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六十二章

    chapter 62

    陈劲生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拽出包厢门, 倪迦这才发现门口堵着几个人高马大的黑衣男人,看着像保镖。

    陈劲生步子迈的极大, 一路踱步到酒吧门口, 他拉开副驾的车门, 把倪迦推上去。

    倪迦按下车窗, 问:“你准备怎么处理?”

    陈劲生没回答,手伸进去, 抚上她的后颈, 不轻不重的揉了两把,“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他以前不会这么快就冷静下来,上一秒还暴躁的人,现在看着越正常, 她越不放心,“你……”

    她没说出口,陈劲生探进半截身子,旁若无人的吻住她。

    倪迦没声了。

    他亲的又急又狠, 近乎发泄,舌头一探到底, 把她的呼吸和担心全部堵住。他困住她,必须这样证明,她什么事都没有,她还是他的。

    倪迦被亲的喘不上气, 她抬手推他之前, 他先一步退出来, 最后在她唇瓣上狠狠咬了一口。

    “听话,回家。”

    ……

    陈劲生返回,把价格压到之前的一半,逼张越签合同。

    人赃俱获,他又带了一帮“黑社会”来,张越心底已经虚了,但死到临头不忘谈条件,他要陈劲生和他之间一笔勾销,他老婆的事,今天楚梨的事,一事抵一事,互不追究。

    陈劲生答应了,让人当场销毁楚梨那些不雅照。

    合同签成,地皮到手,陈劲生开车,亲自送他回了家。

    第二天,张越老婆出轨的照片便被曝光,虽然这事儿圈内人基本上都知道,但还没这么明着被人放在公共平台上议论过,一夜之间沦为众人笑柄,茶余饭后的谈资,丢脸丢到家。

    更致命的是,张氏公司的逃税账单被清清楚楚贴了出来,公司漏洞,灰色交易,一笔一笔,金额触目惊心,网络上的声讨铺天盖地涌来,相关部门迅速介入调查,这一调查,张越算是凉了。

    好歹也是a市巨头企业,说凉就凉,懂行情的都看得明明白白,这事儿有幕后推手,手段凶残直接,要置人于死地的目的十分明确。

    关于陈劲生的种种,先前只是传言,如今这一仗打得又狠又让人生畏,眼睁睁看着他把张氏毁掉,旁人说不出一个字。

    张越费了老鼻子劲,才从媒体和舆论双重攻击下熬过一劫。

    至于最终的结果,倪迦并不清楚,但楚梨被拍下来的那些照片已被销毁,她随后也把手机里的视频删除。

    她再去陈劲生的办公室,望远镜还架在原处,虎视眈眈对着窗外的方向。

    倪迦走到旁边,沿着望远镜冰凉的金属面摸下去。

    “陈劲生,楚梨被他们下药,你提前不知道?”

    一切事物发展的方向和他的反应,都太像一场精心的策划,他毫不遮藏他的野心,手段冷血,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没有人情味可言。

    从一开始,他要的就不仅仅只是一块地皮。

    “知道。”面对她,陈劲生不隐瞒任何。

    “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开始。”

    一开始?

    所以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倪迦问:“你没告诉她?”

    他未答话。

    “不怕她出事?”

    “出不了事。”陈劲生从办公桌前起身,“宋彰就在对面包厢,如果不是你在,我根本不会过去。”

    他走到她身后,胳膊环住她的腰,下巴轻轻搁在她的颈窝:

    “倪迦,你是我的底线,谁敢碰你,我就杀了谁。”

    他语气轻淡,淡的像没有语气,但倪迦心口仍然猛缩了一下。

    他不开玩笑,说话即是陈述事实。

    她真的怕他有一天会彻底迷失自己。

    “可她还是被拍了照片。”

    她体验过那种被人轻薄的绝望感,生不如死。

    “已经删了。”

    倪迦皱起眉,“你以前不这样。”

    “我一直这样。”陈劲生没起身,一说话,下巴就戳进她肩头的肉里,“倪迦,别跟我讲道理,你没资格。”

    她是没资格。

    他告诉过她,会讲道理的他早就死了。

    还是她动的手。

    倪迦说:“企业之间的事,你不该牵扯无辜。”

    “无辜?”他在她耳边笑了一声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无辜。”

    “陈劲生。”她推开他的下巴,转过身,正面对他,“你不要这么极端。”

    他俯看她,眼睛漆黑。

    “我不是要跟你讲道理……”她和他那双黑沉的眼对视,慢慢说:

    “我只希望你能坦坦荡荡。”

    他看着她,下颚骨收紧,一语不发。

    “我知道你们避免不了这些名利场上的东西,但我希望你是坦荡的。我不是多善良的人,你做的那些事,我能理解,但你不能没有原则。那个大肚子,他老婆自己出轨被拍,还是让他老婆出轨被拍,性质不一样。手段可以有,但至少,不犯法,不叛道。”

