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魔物五彩蟾蜍

    正因为如此,他才迫切的想要抓住追月,把他的身世给弄清楚。

    不过现在一切都被妖圣青玄给破坏了,如此一来,大巫祝就只能将气给撤了青玄的身上了。

    所谓高手过招,都是在毫厘之间,眼下这六界中赫赫有名的三位强者打起架来,那更是天地风云色变,其余的魔将基本上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

    从理论上来说,这三人的修为其实是在伯仲之间。

    首先大巫祝作为魔君的亲兄弟,他的修为和战斗力,都不在魔君之下,而妖圣青玄则是在与魔君齐名的人物,那么横向比较的话,妖圣青玄无论是辈份还是实力,都与大巫祝相当,或者说,可能略强于大巫祝,因为妖气是可以克制上古魔气的。

    而大巫祝这些年醉心于卜算之术,在修为方面,却并没有特别的用心,所以难免有些懈怠。

    与大巫祝恰恰相反的是,妖圣这些年隐居于云浮山之中,除了修行还是修行,不用理会那些妖族的俗事,他反而有了更多的时间修炼。

    再加上当年与逢蒙一战之中,他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刺激,所以隐居的四千年里,他花费了很大的心思去修炼,如今的修为已经越发强大了。

    何况他虽然是妖,但却师出名门,从小就前往不周山跟着女娲娘娘修习法术,可以说他的出身也是很正宗的。

    如今这一涨一退之下,自然就显得妖圣青玄比大巫祝高出一截不止。

    而太元子呢?

    说起太元子这个人,也确实有些门道。

    太元子原本叫做太元神君,乃是上古时期最早的那一批古神之一,作为泰山府君的亲弟弟,他的出身可以说是相当显赫和高贵的。

    毕竟泰山府君可不是寻常的神仙,而是众神之神。

    什么叫众神之神呢?

    简单点说,凡间的凡人死了后,他们的魂魄会被地府给收走,然后阴曹地府又会安排这些凡人进行投胎转世。

    但是阴曹地府却没有资格管神仙的寿命,换而言之,神仙死了之后,是不用去地府报道的。

    那么话又说回来,神仙死了后不去地府报道,又该去哪里轮回呢?

    没错,那就是泰山府。

    泰山府是远古时期三清联合所设的一个道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些神仙的神魂有一个轮回之处。

    三清设立了泰山府之后,便找到了德高望重的泰山君来做管事之人,如此一来,天底下所有神仙的神魂,也就归泰山府君掌管了。

    同时,泰山府君的小儿子——泰山王,他还是阴间十大阎王之一,可以说这一家子都是身世显赫。

    作为泰山府君的弟弟,太元仙君,自然也是身份非凡。

    只可惜当年因为没有请他做泰山府君,导致他心怀怨恨,最后索性逃离天庭,来到了魔界当军师,七千年前的神魔大战,实际上就是他在背后挑唆,从而导致了这一场大战的发生。

    后来因为在神魔大战之中失败,魔族退守幽冥之渊七千年,这太元神君便也有七千年没有露面,不想如今却忽然出现了南疆的魔族大营之中。

    此人的修为也是极为高绝,战斗力绝对不在大巫祝之下,甚至可能还要略强于大巫祝。

    当然他最厉害的地方也并不在于战斗力,而是在于他的智慧。

    此人可以说是一个全才,五行八卦,阴阳杂家,没有什么是他不精通的,他绝对是一个比大巫祝还要可怕的敌人。

    如今此二人联手,一时间妖圣青玄也不免有种被压着打的感觉,双方忽然交手了几招之后,只感觉自己的妖灵之气完全被太元子给克制住了,有力也使不出来的感觉,让青玄很是难受。

    从理论上来说,太元子的修为,绝对不可能超过青玄。

    若是单打独斗的话,他倒也不必害怕这太元子的仙灵之气,但现在除了仙灵之气外,还有魔气在时刻的进攻着,独自面对两大少有的强者,妖圣青玄确实是压力山大。

    好在那天文鼎和归元珠都已经被赵东来给带走了,他现在没有什么心里负担,就更能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战斗力,甚至还有可能超常发挥。

    随着双方不断的交手,太元子和大巫祝内心又何尝不是有些震惊不已。

    原本他们对于妖圣的修为是有所了解的,顶多与自己也就在伯仲之间,却是万万也没有料到,他居然能以一已之力挡住二人联手的进攻,而且线毫不露败迹。

    尤其是大巫祝,他内心的震惊之情,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早年他听闻逢蒙闯入妖界,与妖圣大战的事情,当时就觉得妖圣青玄特别没用,居然被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四翼阴蛇给打败,当时确实也没有太把妖圣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一交手,才发现自己确实是太过于低估对手了。

