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七章

    chapter57

    第二天倪迦睡醒时, 偌大的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身下的床单皱巴巴的, 各色水痕留下的印迹,昭示着昨夜的翻云覆雨。

    被人睡了, 醒来身边一个人没有, 也是凄凉。

    倪迦想起身,她一动, 全身散了架似的, 头也疼的爆炸。

    周边萦绕的,全是不属于她的男性气息,还有,她胸疼, 陈劲生是真咬着她不放。

    她掀开被子, 身上不着寸缕,各种纵横交错的吻痕和程度不等的淤色。

    倪迦把两条腿挪下床, 内衣裤可怜巴巴的被扔在地上, 她脚尖挑起一边,勾了上来。

    好在没被他撕烂。

    倪迦扣上内衣, 赤脚下床,起身打量他的房间, 装潢繁琐复杂,奢华的欧式宫廷风, 房间里有几乎一面墙的书, 前放着一张棕红色办公桌。

    倪迦没急着找他去哪儿了, 她找到他房间里的衣柜, 从里边随便挑了件衬衫出来。

    他一米八八的身高,一件衬衫,随便挡住她腿下风光。

    和高中时候倒是一样。

    倪迦关门之际,突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她挡住门,拉开重新打量。

    他衣柜里虽然衣服成套,配饰有专柜摆放,但大多偏正式,日常的休闲服极少,居家服基本没有。

    他不常住。

    倪迦还在愣,房间门被打开了。

    陈劲生走进来,端一杯水,穿着宽宽松松的睡袍,头发洗过,还是半干,柔软的搭在前额。

    和她蔫了吧唧完全相反,他是终于得偿所愿的满足,整个人看着神清气爽。

    他看她身上的衬衫一眼,没异议,“过来。”

    倪迦拖着两条废腿走到他面前,已是大汗淋漓。

    陈劲生看她一副冒虚汗的样子,问她:“还疼?”

    倪迦懒得说话。

    “喝水么?”

    倪迦点头。

    他把手里水杯给她,倪迦接过,仰头喝水,下颚微抬,露出一截斑斑点点的脖颈。

    都是他的功劳。

    陈劲生眼中一暗,低下脑袋在她脖间,嘴唇覆上去。

    又开始了。

    倪迦肩头一沉,被他一推,抵在房间门上。

    倪迦想翻白眼:“您能别大清早就禽兽我么?”

    他闷着声,“中午了。”

    “那您能省点力气么?”

    “总归都要花在你身上。”陈劲生从她锁骨处抬起头,“我省什么?”

    “……”

    女人经历过滋润,会从每一个细节流露出妩媚来。

    倪迦瞪他都没了力度,全是辗转的波痕,迷人,埋怨,又似娇嗔。

    陈劲生根本禁不住这样的眼神,捏住她下巴,低下头亲她。

    他们昨晚没有接几次吻,目标全在其他地方。

    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倪迦于意乱情迷之中惊醒,“有人?”

    “嗯。”

    陈劲生不为所动,继续亲他的。

    倪迦一手掐住他下巴,强行把他往后扳,“谁?”

    她昨天来,没有看到有家佣。

    他退开,睨着她泛水光的娇嫩唇瓣,“楚梨。”

    “……”

    操。

    倪迦觉得自己要疯,“为什么她会来?”

    “她每星期都来一次。”陈劲生看她一眼,继续道:“跟我妈一起。”

    倪迦被他无所谓的语气搞得心头直蹿火。

    “所以呢?”她冷笑,脸颊上动人的绯色还未散去,眼底已经渐冷,“正牌在外面,炮友在里面?”

    陈劲生说:“都在里面。”

    倪迦冷着脸不说话。

    楚梨已经敲响房门,在外面喊他:“阿生。”

    好一个阿生。

    倪迦还没来得及换上一副讽刺表情,就被陈劲生一脚踢进门后,他打开门,把她夹在门和墙根的缝隙里。

    贱男人,神经病,不要脸!

