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6章 光阴之主

    “不!”

    眼看着三尖两刃刀戳穿了宝幢即将刺穿妹妹的身躯,白小青爆发了。

    雀山雕死了,白独爱死了,四名大汉死了,这些人是一起生活将近十年的同期神堂修士。

    虽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可是在一个封闭环境内,大家相处了十年之久,即便没有每一天朝夕相对,也算得上抬头不见低头见了。

    如此际遇熬也熬出了几分情分,然而他们全都因为眼前这只羊头怪物悲壮牺牲,心中感到刺痛和悲愤。

    如果妹妹也被眼前这只怪物收割生命,那么他白小青真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了。

    他在世上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这样拼命的修炼不正是为了让妹妹开开心心活下去吗?

    此刻,如果不拼尽全力,如果不爆燃生命,活着将失去全部意义。

    这大概就是他的执念!

    而白独爱晋升失败,是因为执念不够强大。

    “啊啊啊啊,杀杀杀杀!”白小青疯狂燃烧生命,庞大真力注入到光阴沙漏之中,顿时三里内变成黑白玄色。

    这一刻,羊二郎宛如静止,不过他的双眼闪烁,似乎突破了正常意义上的光阴限制,将黑白映入眼帘,勾勒出那道猝然爆发身影。

    “混蛋,该死,我的身体遭受了一次重创,看得见光阴中的他,动作却跟不上目光。”羊二郎知道不好,在心神之中大吼:“二郎神眼!”

    嗡鸣声中,一团暗影逆转光阴回归。

    那是他放出去的第三只眼,本来已经盯住急遁而去的雀山鹰,这一瞬却不得不飞回来救驾。

    “好快!”白小青感受到异动,心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所以抬起长剑。

    五行力量铸就巍峨剑碑,无数细碎翡翠羽毛附着到剑刃上,这一剑下去既斩身也斩神,加之宛如穿梭光阴的速度,实乃一品阶位极为罕见的一击。

    “咔嚓……”

    电光四溢,剑刃划破了羊二郎的身躯。

    硕大羊角片片碎裂,额头竖眼飚出血光,羊二郎再也无法维系人形,化作一尊巨大到恐怖的黑色山羊。

    “咩!”古怪叫声掀起声浪扩散。

    他羊二郎得道以来还没有遭受过此等重创,今天必须将这个小鬼踏于铁蹄之下,否则这张脸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没死?”白小青面色惨白,刚才那一击榨干了他的全部力量,此刻感觉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叫苦叫痛,这般拼命如果敌人还活着,那么死的就是他们兄妹了。

    “哼哼……”羊二郎现了本相真身,足下发力刚要施展大力钻心神通,不曾想额头之上喷出一道红光。

    “噗……”三寸瑰丽如宝妖血喷洒在地,羊二郎看到这一幕微微一愣,旋即大吼:“痛死我也!”

    这不是身体上的伤痛,而是心神上的痛。

    额头上的竖眼早已断为两半,延伸到脑海深处发生了大不祥,然而他不愿意相信,只想踏动铁蹄消灭眼前这个残渣般人族青年。

    奈何,死了就是死了,从心神到身体正在全面瓦解,剥离生命的大恐怖就在身侧。

    “不可能,你现在不过一品中乘,而我是即将迈入妖圣的无敌存在,我是即将谱写神话的妖族圣君,怎么可能伤我性命?”不甘吼叫排山倒海,然而声浪重重涣散,这般强大的妖族再也无法维系躯体,血肉层层倒塌,成了一具巨型肉山。

    直到这一刻,白小青才放松下来,跌倒在地剧烈喘息着。

    令他感到心惊的是,随着呼吸有气息疾驰而至。

    首先是那些妖族的气息,包括之前弄死的妖王,虽然呼吸一切正常,却就是觉得将他们吸入口中,瞬息演化为某种力量向着头顶腾绕。

    接着是白独爱等死去的兄弟,也化作一道道难以名状的气息钻入口鼻,最终向着头顶汇聚。

    最后就是眼前这座巨大妖尸,随着呼吸摄来一团红光。当这团红光升腾之际,脑海中闪现出万千光影,冥冥之中生出感应。

    白小青看向急匆匆赶到近前的妹妹,只见妹妹头顶上笼罩着一团黑气,此刻如同抽丝般迅速抽离,等到靠近自己立刻产生变化,妹妹头顶上生出一片细小红色嫩芽。

    看到这种情景,心中立刻多了一些明悟。

    “此乃命运表象,黑气笼罩时必有生死危机,还好侥幸脱难,妹妹头顶这一弯嫩芽开始茁壮成长!就是不知道我的头顶上变成了什么样子。”心念至此,白小青伤重,再次昏迷过去。

    “哥……”白小灼大惊失色,运用她那半吊子切脉术感知哥哥的伤势,脸上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好重的伤势,连修为都倒退了,需要找一个安静所在疗伤。”

    “回神堂,这等伤势只有在神堂帮助下才能调理过来。”

    想到这里,白小灼背起哥哥,赶紧向着神堂飞去。

    等她赶到大战现场不由得松了口气,神堂并未深入地下,仍然矗立在战场中心。

    根据其他神堂修士介绍,感觉自己修炼不够,是可以跟随神堂多次遁地的,不过神堂的辅助能力存在天花板,像哥哥这般提升到一品中乘就算到上限了。

    “再走一个十年吧!这等伤势没有三四年静修,基本上不用考虑复原。”白小青落到台阶上的时候,就见左侧飘来一道身影,正是狼狈不堪的雀山鹰。

    “伤重,只能回来再修十年。”雀山鹰一脸颓然。

    “好!”白小灼点头,随着神堂等待下一期“学员”,也许在这期间还能给那位羊二郎收个尸……

    此间状况映照到周烈的棋盘上,棋路顿时发生了一些更加深邃的变化。

    “光阴之主渡过一劫,从此有了自保之力。虽然他透视了一些命运之变,却选择了光阴之力作为改变命定轨迹的力量。那么命运之主呢?真正具备改变命运,成为命运护道者的那个人在哪儿?之前以为这个人是白小青,可是更高一级天命没有选择他,连我都勘测不透吗?”

    想到这里,周烈拿起一枚黑色棋子,思考良久“啪”地一声拍在代表白小青的白子近前,口中念念有词道:“光阴向你暗示,化为流年中吉或者凶,你的智慧使你明白生命应该还有另外出口,就象激流浩浩荡荡,梦境之外还有音乐,开成一朵神秘的花,诱你嗅香而来……”

    “轰……”一队人马顶着恶劣天气,正在沐风平原上疾驰,其方向正是渡过一次战火硝烟的神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