    同时又开始重新审视起魔族与妖族之间的关系。

    因为有妖圣这么强的一个领导人,妖族怎么可能会没落呢?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双方又交手了数个来回之后,只感觉整个南疆魔族的天空上,似乎都被三人所释放出来的真元之力给笼罩了,简直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尤其大巫祝的魔气,那更是铺天盖地一般,像他这种修行几万年的老魔头,其魔气之强横,也确实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妖圣青玄的青气妖气,同样覆盖在整个南疆大地的上空,那种青灰叠加的样子,真真如同末日。

    反倒是太元子的仙气,更像是一股清流,在一妖一魔的两股气息之间,显得有些清新脱俗。

    这绝对是一场惊世大战。

    这边大战正酣,而赵东来等人呢?

    他和追月却在小人参精的带领之下,早就已经溜回了之前的藏身的山洞。

    蜘蛛精柳青丝早就在山洞里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见三人终于归来,一颗心这才放松了些许。

    “怎么样?”

    “东西到手了吗?”

    柳青丝慌忙迎上前去,急切的询问。

    “已经到手了。”

    赵东来嘴角微微一咧,不无得意的回应:“天文鼎和归元珠都已经到手了,咱们现在就起程前往须弥幻境,等确定安全之后,再把东华上仙给释放出来。”

    “去须弥幻境干嘛?”

    “难道咱们这里已经暴露了吗?”柳青丝眼珠子微微一转,面色凝重的反问。

    “可不嘛?”

    不等赵东来开口说话,小人参精已经厥着嘴巴不满的嘀咕:“东来哥哥被大巫祝给捉住了,差点连小命都没有了,幸好妖圣前辈出手相助,这才逃过一劫的。”

    “你看追月都受重伤了。”

    说话的同时又伸手指了指追月。

    此时柳青丝才注意到,追月居然已经混身是血了。

    当下也不敢多作耽搁,连忙与赵东来等人扶着追月往云浮山的方向逃逸而已。

    对于云浮山这条路,几人倒也不算陌生了,先前就已经在云浮山待过,所以还算是轻车熟路,凭着三人的修为,很快就赶到了云浮山,然后按妖圣先前的指示,进入到了须弥幻境之中。

    这须弥幻境乃是妖圣用自己的大法力打造出来的一个新境界,里面的事物看起来和真实的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除了妖圣本人之外,其它任何人都打不开须弥幻境,故而赵东来等人目前是处于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

    进入须弥幻境之后,倒也没有急于放东华上仙出来,而是第一时间帮助追月疗伤。

    虽然说追月身没有天仙金莲护体,但他本身体内就有魔气,故而在魔族大营之时虽然被打伤了,但是却并没有被魔气侵蚀,反而那些进入他体内的魔气,被他完全给吸收了起来,无形之中居然增长了功力。

    再加上追月本身的修为也是很醇厚的,所以受的伤并不严重,而赵东来体内也有上古龙气,所以用赵东来的修为替他疗伤,那却是再适合不过了。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追月原本有些苍白的气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在赵东来给追月疗伤之时,小人参精和柳青丝则是在旁边护法。

    由于这须弥幻境实在是太安静了,所以场上的氛围显得有些尴尬。

    “青丝姐姐,你说妖圣他老人家不会有事吧?”

    “我离开的时候,看到妖圣正在和大巫祝还有那个什么太元子斗法。”

    “他二人的气势似乎不在妖圣大人之下,咱们妖圣不会吃亏吧?”

    虽然说小人参精和蜘蛛精柳青丝都不属于万妖之城,只是散落在凡间的散修而已,但他们好歹还是脱离不了妖族的范畴,所以对于妖圣的安危,当然会有一些关切。

    “应该不会有事。”

    柳青丝神色淡然的摇了摇头,分析道:“据我所知,妖圣早年可是跟着女娲娘娘学过法术的,算是女娲娘娘的亲传弟子,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击败。”

    “那大巫祝虽然厉害,但想要擒住妖圣大人,他还没有这个能力,既然他与东来约定在须弥幻境会面,那他就一定会回来的,咱们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就行了……”

    “哈哈哈……”

    柳青丝的话音一落,便听到一阵大笑之声传了过来,接着便见幻境之中青光一闪,那妖圣青玄的面容已经浮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您终于回来了!”