    倪迦在心里狂骂。

    见陈劲生就立在门口,楚梨吓了一跳,也不敢往里看,“伯母做好饭了,下去吃饭吧。”

    声音软软糯糯,毫无跟她对峙时的张狂劲。

    倪迦心底直泛冷笑。

    陈劲生嗯了一声,没多看人一眼,把门关上。

    门一关,倪迦就黑着脸往房里的浴室走。

    他看着她“砰”的一声猛拉上浴室门,没进去,隔着磨砂面看着里面那道模糊的身影,说:“柜子里有新牙刷。”

    里面只传来一个字:“滚。”

    **

    桌上白切鸡,三杯鸭,豆腐蒸蛋,烧麦,菠萝油,道道经典。林漫最近迷粤菜,请了大厨教的,成果显著。

    桌上已有三副碗筷,陈劲生去厨房,又拿了一副出来。

    楚梨看见,又看一眼桌面,“碗筷够了呀。”

    陈劲生没说话,林漫已入座,开口:“叫她下来一起吧。”

    她扫他一眼,语气不紧不慢,“身上一股女人味。”

    到底是老姜,早看出猫腻,仍然面不改色的。

    楚梨听得心惊,一张脸已经煞白。

    “谁啊……”

    陈劲生在楚梨对面入座,把餐盘摆在旁边的位置,淡淡道:“倪迦。”

    **

    倪迦下楼,踩着高跟鞋。

    饭厅里无闲人,安安静静,她高跟鞋声格外清脆,踩在地板上,砸在楚梨心上。

    五分钟前,她本打算在陈劲生的房间里装死到底,他一个短信发来:下楼吃饭。

    倪迦无视,继续对着镜子吹头发,他短信紧跟着再进一条:别让我上来。

    平淡无奇几个字,由陈劲生发过来,满满都是威胁。

    倪迦咬牙再咬牙,还是妥协。

    迟早要面对的。

    她把头发全部堆在脖颈,衬衣扣子扣到头,遮得严严实实;下身不能光着,昨晚被他撕烂的裙子,倪迦捡起来系在腰间,系成一条黑色半身裙。

    她瘦,身架骨高挑,这样黑白搭配,简简单单,还挺有型。

    没有拖鞋,只能踩高跟鞋下去。

    ……

    长长餐桌,林漫坐主座,楚梨和陈劲生坐她左右手,倪迦走到陈劲生身边,自己拉开椅子坐进去。

    气氛诡异。

    面对面,倪迦更能直观的看到楚梨黯淡的脸,她甚至没有勇气抬头,手里筷子不断搅拌碗里的饭。

    倪迦没有丝毫胜利的优越感。

    她从没把楚梨当过对手。

    楚梨的优点是聪明,看得清事实,可缺点也如此,看得太清,越知道自己没可能,越自卑。她不够狠心,不够胆大,对别人,对自己亦是。

    大概做过最绝的事就是高三那年告发她,可楚梨根本没想过,如果她回来会怎样 ,于是整整九年,她都在原地踏步。

    林漫风韵犹存,眼角细纹也迷人,有女性的优雅,又有领导者的强势,端端坐着,不语自威严。

    她喝一口汤,手腕上翡翠镯轻晃:“听说你出国了,去了哪里?”

    倪迦:“波士顿。”

    林漫问:“哪所大学?”

    倪迦用英语回答校名。

    她口语流利,对面楚梨却是听得皱眉。

    倪迦以前最差的就是英语。

    可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不思进取不学无术的女混混了。

    林漫向她看过来:“读酒店管理?”

    见倪迦不出声,她才慢慢道:“这所学校,这个专业比较出名。”

    她竟然知道。

    倪迦回答:“是。”

    林漫目光一滑,在陈劲生身上转了一圈,又落回她脸上。

    “什么学位?”

    “……”倪迦自始至终没动筷,轻笑一声,“您查户口呢。”

    林漫搁下调羹,叮当一声,“不至于,想看看你什么水平,值得我儿子逼着我见你。”

    倪迦没听懂。

    林漫见她眼底疑惑,才悠悠道:“他在外面有房,何必亲自带女人回主宅?”

    倪迦联想到他的衣柜,明白了。

    陈劲生平时不住在这里。

    林漫莞尔,“我到底小瞧你了。”

    倪迦没有接话,林漫的态度,比她想象中好很多,一如当年让她离开,她没有扮演恶人角色,说话分寸拿捏的精准有度,不让人难堪,也不容拒绝。

    林漫跟她对话完毕,转向陈劲生,她面上笑容敛去几分,“陈劲生,你和倪迦,我不支持。”

    直截了当,一字一音,清清楚楚。

    陈劲生:“嗯。”

    态度连敷衍都算不上。

    他本就不听别人说什么。

    林漫摇头,“她让你发生太多意外了,这对你不是好事。”

    陈劲生笑了一声:“无所谓。”

    楚梨的头已经快扎进饭碗里。

    林漫说:“我知道我说了也改变不了你的想法,但是,做男人要有责任心,楚梨陪伴你这么多年,她如果不心甘情愿,我强求也没有用,她必须有一个好归宿。”

    话说完,林漫轻拍楚梨肩膀,“今天这饭,想必都没胃口了,到此为止,我们走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