    倪迦不希望他从商从得人性泯灭。

    他不能去害人。

    人非神明,不可能活一世有一世的敞亮。无论地位高低,我们需要容忍这个世界存在阴暗面,可以野心勃勃,渴望登顶,可以为此不善良,去争,去夺,但要清楚,我们往上走的一每步,是为了得到,而不是失去。

    人之所以为人,因为有独立思维,有行动能力,更重要的,是担得起一撇一捺,堂堂正正做人。

    可以卑微如尘,但不能扭曲如蛆虫。

    她不愿意看到他违背道德,人性尽失,只为一笔交易,一桩生意。

    陈劲生说:“好,我答应你。”

    **

    再见到楚梨,已是又一个星期后。

    她没再穿标配的白裙,换成衬衫牛仔裤,平底板鞋,这么一穿,当年乖乖女的感觉,真正回来几分。

    可惜,她们都已不再年轻。

    倪迦习惯性的点上一根烟后,才想起要戒。

    她抽了一口,心想,戒烟真他妈难。

    楚梨始终沉默,从见到她开始就沉默,她把咖啡杯一推,抬头看倪迦,问:“能给我一根么?”

    倪迦掀起半边眼皮,眼底有疑惑,但也没说什么,把烟盒往她面前推了推。

    楚梨说谢谢,从里面颤颤巍巍抽出一根,又去拿打火机。

    好不容易打着火,又点不着烟,她也不会拿烟,手抖得厉害。

    倪迦开口:“烟放嘴里,点火的时候吸一口。”

    楚梨照做,弓着腰,姿态小心。

    像小孩偷大人的东西。

    烟头着了,她猛猛吸一口,跟吸了一口毒气似的,赶快吐出来。

    软绵绵一团烟雾,没过肺。

    楚梨睁着眼看她。

    倪迦教她:“像深呼吸那样,嗓子打开。”

    楚梨又照做。

    她认真吸了一口,然后被呛到,猛烈的咳嗽起来。

    咳嗽止住,又开始抽。

    楚梨始终弓着腰,维持着一个姿势抽完一根烟。

    像所有初学者一样,抽第一根烟的时候,不敢动一下。

    倪迦问:“不是不喜欢女人身上有烟味么?”

    “是不喜欢。”有服务生过来放下一个烟灰缸,楚梨把烟头在里面捻灭,说:“我不会再尝试了。”

    倪迦淡淡看着她。

    她比她想象中的状态要好些,虽然眼睛微肿。

    看样子哭了不少。

    楚梨坐直,对上她的视线,缓慢说:“倪迦,我放弃他了。”

    其实早就该放弃的,只不过当她仍在危险中,他至始至终没看过她一眼,而是轻而易举为倪迦失控,又带她离场的那一刻,楚梨醒了。

    这场由她自己演绎的美梦,终于该清醒了。

    她曾经不是这样盲从的人,怎么会跟着一个人,心甘情愿耗干了所有的青春时光。

    “还有,不管你原不原谅,我都跟你说声对不起。”

    造化弄人,她没想到会在那天晚上碰到倪迦,她向她求救,心里其实并不抱多大希望,但她没想到,倪迦真的选择了救她。

    多讽刺,曾经她可是见死不救,还反补一刀。

    她真的,做错太多。

    楚梨说:“我没想过你会救我,我以为你会报复……”

    倪迦打断,“报复归报复,救人是救人。我再讨厌你,也可以先救你再给你两巴掌。”

    楚梨抿唇,倪迦是不好,可她的不好从来正大光明,她越问心无愧,楚梨越有愧。

    “那你要扇我两巴掌吗?”

    倪迦勾唇,“我闲得慌?”

    她又要哭:“真的对不起……”

    “打住。”倪迦见她哭,头都要疼,问她:“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回老家。”楚梨憋住眼泪,说:“这里的回忆太不好了,我有阴影,我想回老家找工作,跟我爸妈住一起。”

    倪迦点头:“挺好。”

    她很淡然,也很明理,没有细究那天的事,也没大肆宣扬自己的举动,更没有继续追问她的今后。

    没有露出胜利者该有的嘲讽和不屑。

    楚梨想,可能一直以来,只有她把倪迦当对手。

    “倪迦,我高中真的把你当朋友,只是后来……”

    “不用跟我说这些。”倪迦平静的看着她,淡淡说:“曾经和你做朋友,我自认为没有亏待你。中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断,今日翻篇,我不会再提。至于以后,做回陌生人,是我们给彼此最大的尊重。”

    倪迦说完,端起自己的咖啡杯,轻轻碰了碰她的杯子。

    “楚梨,从今以后,你好自为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