    一见妖圣出现,二人顿时有些惊喜不已,连忙拥了上去。

    “怎么样?”

    “追月没什么事吧?”妖圣微微一笑,颇为关切的询问。

    “他没什么大事。”

    柳青丝则是继续追问:“那大巫祝和太元子没有追过来吗?”

    “没有。”

    妖圣摇了摇头,得意的说:“他二人若是敢追进须弥幻境,那这辈子就别想出去了。”

    “前辈,您回来了。”

    这时赵东来也已经替追月运完功了,不过追月仍然在独自调息,而赵东来看到妖圣回来了,自然是第一时间打起了招呼来。

    “唔。”

    妖圣用一种钦佩的目光打量了赵东来一眼,笑道:“那天文鼎和归元珠都还在吧?”

    “都在呢。”

    赵东来右手轻轻一扬,将那归元珠和天文鼎给幻化了出来,笑道:“方才替追月疗伤之时,我已经抹了一些他流出来的鲜血涂在天文鼎上方,现在是不是可以直接把东华上仙给释放出来了?”

    “可以。”

    妖圣略微一笑,右手隔空一吸,便将那归元珠给吸到了自己的心掌心之中。

    接着又暗运功力,将自己的妖灵之力给融入到了归元珠之中,随着他的妖力不断涌入,归元珠的光芒瞬间大盛,一股几近刺眼的光芒照射到了天文鼎之上,顿时天文鼎一阵恍动。

    赵东来见状连忙紧紧的扶住手中的天文鼎,然后抬眼朝着天文鼎中打量而去。

    但见一股黑色的魔气自那天文鼎之中释放出来,笔直朝着赵东来冲了过去。

    不过黑色还没有靠近赵东来,就已经被他身上的天仙金莲之气给化解得一干二净。

    等到黑气散去之后,赵东来的前方已经多了一个盘腿而坐的道人。

    此人长得很是英俊,轮廓分明的脸庞看起来玉树临风,而且神采非凡。

    正是东华上仙无疑。

    “东华上仙!”

    赵东来见状心中一喜,连忙将那天文鼎给扔在地上,一溜烟的朝着东华奔了过去。

    “东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

    东华上仙估计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被救出来,所以睁开眼睛看到赵东来的那一刻,心中也是万分的惊喜。

    尽管先前被困于天文鼎中之时,他就已经知道赵东来肯定会来救他,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速度会这么快。

    “东华上仙,您没有被魔气侵染吧?”

    赵东来走上前之后,连忙关切的询问,同时又仔细的打量起东华来。

    一段时间不见,东华上仙似乎清减了许多,鬓发也有一些紊乱,看起来颇为憔悴。

    想来在那天文鼎之中,也是被魔气给折腾得够呛的。

    “没有。”

    东华上仙洒然一笑,右手轻轻一扬,一道仙灵之气闪过后,他那光洁的手掌心里,却多了一块根茎似的东西。

    “咦,这不就是天仙金莲的根茎吗?”

    赵东来此前曾见过天仙金莲,自然认得此物。

    只是他没有想到,如此稀有之物,东华上仙居然也有。

    “没错,这正是天仙金莲,怎么东来你也识得此物?”

    东华上仙有些不解的打量了赵东来一眼,似乎越发感觉有些看不透这个小兄弟了。

    “对啊,因为我见过啊。”

    赵东来洒然一笑,反问道:“你这天仙金莲也是在万绿湖中所得吗?”

    “万绿湖?”

    东华闻言一愣,在他的认知里,万绿湖是当初天仙金莲与天界大战的地方,也是金莲仙子殒命之处。

    但他却从来没有去过万绿湖,也并不知道万绿湖中有天仙金莲的存在。

    不过也没有过多的深究此事,只是淡然的笑了笑,嘀咕道:“这天仙金莲乃是牡丹仙子在我下凡之时赠送于我,想来应该是天上瑶池的天仙金莲。”

    “也正是因为有这天仙金莲,所以才能令人守正僻邪。”

    “否则被大巫祝关押的这段时间,恐怕早就已经被魔化了,那天文鼎里的幽冥绝狱,实在是太厉害……”

    “对了……”

    说到这里东华上仙忽然又话锋一转,反问道:“东来,你是如何从那重重守收之中盗出天文鼎的啊,而且这天文鼎寻常人根本打不开,必须得有上古魔族的血脉才行……”

    “是妖圣前辈帮忙,这才将你救出来的。”

    不等东华将话说完,赵东来已经自顾自的介绍了起来。

    “这位就是妖圣前辈。”

    “是他帮我从魔族大营中将天文鼎和归元珠给偷出来的。”

    “若是没有他的话,我和追月恐怕早就已经被杀死了。”

    “青玄?”

