深城搞的这个小雨手机,虽然在第一轮我没有打败他,但是就像你说的,他就是上天派下来激励我的,我会越挫越勇,在这第二轮中,一定会打败他的小雨手机,让他灰溜溜的从深城消失!”

    “你小子,脑子也灵光着呢,这不,马上就现学现用了,我要的就是你这股勇气和信心,申大鹏就是再能耐,又能有多大的本事?在京城就弄了个快送,现在在深城也只不过开了个手机研发公司而已,没什么可怕的。”

    在黄志文看来,申大鹏充其量就搞了这么一点东西,跟自己强大的飞黄集团比起来,那真的是九牛一毛而已,自己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不过,黄志文有所不知的是,这些只是申大鹏明面上做的一些事情,暗地里,申大鹏的几个公司,早已经发展的很是厉害。

    当初申大鹏之所以不想做这些企业的法人,为的就是悄悄的发展,厚积薄发,好一招制敌。

    如果从一开始就大动干戈亮明自己所有身份的话,那么势必会提前引起黄彬的警觉,从而想办法从各个方面打压自己。

    待到自己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亮明自己的身份,到了那个时候,黄彬他们就是想打压,恐怕也没有了这个实力!

    现在,申大鹏将自己在其余几个公司的股东身份掩藏的很好,才没有引起黄家的注意,黄志文当然也就不知道了。

    “就是,申大鹏也就这么大点能耐,要收拾他,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黄彬也跟着附和起来。

    “行了,你现在也长大了,又是南方这边的总负责人,有些事情还需要你自己去处理,这样才能更好的锻炼你,我就不过多的参与了。”

    看着儿子满脸的自信,黄志文觉得自己这趟来,提着的心也放下了,悠悠的说完后,顺便问起了黄恒的情况。

    “黄恒上次没有当上集团南方总负责人,恐怕会在暗地里有所动作,弄不好还会窝里斗,坏你你的事情,这个你可不得不提防着点。”

    黄志文在飞黄集团里好歹也十几年了,对于集团里的事情也经历的比较多,因为一些利益的问题,不乏一些最亲的人互相争斗的现象,这个他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以大哥黄志伟的性格,这次他的儿子黄恒没有竞争上,心里肯定不会服气,为了争夺最重要的未来接班人这个位置,黄志伟为了儿子,难保不会明里暗里做出一些让人想不到的事情。

    黄志文就怕这一点,所以还是小心的提醒了自己的儿子一下。

    “哈哈,爸,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谁知,黄志文的话音刚落,对面的黄彬就哈哈大笑起来,神情看起来很是轻松,语气里,一副根本不把黄恒放在眼里的意思。

    嗯?

    黄志文又是一脸懵逼不解的看着黄彬。

    自己好心提醒一下,这小子怎么还有心情笑的出来?

    “我,我这不是提醒你一下嘛,黄恒毕竟是你的堂哥,而且也是集团未来年轻一代接班人的有力人选,也是你的竞争对手,学历又比你高,学的又是管理专业,你现在的各方面事业才刚刚起步,有些地方如果不防着点的话,万一被他抓到了什么把柄,在老头子那里吹吹风,你接班人位置的胜率是不是又少了些?”

    显然,在黄志文看来,儿子的笑是明显的低估了黄恒的实力,或者根本不在乎的样子,黄志文担心的就是这个,所以更是补了一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