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五十三章

    chapter53

    楚梨在倪迦之后进屋, 她去补过妆,散粉扑掉泛油的鼻翼,口红是温柔的橘。神色已如常, 对人和和善善的笑, 看不出端倪。

    牛皮拉完,攀比过后, 饭局也接近尾声, 有人意犹未尽, 叫嚣着继续组局去唱歌,也有人婉拒,表示要先离场。

    程硕询问倪迦意见,她兴致缺缺。

    她失去应付的心情, 架起生人勿近的面孔,只想赶快回家洗澡睡觉。

    班长要去结账, 回来再算大家平摊多少, 刚起身, 楚梨压下她, 笑着说:“单已经买了,这次算我请客。”

    曾几何时, 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小姑娘也有了如此气势, 小手一挥,花多少钱都不重要, 只图大家开心。

    立马有同学作势“埋怨”, “楚梨你怎么能这样?说好了大家aa的, 让你一个人掏多不好意思?”

    班长倒是真心实意,“就是,多少钱咱们平摊吧,这么多人吃饭也不便宜。”

    楚梨这才慢慢解释,脸上还有点娇羞,“其实也不是我,是我男朋友,他买完单才告诉我的。”

    “男朋友”出手如此阔绰,劲爆的不行,众人自然又是起哄。

    “你男朋友呢?”

    “对啊,让他上来喝杯酒呗。”

    楚梨本来是不想让陈劲生露面的,她害怕他和倪迦见面,但她又不甘心,不肯放弃这个为自己正名的机会。

    思忖间,楚梨偏过头拨了一通电话,看她捻眉嘴唇不自觉的嘟起,一副撒娇模样,倪迦陷入沉默。

    电话那边的人,现在是什么样的?

    她突然意识到,她已经太久没见他了。

    九年,连他一个消息都没有。

    她不联系,他也未曾主动。

    隔了这么久,她凭一腔冲动跑回来,可如果他早就身侧另有佳人,不需要她了呢?

    ……

    陈劲生没有答应在楚梨的同学会上露面。

    楚梨挂电话时,没有任何失望,她很清楚,他肯来接她已是另有目的,他不会再给她更近一步的机会。

    饭局结束,一行人浩浩荡荡下楼出酒店,聚集在停车场前,开始安排接下来的行程。

    去唱歌的和要回家的一半一半,倪迦不留,程硕老婆一直打电话催,他也要回家。

    几个男同学安排没喝酒的人开车,送女同学回家,倪迦打开手机准备叫车,程硕走过来,看她屏幕一眼,说:“我送你回去吧,我开车过来的。”

    倪迦还未搭话,楚梨于她身后喊她,“倪迦。”

    倪迦转过身。

    一辆宾利suv缓缓驶过来。

    倪迦没有设想过,她和陈劲生再次见面该是什么样的,一切未发生的事,她不喜欢在脑海里描摹,她更喜欢付出行动,用双眼去直观感受。

    但眼下,光是隐隐扫到那个人影,倪迦已经挪不动双腿。

    车窗后的人,一只手扶在方向盘上,她先看到他修长的手,一根一根圈住黑色方向盘,关节凸显分明,勾出手背上四道骨根,连至腕间,一块银表,安安稳稳扣住那只漂亮至极的手。

    目光再延续而上,她终于看到他的脸。

    男人都该经历岁月的。

    被打磨,被沉淀,他变成了顶天立地的男人,眉骨变硬朗,五官愈发正挺,下颚线紧削,名家也刻不出来的完美线条,多一丝都是累赘。

    但他比以前更冷,戾气与倨傲只增未减。

    他眼神太过锋利,寒冰作眸,冷到蚀骨,又带着强烈的侵略性,活活定住她,似尖刀,一点一点挑开她的衣服,她无名的恐惧,又喘不上气。

    他这几年必定过得腥风血雨,却又青云直上,尝尽苦与甜,享受众人捧。因为他野心毫不遮掩,藏在冷漠外皮下,像暗处伺机而动的野兽,不知道几时就会兴奋,惹一场灾难出来。

    她看不懂他眼里的意思,但她知道,他正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倪迦在他的目光中先低下头。

    其他人离得远,没能认出车里的人是谁,但他们认得出车是什么车,楚梨在一众同学羡慕的眼神中,打开副驾驶的门,看向倪迦:“我们送你回去吧。”

    她用“我们”。

    倪迦冷淡的说:“不用。”

    “那你怎么回?”楚梨问,语气微讽:“你有车?”

    班长走过来安排,“倪迦,你让楚梨送你回去吧,你们俩也熟悉一点。”

    哪门子的熟悉?

    倪迦不想把自己置身于尴尬的境地,她不再说话,程硕似乎看出她的抗拒,替她解围:“没关系,我来送就好。”

    **

    短暂的一面,却是在倪迦心上重重一击。

    他们见面,谁也没有开口,只是对视,她已经感觉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前路又变得迷茫。

    同学聚会结束后,樊茵请她帮个忙。

    她做模特,认识权贵拓宽人脉很重要,私底下是一家高级会所的招待,负责接待贵宾,陪同一些高尔夫等娱乐项目。工作是正经工作,虽免不了偶尔被占便宜,但会所是娱乐商务一体化,大多数人是打着“休闲”的幌子过来谈生意,和活色生香的娱乐场所有本质区别。

    樊茵如今已是招待小姐的领头,每年招新时过来带带新人,会所来大客户时出面镇场,其余时候她忙工作,不用去会所上班。

    她接到经理电话,说是下周要来重量级客户,一点差错都不能有,要她回去帮忙。

    樊茵不在国内,她有几组拍摄需在国外完成,赶不回去,焦头烂额时,她想到了倪迦。

    她们短暂的交流里,倪迦说过她是酒店服务行业,说白了,跟她要干的是一回事,简直天降救星。

    樊茵求人态度极其诚恳,又三两句形容自己实在回不来,不然一定不会麻烦她。

    倪迦不好再推脱,便答应了。

    樊茵于她是有用的存在,是可以维持的关系,她卖她一个人情,日后对自己也有好处。

    闲着也是闲着,横竖就一天,她就当提前进入工作状态。

    **

    樊茵跟会所经理打过招呼,倪迦当天一早便到,经理领她换好工作服,一套黑色西装裙,八公分高跟鞋。

    她长相惊艳,身材极佳,普通黑西服也能穿出妩媚性感,经理一见她就赞不绝口,本以为樊茵随便塞了个人过来,但眼下,她满意的不得了。

    经理忍不住多叮嘱她两句,如果有客人动手动脚,能忍则忍,这儿虽是高端场子,但客人非富即贵,钱多的人,免不了一些花花肠子。

    倪迦点头。

    她怎么不明白。

    上午十点多,经理口中的贵客到达,豪车一辆接一辆驶进庭院,由司机去泊车,她和一群姑娘整整齐齐站于大厅门口,准备迎接贵客。

    一群男人,高矮胖瘦,各种姿态,互相交谈着从她们面前走过。

    倪迦随其他人一起微微欠身,等最后一人走过才能起身。

    但视线里,那双精湛皮鞋停在她面前,不走了。

    倪迦抬起眼,对上一双漆黑的眼。

    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神**裸的,把她从上到下扫了个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