    东华闻言一愣,连忙朝着赵东来所指的方向望去,目力所及之处,赫然看到一位身材修长的中年人,此人身着青色的长袍,气质极为出众。

    身上一股悠远的气息散发出来,在这幻境之中傲然独立。

    正是妖圣青玄本人尊无疑。

    早年东华也曾在天庭见过妖圣几次,与妖圣之间还颇有些交情,所以看到这位中年男子之时,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此人正是几千年没有见过面的妖圣青玄。

    “东华兄,别来无恙。”

    妖圣淡然的笑了笑,朝着东华上仙打起招呼来。

    此二人皆是六界之中少有的风云人物,一言一行之间,自有一顾气质。

    “哈哈哈。”

    东华上仙不由得大笑三声,沉声道:“想不到救我的人居然是你老兄,着实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话说你老兄消失的这些年,难道都是在此处躲清闲吗?”

    东华边说边四下打量起来。

    神识所及之处,可以明确的感应到这里是一处幻境,心中顿时明了,这定然就是传说中的须弥幻境。

    “往事不提也罢。”

    妖圣淡然的摆了摆手,回应道:“东华兄虽然已经从魔族大营之中逃了出来,但方才我却注意到东华兄的体内,似乎还有一股阴寒之气存在,而且十分强盛。”

    “想来应该是体内有疾,是知有没有猜错?”

    “没错。”

    东华上仙无奈的苦笑一声,嘀咕道:“那日粗心大意之下,着了大巫祝的道,被他下了无形无色的蛊毒,所以才会失手被擒。”

    “如今那蛊毒仍然存于体内,任我如何使用法力都没有办法逼出体外,看来得找到太上老君想想办法才行了……”

    “找太上老君也没有办法。”

    这时久久没有说话的赵东来,硬着头皮插嘴道:“在前往魔族大营之时,我们有幸抓获了一位魔族的蛊师,那人名叫淳于姬,正是给上仙下毒的人。”

    “从他的嘴里了解到,这种蛊毒名叫阴蛇蛊,乃是一种至阴至寒的蛊毒。”

    “但凡被阴蛇蛊控制之后,法力就会受到限制,任你是大罗神仙,也没有办法实展法术。”

    “一旦施展法术,那阴蛇蛊毒就会发作,从而逐渐吞噬人的心脏。”

    “不过上仙倒也不太过份担忧,我们已经找到了应对之法。”

    “哦?”

    原本听到赵东来分析这阴蛇蛊毒之时,东华已经是后背一阵发凉了,先前在天文鼎里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过这阴蛇蛊毒的厉害了,饶是修为强如他,也被控制得死死的,半点也反抗不来。

    现在听闻赵东来有解救之法,心里焉有不惊喜之理。

    当下连忙追问:“不知有何方法可以去掉这阴蛇蛊毒呢?”

    “需要寻找五彩蟾蜍。”

    赵东来略微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无奈回应道:“只有找到传说中的五彩蟾蜍,然后以五彩蟾蜍入药,再配合天仙金莲,便可以将那阴蛇蛊毒从的身体里逼出来。”

    “五彩蟾蜍?”

    东华微微怔,似乎在他的认知里,并没有听说过五彩蟾蜍这么一种东西。

    “五彩蟾蜍是何物?”

    “是一种魔物。”

    不等赵东来开口回应,妖圣已经不紧不慢的说:“早年我曾游历过幽冥之渊,在琴川之中曾见过五彩蟾蜍。”

    “这是一种极厉害的魔物,五彩蟾蜍吐出来的毒液,可以融化世间万物,就算是有仙灵护体,也会被他的毒液给消融,着实厉害。”

    “当年在琴川见到五彩蟾蜍之时,原本想要捉一只回妖界去研究一番,但最后并没有成功。”

    “但是听闻这五彩蟾蜍也确实可以入药,而且还是拨毒的圣药,想来应该是可以治这阴蛇蛊毒的。”

    “唉……”

    原本还以为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呢,不想片刻之间又陷入到了黑暗之中,先不说这五彩蟾蜍有多厉害,单就幽冥之渊,已经没有办法进入了。

    那幽冥之渊可是魔族老巢,而且还有结界封锁,眼下除了魔族能用秘法出来之外,外面的人根本就进去不得。

    就算勉强进去了,也受不了幽冥之渊里的魔气,在里面待上一时三刻,肯定会被魔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